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255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金柱应着,“我还以为她开了房间等你去爬呢。”
  “行了,找我啥事?”马小乐打断金柱的话,“我这边忙着呢,有事快说。”

  “也没啥,就是花钱的事。”
  “用得着的尽管花。”马小乐道,“不能耽误工期。”
  “不是。”金柱道,“马大,我是说照多少花,就说那管线吧,差别大着呢。”
  “差多少?”
  “总算下来,起码一万多。”
  “那么大?”马小乐很吃惊,“管线就有一万多的伸缩,那整广场工程下来,不是大了么!”
  “那当然,紧一紧,利润就上来了。”
  “能上到多少?”
  “照我的做法,整个工程造价的百分之五十不成问题。”
  “百分之五十?”马小乐皱起眉头,谭晓娟告诉他可是百分之三十,“金柱,你能搞起来?”
  “搞得起来。”
  “不会出啥问题吧,别到时人家瞧不上眼,这可是第一笔生意,要是搞砸了下面就没法做了!”
  “怎么会瞧不上呢!”金柱嘿嘿一笑,“马大,这方面你就不如我了。”
  马小乐左右一思量,笑道:“行,金柱,就按你的法子去做,给我搞到百分之五十!”金柱的这个电话让马小乐很高兴,利润率一下提高百分之二十,岂不是比预想的要多出五六万么!
  通话结束,岳进鸣看着马小乐笑了起来,“老弟,看来干得很不错,听你那话,又是一笔不小的赚头。”
  “哪里,岳部长这么跟你说吧,搞工程这行我确实不行,将就对付对付,混口饭吃,还等你把我召回呢!”马小乐呵呵笑着,“钱我不在乎,我想当官!”马小乐这话不是假话,他跟庄重信打电话的时候坚定了这个想法,大小还是当官好,而且他觉得因为前面发生的事情,如果不当个官,回老家是抬不起头的,人活着,面子是第一位的。
  “就是!”岳进鸣道,“老弟你是想通了,其实当了官如果想要钱,那很容易,不过得小心留点防备,还要有胆子,有了防备和胆识,简直太容易了。”
  说到这里,马小乐的手机又响了,这次没错,是范枣妮的。范枣妮告诉马小乐,榆宁大酒店,708房间。
  马小乐也不耽误时间,和岳进鸣道了个别,奔榆宁大酒店而去。
  已经好久没来榆宁大酒店了,门童和服务员都很陌生,不过让马小乐很有安全感,做那贼事,越没人认识越好。
  敲门时马小乐感觉心跳得厉害,毕竟环境变了,不是小南庄村的河堤,也不是他的租住处。
  房门开了,范枣妮一脸兴奋,“马小乐你太慢了!”

  “咋慢了!”伸了下脖子,“接到电话就往这跑呢!”
  “晚饭怎么吃?”范枣妮指着电视柜上的肯德基外卖,“我买了个汉堡,还有两个鸡腿,你可以将就吃点,要是不愿意就出去吃,反正这地儿你熟。”
  “你呢?”
  “我等会去喝酒。”范枣妮道,“人家非要安排酒席,不去会扫人家面子,去应付下,时间不会长。”

  “那我不出去了。”马小乐掏出一个鸡腿,大口撕咬起来,“这玩意,档次不低,平时还舍不得吃呢!”
  “呵呵,那好,你吃吧。”范枣妮笑道,“多吃点呐,别饿得没力气。”
  “要力气干嘛?”马小乐眉头一扬,“枣妮,还真没发现,你这丫还挺那个的!”
  “咋了咋了,我咋了!”范枣妮一听,挺着胸脯逼了上来,“马小乐你少给我胡说!”
  “嘿嘿。”马小乐冷笑一声,“蛮,太蛮了!
  范枣妮抬手要打。马小乐伸手挡住,“枣妮,别打,呆会你去喝酒,空着肚子不好,先吃口鸡罢!”马小乐扬扬手上的鸡腿。
  “我才不喝酒呢。”范枣妮接过鸡腿,咬了一口,又塞到马小乐手里,说道:“顶多喝点啤酒。”
  “啤酒也是就酒呐!”马小乐咧嘴要笑,但没笑出来,把鸡腿伸到范枣妮嘴边,“是酒都伤胃,还是吃点垫垫的好,来,再吃口鸡罢!”
  “不吃了,等会桌上好吃的多着呢。”范枣妮摇摇头,“咋了,有啥好笑的?”

