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9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商场旁边超市门口有推销巧克力的,好吧,就巧克力吧。
  我拿了一盒心形的巧克力。
  等殷虹来。
  天气已经降温了,感觉一下子从夏天去了冬天,穿越般。
  我找个门口有凳子的商店坐下,抽着烟等。
  正抽着烟,面前站了一个人,一双耐克时尚运动鞋,黑色紧身牛仔裤,黑色风衣,窈窕玉立,我抬起头,正是殷虹。
  好多路过的男人都情不自禁的多看他几眼。
  其实,这样的大美女,穿什么样的衣服,那头大长卷发和窈窕靓丽身姿,都能吸引众人的目光。

  况且,她还长了一副靓丽的长相。
  我站了起来,看了看时间,说道:“哦,八点二十九分,差点我们做不成朋友。”
  殷虹说:“你说是我放你鸽子,不包括迟到。”
  我说:“迟到了也是放鸽子。”
  殷虹说道:“那我回去,故意迟到。”
  我知道她逗我玩,我扬了扬手中的巧克力说:“可以,不过刚给你买的这个,我自己吃光。”
  她看了一眼超市那边,说道:“十九块九打折买的,我也买得起。”
  我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她说:“我昨天逛过了呀。”
  我说:“你,哦,你昨天也来等我了,你好痴情啊,我好感动。”
  殷虹的脸红了:“谁来等你了!我自己来逛街的!”
  我继续逗她玩:“别不承认,你就是来等我的!”
  殷虹说:“我来逛街的。”
  哈哈,还在狡辩。
  好吧,不戳穿你了。
  我说:“走吧。”

  我直接走了,殷虹跟着身后。
  她跟着我到上面餐厅去了。
  两人坐下了,坐下的时候,我想帮她拎包出来,但是心想,我两还没到那地步,循此渐进吧,就是想要温暖关怀一个人,也要循此渐进,不然会吓走她。
  我们点了东西,我拿着巧克力给了她:“抱歉,那天我因为扶着老爷爷过马路,就没准时来,这盒巧克力,是我赔礼道歉的。”
  殷虹接过去后,说了一句:“谢谢。”

  然后她抬起头看着我:“你扶着老爷爷?”
  我说:“对啊。”
  她说:“可是昨晚你信息说是扶着大妈。”
  靠,说漏了,对不上号了。
  我说:“哦哦,昨晚我好困,有点小感冒啊,吃了药,晕晕乎乎的,你不要太介意啊。”
  我冒冷汗啊,怎么犯这么低级错误啊。

  还好,我能自圆其说了。
  殷虹有些好奇的问我道:“请问你是做什么的啊?”
  我看看她,然后说:“我可以不说吗?”
  她问我道:“你怕什么呢?”
  我说:“我和你并不算熟悉,我能先保守自己的秘密吗,可以循此渐进吗?”
  殷虹问道:“我们不是朋友了吗?”
  我说:“难道你就还没有不想让我知道的秘密吗?如果我问你,你是干什么的,你会说吗?”
  她有些沉默。
  对,她是干什么的呢,她只是一个黑老大金丝雀。
  她敢告诉我事实的真相吗,如果她和我约会,她认为是在和我约会,她会说吗?
  她不会的。

  她说道:“嗯,你说的是,每个人都有暂时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
  我说:“对。”
  她问我道:“你有没有感觉,我们这么坐着互相问对方,像是相亲。”
  我说:“是吗?你相亲过吗?”
  她摇摇头,说:“没有。相亲好尴尬吧。”

  我说:“我觉得相亲挺好啊,一辈子那么长,总不能随随便便找个阿猫阿狗娶了。”
  她扑哧一下哈哈笑出来。
  我又说:“女孩子也不会想随随便便抓个身边的阿三阿四嫁了。”
  殷虹笑完了之后,说道:“相亲也是有危险的吧,很多都是不熟的。是我我不敢出来。”
  我问:“那我约你你怎么敢出来,我可能都是坏人。”
  殷虹看了我两下,说:“是的。”
  我说:“其实我是个好人。”

  殷虹说:“可是我不知道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我说:“可是你还是出来了,要不,下次我约你出来,先去派出所卡一个我是好人的证明?”
  殷虹笑着问:“可以开出来吗?”
  我说:“他们会给我开精神证明。”
  殷虹扑哧一下又哈哈笑起来。
  我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她穿得其实很简单,但是,很美,一股很美的气质,只是可惜了,沦为了霸王龙那家伙的工具。
  殷虹笑了之后,说:“你为什么说那么搞笑的话,自己都无动于衷的。这才好笑。”
  我说:“是吗?”

  殷虹点点头:“本来还挺郁闷,听到你说这些,突然就没那么郁闷了,你的大脑很好使。”
  我说:“八兆内存,四核处理器,不会轻易死机卡机。”
  殷虹笑笑,接着问我道:“你那么幽默,骗了不少女孩子吧?”
  我说:“骗到你了吗?”
  她说:“没有啊。”
  我说:“那也骗不到其他女孩子吧。”
  她说:“这不一定呀。”
  我说:“感情都是真心实意换来的,哪有那么容易骗来的啊。”
  殷虹点点头:“嗯。”

  一顿饭,在幽默和谐的气氛中进行,我们双边会晤,取得了重大成功。
  吃完了饭,我和她到了楼下,她似乎意犹未尽,但我觉得,像她这样漂亮的女孩,肯定遇到不少的登徒子,所以,我要明显表现出我和别的男人的不同,我对她说道:“你回去吧,我有约了其他朋友。”
  殷虹微微皱起眉:“你还约了朋友啊?”
  我说:“对啊,你先回去吧,下次有空我再给你电话。”

  殷虹有点郁闷:“可是,你刚才没说呢。”
  我问:“那你想做什么啊?你是不是舍不得我?”
  殷虹说:“才不会舍不得你。那我走了。”
  我说:“拜拜。”
  我也不送她了,转身就走,装出根本就不把她当一回事的样子。
  她说道:“你不送我上车啊!”

  我说道:“好吧,我勉为其难。”
  我走过去,她不高兴了一点点:“你勉为其难呀。”
  车来了,我拦住了车。
  我笑着搂了搂她的肩膀说:“好了,别不高兴了,我很乐意的,这里冷,快上车,记得到了之后,给我发信息哦。”

  我第一次触碰她,是假装不经意间抱了抱她,像是她男朋友一样关怀着哄她。
  她没有拒绝,很高兴,很顺其自然的对我微微笑:“好,那你要回信息哦。”
  我说:“好的哦。上车去吧哦。拜拜了哦。路上小心哦。”
  她笑着上了车,高高兴兴对我挥挥手:“那我走了哦。”

  我点点头,她走了。
  我自己也打了一部车,走了。
  到了青年旅社,我躺在了床上,殷虹的信息来了:我到家里了。你呢,和朋友喝酒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