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140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10-24 16:57:00
  更新线----------------------
  情势万分紧张,我的心“砰砰”乱跳,连呼吸也不由自主的局促起来。叔父和天然禅师都凝神倾听外面的动静,叔父更是摆好了架势,静待时机,以伺动手。
  一时间,地窖内外都静的可怕!
  须臾间,朱端午忽然叫道:“千山,别捣鬼,是你吧?!”
  自然没有人吭声,朱端午低声的咒骂了起来。
  忽然间一声尖叫,凄厉悠长,把我都吓了一跳,那朱端午更是叫道:“谁!?出来!出来!”接着是“砰”的一声枪响,而后重归于沉寂。
  我和叔父闪身往前,各自躲在地窖口一侧,凝神听上面的动静,朱端午粗重的呼吸声还在上面,显然是没有离开。

  也不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那一声尖叫,我却听得出来,是那鬼丫头发出来的。
  这尖叫声的作用再明白不过了,是那鬼丫头故意吓人的,她似乎也只能吓吓人了——朱端午这种戾气深重的人,那鬼丫头未必对付得了。
  朱端午手中又有枪,那装聋卖哑的老头也未必敢现身。
  日期:2015-10-24 16:57:00
  过了片刻,我听见朱端午说道:“牛鬼蛇神,不信治不了你!”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似乎是那装聋卖哑的老头在快步而行,接着是“呀”的一声惊呼——是那鬼丫头的惨叫!
  我心中惊疑不定,正不知道上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听“砰”的一枪,那朱端午“嘿嘿”笑了起来,叫道:“老子是弹无虚发、百步穿杨的神枪手,跟我玩这一招?!呸!”
  叔父的身影一晃,就在朱端午大声嬉笑的时候拔地而起,冲出了地窖!
  “啊!”
  顷刻间,上面便传来了朱端午的一声叫唤,我立时知道他是被叔父控制了,便赶紧也飞身冲出地窖!
  等我出去以后,瞧见了屋里的情形时,不由得大吃一惊:一个老头倒在地上,胸前有个创口——是被子丨弹丨打出来的——殷红的鲜血正汩汩的往外流淌!
  这正是之前载过我们过湖的那个老船公——他的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却毫无光彩,子丨弹丨正中他的心脏,眼见是活不成了!
  那鬼丫头也惨惨淡淡的躺在地上,旁边赫然是一本鲜艳的小册子,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毛主席语录”,正是这本语录,镇住了鬼丫头!

  一支手枪落在地上,旁边瘫坐着个中年男人,右胳膊歪歪扭扭的,显然是已经断了,他的左手里则握着一尊半尺来高的主席铜像,栩栩如生,端庄威严,一双眼睛似乎正盯着鬼丫头看——虽然不是真身亲临,但是仍有一股无形的肃杀之气,扑面而来,令人不敢直撄!
  拿着这尊铜像的中年男人一定就是朱端午了。
  日期:2015-10-24 16:58:00
  叔父把《毛主席语录》拿了起来,那鬼丫头的身形却已经淡薄之极了。
  天然禅师从地窖中上来,瞧见这一切,茫然不知所措。
  叔父扭头看向他,道:“老和尚,这鬼丫头还能救不能?”
  天然禅师瞧了鬼丫头两眼,然后摇摇头,道:“这是个阴身啊,可惜魂魄离散,不能救了。”

