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247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课是晚上的事,还有段时间,刚好到工地上去瞧瞧,第一次实打实地搞项目,还挺新鲜。

  再到工地上的时候,已经看到两个棚子了,一个大的,是住人的,里面搭起了简易的床铺。小棚子是用来做饭的,灶台已经垒好。搭棚子旁边还有个半缺口的斜顶棚子,下面堆放着干活用的家什。
  “金柱!”马小乐看着心里挺高兴,还真像是那么回事,“速度挺快啊!”
  金柱没出来吱声,工人说他和副队长一起去建材市场了。“呵,真是个急性子,不过也好,干事就得加快速度!”马小乐说完刚准备离开,就听到金柱老远地吆喝起来,“大家伙都听着,明天上午料子一到,可就真开工了,都给我瞪起眼!”
  “叫唤啥呢,慢慢说不成?”马小乐嘿嘿笑着,“金柱,瞧你这干劲,估计用不了两星期吧。”
  “嘿嘿,马大,你开玩笑了,最快也得半个月呢。”金柱走到马小乐跟前站定,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娘的,现在这材料,贼贵,比起我以前在县里搞得那会儿,可真是差得离谱。”

  金柱一提到县里,马小乐立刻想起了万顺意,他说以前是在榆宁县干的,金柱应该能认识。
  “金柱,问你个人知道不?”马小乐道,“万顺意!”
  “万顺意?”金柱皱着眉头,摇了两下头,突然又点起来,“哪个万顺意,是不是搞工程的大老板?”
  马小乐一听,知道肯定能对上号,“对,就是在榆宁县搞工程的那个万顺意,外地人。”
  “对,是外地人!”金柱道,“听说头两年还在呢,不过现在不知道啥情况了。”

  “哦,你了解他么?”马小乐问。
  “了解谈不上,不过知道不少,那人挺奸的,贼阴险,那时县里几个搞工程的,都惧他。”
  “看来还真是厉害!”马小乐点头道,“知道么,他已经到市里来混了,前面我们那个拆迁的活就是从他手里转来的。”
  “哎呀,马大!”金柱一拍大腿,“可惜我不知道,要不怎么也不会让你跟他有啥牵扯,没啥好处的!”
  “也没那么严重吧。”马小乐道,“现在万顺意已经付了少半的拆迁劳务费了,再过十天剩下的一把手全部拿给我。”
  “哦。”金柱脸上没有什么喜色,“马大,你还是小心点,这个工地是不是也从他手里转过来的?”
  “不是,这是可正规路子,从建设局弄来的。”马小乐道。
  “那好那好!”金柱笑了,“咱们干事千万不能指望万顺意,那家伙,百分百靠不住!”
  “金柱,你放心吧,我是谁啊,他万顺意我还没瞧得起呢!”马小乐一时高兴吹了起来。
  “嘿嘿,马大,还真是,我倒把你那些本事给忘了。”金柱龇牙咧嘴地笑了,“不过马大,你能跟建设局挂上钩,那可太好了,大活难说,反正小活是多得是了,就是不知道你那关系硬不硬。”
  “硬,绝对够硬!”马小乐道,“这次我找的还不是一般的人,还是个官呢。”

  “那太好了,肯定能赚到钱!”金柱道,“马大,工程款应该没什么问题吧,现在很多正规单位都拖欠呢!”
  “我估计不会。”马小乐道,“下午他们还主动找我,说要把预付款给我,你说,这样的关系,能拖欠我的工程款么。”
  “嘿,那可是好到家了!”金柱挥舞着两手,“这下可真是好到家了,一般来说,工程发包方在预付款上躲都来不及呢,没想到人家还主动要给!”
  工人们听了,也个个振奋不已。
  “金柱需要啥大型机械?”马小乐问,“提前跟我说啊,省得临时租不过来耽误事。”
  “马大,正要跟你说呢。”金柱道,“没啥特殊情况用不着,主体工程大都是简单的活,普铺地砖、砌砌花坛,再走上水电管线,咱们自带的家伙一般也够用了。这样才好,也省了租费,那可不便宜,好家伙,那些大挖机啥的,一天就得上千呢!”
  “行,金柱,你对这比我在行,啥事你掂量着办,决定不下来再找我。”马小乐道,“还有,别亏了工人,都是乡亲,要不回去人家不说个好,那在老家多没面子。”
  一说这话,金柱摸了摸鼻子,拉拉马小乐的胳膊,“马大,来一旁说个话。”
  金柱表情严肃,马小乐很奇怪,“金柱,咋了?”
  “马大,本来我不想说的,怕你生气,不过想想还是得说,要不你不知道呐。”金柱愁眉苦脸地说道,“刚才你说在老家的面子问题,我才想起来应该得和你说说。”
  “说,尽管说。”马小乐催促着。
  “就说吧。”金柱抿抿嘴,“你吧,本来从沙墩乡到县城上班,那挺好,村里都夸呢,你干爹马长根和你干妈胡爱英,也老有面子了,整天脸上有抹不掉的笑皮子。可是自打听说你出了事,都蔫了。”
  “蔫了?”马小乐立刻瞪大眼,这才想起已经好久没给家里个消息了。当时在榆宁县到红旗化工厂时,马小乐曾让人给家里捎过信儿,说事业上遇到点不顺,暂且先不回家,等稍微稳一稳再回去。没想到,这一稳时间还真不短。“金柱,我爹妈蔫啥的呢,我跟他们说过我没啥的。”
  “唉,那不是你说的么!”金柱道,“可村上还有人说呢,说什么你偷人家钱被公『安』抓了,官也撤了,现在都没个落脚的地呢。”
  “我操他八辈祖宗了!”马小乐一口气冲上来,张口大骂,“是谁说的?”
  “曹二魁!”金柱道,“马大,你也别生气了,那狗日被我前几天回家时给揍的不轻,想是不敢再说了。”
  “狗日的曹二魁,活该他女人**!”马小乐跺着脚,“日不死的曹二魁,哪天我让你跪下来喝我的尿!”
  “该,该!”金柱道,“马大,既然说了,那我也不隐瞒了。就为这事,你爹马长根找他理论,还被他扇了几个耳光呢!”
  “哎哟,这个杂种养的货!”马小乐气得眼睛暴圆,“金柱,当时你就该活活打死那他!”
  “唉,马大,我也想那,可是……”金柱支吾了下,“可是你不是经常教训我,让我要学会用脑子么,不能暴躁,所以当时我想了,如果我打死他,一命抵一命,那我就捞不到跟你混日子了,还不如咱好好合计合计,想个法子,暗地里弄死他!”
  金柱的话,对马小乐起到了镇定作用。不是么,自己整天训斥金柱不要冲动,可现在自己倒冲动上了。“嗌,我也就是发发火。”马小乐叹了口气,“不过曹二魁那狗东西,我早晚要收拾他!”
  “是得收拾收拾,那小子也太猖狂了,虽然上次头一天晚上被我打得钻进床底下,可第二天走出家门还他娘的头抬得鼻子给脑门高!”金柱道,“也难怪,那狗日的现在小日子过得挺滋润,小商店越开越大,旁边又接了一大间,卖啥农药化肥种子,挺有赚头。”

  “那等好事怎么捞到他了?”马小乐问。
  “还不是刘长喜那臭村长么!”金柱道,“他得了曹二魁的好处,当然会向着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