  “没啥!”马小乐哈哈地笑了,“好心好意的,想让你再吃口鸡罢,你也不吃!”
  范枣妮听到这里,才恍然大悟,“好你个马小乐!”范枣妮跳着扑向马小乐,把他推到在床上,“马小乐你个臭流氓,说损话!让我吃鸡罢!”
  “胡说!”马小乐一本正经地说道,“啥人啥想法,我才没那个意思呢,就是你多想了!”
  “还狡辩!”范枣妮一把抓住马小乐的底下,“信不信我真把他咬下来吃了!”
  “好了好了。”马小乐一动不动,越动范枣妮就越用力,“别抓了,抓坏了等会就不好使喽!”
  范枣妮哼了一声,松开手,“我看你是坏透了,哪个女人跟你在一起,准得倒霉!”
  马小乐并不理睬,嚼着鸡腿“吧唧吧唧”作响。范枣妮歪嘴笑着,摇了摇头,“臭马小乐,我去吃饭了,你先洗个澡。”
  “知道,这个还用你说么!”马小乐坐起身来,把鸡骨头扔进垃圾袋,“你去吃饭吧,回来还得跟你说个事呢。”

  “行,那我去了。”范枣妮拿起包,走到门口又退回来,把包仍在小台柜上,“不带包了。”
  范枣妮走后,马小乐盯着她的包看了好一会,有股好奇心。走过去,轻轻掀开外盖,拉开拉链,有股香味,到底是女人的东西。包中间有个夹层,形成两个空间,靠外的里面是个采访本,两份材料,还有个录音笔,除此无它。靠里面的,就丰富多了,最惹眼的就是一个小塑料袋,马小乐提起来看看,是几片卫-生护垫,不过马小乐对此已经无多大兴趣。
  再看看夹层,里面只要有东西,那肯定是秘密的。
  夹层打开,马小乐一阵目眩,是两只套儿。这是咋回事?马小乐脑袋懵了,这范枣妮的包里咋会藏套儿呢?啥样的女人才搞这拉子事呢!马小乐心里翻腾开了,不过话说回来,要是这套儿是范枣妮专门为他俩的事准备的,那还倒好。不过,怎么证实呢?

  再继续看,还有一个极为袖珍的小本子。打开看看,记录的啥啊,没别的都是和他的那些事儿,从小南庄村的东河堤,到县里市里的租住处,时间地点极为细致。“娘的,范枣妮记录这些东西想干啥呢!”马小乐摸着脑门迷糊了,“难道想拿我点啥?”马小乐使劲想想,不应该是那回事。可不是那回事,记这些东西有啥用呢?
  看来得有点防备,以静制动,悄悄查看她范枣妮到底装着些啥心思。马小乐这么决定了,把包放好,洗了个澡上得床来,专等范枣妮回来。
  睡得迷迷糊糊,马小乐听到房门“咔嚓”一声,范枣妮回来了。一股酒味,范枣妮酒桌上看来没架住,还是喝了酒。
  马小乐想起身来看看,可还没来得及撑起来,范枣妮已经跟阵风似的跑了过来,“呼”地一声掀开了被子,“哈哈,大白腚!看看你马小乐的大白腚!”

  马小乐陡然被范枣妮弄得很狼狈,死死拽住被子往身上拉,“枣妮,干啥呢,喝醉了是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