  我大吃一惊,愕然道:“鬼丫头不能救了?”
  “不能救了。”天然禅师摇摇头。
  “毛主席扫除一切牛鬼蛇神!”朱端午大声道:“你们也逃不掉!”
  “鳖孙子!”叔父勃然大怒,一巴掌打在朱端午的脸上,一声脆响,白齿崩落,朱端午直挺挺的飞了出去,摔在墙上,又翻身跌落尘埃,动也不动的晕死了过去。口中缓缓流出一滩血。
  “丫头!这老头是你什么人?!”叔父问那鬼丫头,道:“你们是从哪里学来的本事?”
  鬼丫头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说话,可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来,一缕青烟起,顷刻间,已消散无踪。
  我不由得悲从中来,鬼丫头和那老头都是为了救我们而来的,却落了个这样的下场!
  那老头究竟是什么来历,究竟有什么目的,我们再也问不出来了。
  他究竟是真的又聋又哑,还是装的又聋又哑,也已经没有答案了。
  日期:2015-10-24 16:59:00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天然禅师双手合十,高颂一声佛号,道:“主席像和主席语录的气场太强,道行不高的鬼祟抵受不起啊。”
  叔父恶狠狠的看向倒地不起的朱端午,一言不发的朝他走去,天然禅师见势不妙,急忙扯住叔父,道:“你要做什么?”
  叔父道:“先杀了这个鳖孙!”
  天然禅师急忙摇头道:“你不能杀生!”
  “放屁!”叔父骂道:“许他杀别人,不许我杀他?!如来也不敢这么霸道!”
  天然禅师道:“他不过是灭了一个鬼丫头和一个旁门左道,你纵然心中有气,打他一顿出出也就是了,何必杀他?”
  叔父怒道:“你瞧不起鬼丫头和旁门左道吗?!有些人未必如鬼!”
  天然禅师道:“他可是这里的革*委会主任!”
  叔父大怒:“原来你这个秃驴也是个趋炎附势的东西?!”
  “我是替你着想啊!”天然禅师急道:“你杀了他,后患无穷!”
  “去你的后患无穷吧!”叔父甩开天然禅师的手,瞪眼道:“纵然有天大的干系,老子担着!”
  “你担不起啊!”天然禅师又抓住叔父的手,道:“你,你要是杀了他,这,这就是死罪!”
  “放开!”叔父厉声说道:“天然,你我相交多年,你知道我的性子!不要逼我跟你动手!”
  天然禅师一愣,嘴唇微微哆嗦,终究还是放开了手。
  日期:2015-10-24 17:02:00
  叔父一步一步朝朱端午走去,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又是紧张,又是害怕,又是舒畅。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天然禅师索性闭上了眼睛,手持念珠,不停的念诵佛号。
  瞧着他的样子,我脑海中突然又蹦出了一个念头:杀人究竟是对,还是不对?
  如果杀人是对的,那朱端午杀人就不该死;如果杀人是不对的,那么朱端午杀人固然该死,可杀他的人又岂非是不对的?
  我一下子被自己给绕进去了,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一种莫大的迷惘,但此时此刻,我也实在来不及多想,只能强迫自己,在心中暗暗告诉自己:朱端午是坏人,叔父是好人,杀人固然不对,但是好人杀坏人却是对的。
  这么一想,我心中竟莫名的踏实了许多,但隐隐之中,却又产生了另外一个想法:我认为朱端午是坏人,可是朱端午还认为我们是坏人,那究竟谁是坏人?
  但这个念头可不能再继续往下想了!
  日期:2015-10-24 17:02:00
  叔父已经走到了朱端午跟前,踢了他一脚,朱端午悠悠醒来,从地上爬起,看了看叔父,又惊又怒又怕,道:“你,你敢打我?!这是作死!”
  “我作死?”叔父嘿然笑道:“朱端午,你的兄弟朱大年是我杀的,那头母猪菊梅是我杀的,我现在还要杀你。你还有什么话说?”
  朱端午尖声道:“你敢!?”
  “我数三个数,就动手。”叔父脸色狰狞,似笑非笑道:“等我数完了,你瞅瞅我敢不敢!三——”
  “杀人了!”朱端午突然发一声喊,跳起来就跑,叔父也不阻拦,而是数:“二——”
  朱端午逃到了堂屋中,叔父刚巧念最后一个数:“一——”
  语音落时,叔父飞身往外,就在此刻,朱端午突然“啊”的一声惨叫,紧接着“噗通”一声响,堂屋中竟然传来了一道沉闷的落水之声。
  我和天然禅师都异常惊愕——叔父刚刚出去,根本来不及杀那朱端午,怎么他会提前惊呼一声?那落水声又是怎么回事?

  我们也连忙跑了出去——只见叔父呆呆的站在堂屋中的那口井前——井上盖着的青石板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移开了!
  我登时醒悟过来:朱端午刚才从屋中跑出来,竟然一脚踏进了这井中!
  日期:2015-10-24 18:35:00
  题外话----------------------
  看过麻衣神相的读者都会知道,陈弘道号称“义不杀人”。但是为什么会这样呢?
  本书既然以弘道为第一主角,此处做一个简单的心理挣扎,正是为“义不杀人”做铺垫。
  婚事临近,异常忙碌,每一次更新,都是挤时间。我写书是为了表达自己的一些观念,而不是为了快意恩仇,当然,我所表达的观念对或者不对,每个人自有自己的理解。所以,对于观念问题的质疑,虽然很忙,我也会抽时间来解释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