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6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菊知道,朱庸良跟区长周其同他们是本地派,与新/她没想到,梁健是胡小英的人。因为事关朱庸良他们一派的利益,那就不是小事了,但朱庸良让她去掌握梁健的动态,她有些不愿意。李菊道:“为什么不让别人去观察他呢?”
  朱庸良道:“这个部里,我最信任的是你。”说着又伸手过来,捏着李菊的手。这回李菊没有收回手,听着朱庸良的话,她心想,梁健虽然昨天帮了我,但并不知道他的意图,而我跟朱庸良的关系,已经那么久了,肯定要比跟梁健扎实。于是,李菊道:“我知道了,我会注意他的。”

  将近下班时间,朱怀遇又打电话来道:“兄弟,晚上有安排吗?”梁健道:“我一个吃饱,全家不饿,还需要什么安排啊?”朱怀遇道:“那行啊,跟我一起吃饭去吧!”梁健笑道:“你又到什么地方腐败去?”朱怀遇道:“这可不是腐败,有个人想要请你吃饭!”梁健玩笑道:“请我吃饭,那怎么会叫得这么晚啊?也太不把我这个副部长当客人了吧!”
  这么说着,梁健的手机又有个新电话进来,梁健一看这个电话,只显示了电话号码,没有显示名字,这说明,之前没有存过这个电话。如今骚扰电话实在太多,梁健也就不去在意,继续跟朱怀遇打电话。
  朱怀遇道:“这主要是我自己不好,其实,对方昨天就说,要让我邀请你出来吃饭的,可我以为今天要去省城开会,结果会议临时取消,又有时间了。”梁健道:“你说的对方是谁啊?”朱怀遇道:“就是你昨天吃晚饭时,碰到过的,林镇妇联主席蔚蓝。”
  梁健没想竟然会是蔚蓝,对这个蔚蓝,梁健的印象不浅,她的眼睛很漂亮、会说话、身材也特棒,唯一奇怪的是,昨天才刚一起吃过饭,这会她干嘛要请客啊。/于是道:“不是昨天晚上才一起吃饭嘛!”朱怀遇道:“昨天的人比较多,今天人会少一点,就她和她一个小姐妹,然后我和你!”梁健笑道:“昨天也只有5个人吃饭嘛,今天4个,也没少到哪里去。”
  朱怀遇道:“总少了一个人吧,就这么定了吧,一起晚餐。”梁健对跟她一起吃饭并无反感,而且朱怀遇又很会纠缠,他就答应了。
  刚一挂手机,刚才那个号码又打了过来。梁健又看了一看这个号码,并不特别像那种奇怪的骚扰电话,更像是本地的手机号码。梁健就接了起来。
  从手机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你好,是梁健吗?”
  梁健听到的这个声音,很清亮,又很沉稳,听得出说话的人,是一位很有品味的中年女性。梁健就礼貌地道:“是的,我是梁健。不好意思,我没听出来你是谁。”
  女人笑了一声,笑声很短,但笑得恰当好处,让人觉得亲切,缓解了梁健的抱歉:“你不知道我的手机号码,也是正常的,之前我们没有通过电话。我是胡小英。”
  听到“胡小英”三个字,梁健心中一惊,胡小英怎么会直接打电话给我。会不会是假的?再仔细辨别电话中女人的声音,这下终于分辨了出来,她应该是胡小英本人。梁健提高了声音道:“胡书记,您好。”
  胡小英说道:“马上要下班了。我想请你留一下,六点四十五分到我办公室来一下,行吗?”
  梁健心想,她怎么会让我晚上去见她呢?心中不由一阵狐疑,但既然区委书记这么邀请,他也没有拒绝的道理。只是,刚刚答应朱怀遇晚上一起吃饭,看来只有推掉了。
  电话那头的胡小英,也听出了梁健的迟疑,就道:“如果你有事,我们再约时间也行。”梁健想,上次是自己迟到,才没有见到她,这次既然她主动联系,不该再推了,就道:“胡书记,听你的,不用再换时间。”
  胡小英高兴地道:“那好,就这么定了。”
  挂了电话,梁健马上给朱怀遇打了电话,朱怀遇一听是区委书记找梁健,他也就不勉强了,说与蔚蓝的晚餐推后好了。在这个方面,梁健很佩服朱怀遇主次分得很清楚。于是,跟朱怀遇提了自己的两点疑问:“一是为什么约在晚上见面?二是为什么是胡小英自己打电话来呢?而不是胡小英的办公室主任陈政?”

  朱怀遇道,这的确是问题,一般情况下,区委书记召见下属,都是在白天的,何况胡书记又是女性;其次,一般情况下,区委书记要见人,根本不需要自己打电话,总是让秘书联系,目前胡小英虽然没有秘书,但也可以让区委主任联系。所以,也真有些奇怪。
  “不过”,朱怀遇又道,“如果换个角度想,也很容易解释,比如胡书记日理万机,只有晚上有时间见你,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晚上召见;另外,也许委办主任暂时出差了,或者她本人喜欢亲力亲为,就自己给你打了电话,也未可知。”
  被朱怀遇正反两面这么一分析,梁健都觉得有道理,反正去了就会知道,也就懒得胡乱再猜测了,等着去见胡小英。
  时值晚上六点,胡小英刚从外面回来,将就吃了驾驶员买的盒饭,就权当一餐了。这些天,胡小英一直高兴不起来。

  下午,她去了区纪委的办案点。区纪委正在查办十面镇党委书记钟涛案。从外部的监控录像中,胡小英看到已经被采取“双规”措施的钟涛。
  这个人,曾经是她的同学,而且是她到十面镇后提拔的第一个镇党委书记,她曾经希望他能够成为自己的一条臂膀,结果一切都出乎意料。这里所说的出乎意料,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钟涛腐化堕落,竟然涉及贪污受贿;二是有人想要整倒钟涛的目的非常可疑,钟涛的案件,并不是区纪委自查自办的案件,而是市纪委交办的案件,这样一来,她都没办法暂时保住钟涛。这说明,举报人非常了解她与钟涛的关系,避开了她直接向市纪委举报,并且提供了确凿的证据,使得市纪委直接进行交办。

  虽然一切都还没有说破,但胡小英已经敏锐的感觉到,这次钟涛、秦军正的落马,对她这个区委书记的用人权是一个打击。怎么说呢?区委书记掌握用人权,但如果你使用的人,特别是刚提拔任用,就经不起考验,出了问题进去了,那么谁能保证你之后用的人有过硬的政治素质呢?这样一来,大家都可以对你的用人提出质疑,其结果就是削弱自己手中的权力。
  意识到了这一点,胡小英的手心就有些发冷,不由用手摸了摸自己椅子的皮把手。看来,有人虽然打击了钟涛,其实是在觊觎她的这把椅子。她一下子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长湖区局面的复杂性。
  钟涛案发之后,胡小英跑到宏叙市长的办公室,把有关情况进行了汇报。宏叙市长听完了汇报,先是没有说话,身子往后靠在椅背上,左手臂却伸着,手指尖在桌子上“叭叭叭”有节奏的敲击着。胡小英知道,这是宏市长思考问题时的习惯动作,所以她不敢说一句话,等待着领导的指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