《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9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回复:是的,喝白酒,要命啊。
  殷虹回复:少喝点!

  我回复:知道了。
  殷虹回复:那我洗澡睡下了,我今天很累。
  我回复:等我回去,一起洗吧。
  殷虹回复:不和你洗,色狼,我洗澡了,拜拜!
  我们关系,已经更进一步,我得意的笑!
  第二天下午,我从监狱里出来后,看到里有方洁律师给我打的未接来电。
  我急忙回复,她说她已经见了王达,让我过去律师事务所一趟。

  我马上打的过去了。
  到了律师事务所,找到了方律师办公室,她给我倒茶,我问道:“方律师,究竟怎么情况?”
  方律师说道:“你坐下,我慢慢和你说吧。”
  我说道:“你说。”
  方律师说道:“我先说我门律师事务所以前遇到的一个案例。前年,一名叫廖英的女孩保安说自己被强j。前年年初,廖英和李昭在朋友聚会中相识。两人彼此印象很好,互相交换了电话。随后,两人频频微信。廖英承认,自己虽然已经有了男朋友,但是对李昭有点好感,那天李昭过生日,邀请廖英出去庆生,邀请了三次后,廖英就应约了。之后,李昭被朋友灌酒,廖英也被灌酒,李昭喝多了,结束后,李昭就随即带着廖英到ktv隔壁的宾馆开房,廖英也跟着进去了,廖英坐下不久,李昭抱住她,亲她,然后倒在床上。李昭没想到,事发第二天,廖英去派出所报案,说自己被强j了。廖英说自己反抗了,还喊了救命,但没人听到,后来就被李昭给强j了。报案后,李昭被刑事拘留。检察院以强j罪向法院提起公诉。这个案子无论从案情、涉案金额、当事人身份、社会影响等来看,算不上什么重大、敏感、疑难。但是那个案子一审阶段就开了三次庭。因为证据严重不足。廖英说,她去医院检

  查了,要李昭赔偿医药费,李昭则认为廖英是开玩笑,廖英开口要医药费,李昭就说,跟我过夜后要钱的女人很多,你是不是其中一个?廖英就觉得自己受了侮辱,就去报案了。廖英解释说,如果李昭说喜欢她,如果他给她道歉,承认错误,她想过原谅他,并没有索赔的意思。这个案子,争议在于,公诉机关认为,李昭将认识不久的廖英带回暂住处,强行发生关系。遭到拒绝后,咬伤廖英,经鉴定属轻微伤,并强行与其发生关系,构成强j罪。李昭的辩护律师提出无罪辩护。我们的辩护律师提出,能证明有强j行为的直接证据目前只有被害人的一份笔录与一份间接证据即《人体损伤鉴定书》。同时,廖英笔录的部分重要内容与其他间接证据无法相互印证,甚至存在诸多矛盾和疑点。双方通过微信短信等方式频密交往,且廖英清楚地知道被告人喜欢她,并希望成为她的男朋友。双方有一定感情基础,廖英对李昭是有感觉的,在这个前提下,自愿接受邀请独自前往被告人参与生日聚会,李昭带她

  去宾馆她并没有拒绝。双方发生关系过程中,廖英至少是半推半就的。从鉴定结果看,只有一点咬伤,而这个咬伤,李昭解释,是调情。真相,可能就隐藏在两人的通话短信中。案发当天,廖英向李昭发出短信,廖英是否存在敲诈或短信威胁。我们的辩护律师向公丨安丨机关申请提取被害人和疑犯的短信内容,却没有得到批复。”
  我认真的听完后,问:“那后来呢?”
  方律师说:“法院判定被告构成了犯罪。判定李昭强j罪。”
  我说:“靠。不是吧!”
  方律师说:“类似案件,在司法实践中,因为证据采集有难度,界定上存在不确定因素,给定罪带来复杂性。抛开传统意义上的强j案,目前这种发生在熟人之间、以约会名义发生关系后控告被强j的案件逐渐很多,一般直接证据都是一对一的,带来定罪难度。满足强j罪的要件是违背妇女意志,以暴力、胁迫或其他手段,强行与之发生关系的行为。怎么判断违背妇女意志?这属于主观的东西,尤其在硬暴力不明显,又不存在精神和语言威胁、灌醉、下药等软暴力的情形下,最复杂最难界定了。就目前的社会现状而言,性行为的主导权主要在男方,从男性的角度,在和女孩子交往时要充分尊重女性的意见。中国女性很含蓄,但她半推半就,至少也表达了一部分不同意的意见。这种情境下,你继续追求她没问题,但要强行发生行为,在观念上就是错误的,行为上甚至可能涉及犯罪。”

  我说道:“好了,说了那么多,你就告诉我,王达是不是也是和这个李昭,一个样?”
  方律师点点头。
  我靠在了椅背上,点了一支烟:“可是!可是这明明就是女方敲诈啊,还是怎么的啊,她不愿意干嘛去赴约?干嘛还和他去宾馆?然后还问要医药费,只是被咬了一下下还什么轻微伤,还构成了强j罪。这,这不就是诬告吗!”
  方律师说道:“你的朋友,王达先生,遇到的情况大致差不多,女方是有男朋友的,而王达带着女方去宾馆,女方并没有拒绝,到了宾馆后,半推半就发生关系,次日起来,两人发生了争吵,因为女方认为男方没有尊重他,强行发生关系,她要他陪着她去医院检查,王达不去,女方的男朋友给女方打电话,知道了这个事,还说要和女方分手,女方一气之下,就去报案了。”
  我说:“靠,王达怎么会搞这么个女人,而且还是有男朋友的!”
  方律师说:“他根本不知道她有男朋友。”
  我说:“那就更胡扯了!”
  方律师说:“其实,王达的这个案子,和我说的李昭的那个案子,有很多的共同点。”
  我说:“嗯,是很多。”
  方律师问我道:“你有没有读过心理学。”
  我说:“不瞒你说,我就是个心理学咨询师。”

  方律师说道:“看不出来啊。”
  我尴尬笑笑,当然看不出来,我只是名义的心理学咨询师,实际上本事却没有。
  方律师问我道:“在这两个案子中,你想过,女方的心理想法吗?”
  我问:“你是问我,她们心里是在想发生这事后,在想什么。”
  方律师说:“对,她们在想什么。”
  我想了想,说:“她们如果和男方有了这个,实际上并不是说偶然的,而是她们自愿给男方机会的,她们从出来的那一刻起,一直到跟着去宾馆,心里早就意料到,甚至想过,更甚至渴望有这样的事的。”
  日期:2015-11-03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