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243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小乐急忙赶去,怕错过机会。
  典雅的小包间内有两个女人,一个是范枣妮,一个是建设局副局长,就谭晓娟。
  马小乐有点局促,觉着与两个女人面对坐着很别扭。“马小乐,啥时还见你害羞过?”菜还没上来,范枣妮端着茶杯笑呵呵地对马小乐说。
  “害羞?”马小乐干笑了一下,瞅瞅范枣妮,又看看谭晓娟,“谁害羞了,你么?”
  “瞧你,越来越紧张了。”范枣妮喝了口水,扭头对谭晓娟道,“谭局,我这个老乡喜欢假害羞,其实贼不老实。”
  “范枣妮,你……”马小乐支吾了一下,没说出啥话来。
  “呵呵。”谭晓娟笑了,“看来你们挺熟的。”
  “小学一直是同学,熟得不能再熟了。”范枣妮回答道。
  趁着范枣妮和谭晓娟说笑的空当,马小乐仔细看了看谭晓娟,说实在的,相貌一般,但也许是当官的女人,很有气质,瞧上去和一般妇人就是不一样,尤其是皮肤好,虽然四十出头了,但脸皮子还很细,瞧上去是嫩嫩的。

  饭桌上,马小乐几乎没怎么说话,都让范枣妮说了。谭晓娟看着局促的马小乐呵呵笑,说行,反正局里的项目很多,只要能干,就会一直有活,眼下就有一个,是市区南大门的小广场建设,不过是个很小的工程,没多大赚头。
  “正好!”这下马小乐可不让范枣妮再说了,“谭局长,咱刚到市里,大的也没把握,就来个小点的,十拿九稳,保证不出差错,要不给谭局长您添麻烦,那可过意不去!”
  谭晓娟一听,扭头看看范枣妮,“小范,你这老乡挺会讲,我瞧这一晚上你都没给他机会让他多说说。”
  “我是看他有些情况不了解,就帮他说了。”范枣妮笑道,“以后你们要接触多了,尽管讲么,今天我就全当是帮你们接头了。”范枣妮说完,对马小乐道,“马小乐,可得记着感谢谭局,赚了钱啥的别一个人踹腰包里。”
  “知道,这是规矩!”马小乐笑着端起酒杯,“谭局,今天你可真是给面子,实在让我诚惶诚恐,没想到您作为局长,还能和我这个小民坐到一张桌上吃饭。”
  “那可不是你的面子。”谭晓娟端起酒杯笑呵呵地说,“我是看在小范的面子才来的。”
  “嘿嘿,知道知道。”马小乐又转了身子,对范枣妮道,“范大记者,我一起敬你们!”

  “啥话啊!”范枣妮膀子一抱,“哪有男人这么敬酒的,还一起呢!”
  “哦,那是我错了。”马小乐把脸转向谭晓娟,“谭局长,我先敬您。”
  就这样,马小乐左一杯右一杯,轮番敬酒。范枣妮也不阻拦,她想看看那马小乐到底能喝多少。不过遗憾的是,没喝白酒。结果马小乐搁几分钟就要去厕所放水,惹的范枣妮哈哈大笑,说人老肾亏气短尿频,搞得马小乐从脸红到脖子。
  谭晓娟似乎跟范枣妮很熟,并不见外,在酒精的作用下拍着范枣妮的肩膀也大笑起来,“小丫头你懂啥,别乱说,那不叫肾亏,要是不去厕所才叫亏呢。”
  话到了这个份上,马小乐陡然觉得一切并非那么高高在上,眼前的谭晓娟,最多也不外乎就是第二个宁淑凤是了。再想想,也是,不就是建设局的副局长么,又不是副市长,也没啥大不了。

  有了这个底,马小乐胆子大起来,“谭局,你刚才说的那个啥小广场项目,啥时能有眉目,我能派队伍了么?”
  “两天,就两天!”谭晓娟道,“明天局里刚好有大盘子端出来,就趁这当口,我一手安排了。”
  “不用签合同么?”马小乐问。
  “那得签,过场还是要走的。”谭晓娟笑道。
  “那个你不用多说了。”范枣妮道,“到时谭局会跟你联系,需要啥材料证明的你带过去就是。”
  “好好好!”马小乐抹着有点发麻的嘴唇,打着舌头说道:“那就麻烦谭局长了。”

  “小马喝多了。”谭晓娟对范枣妮道,“就这样吧,今天又吃又喝的,估计又要多长二两肉了。”
  散场了。
  范枣妮陪谭晓娟一起走,马小乐自个回去。
  回到住处,马小乐按捺不住兴奋,立刻打电话给金柱,要他准备好队伍,又能接到个活儿,要上人马。
  金柱听到这个消息,也是激动不已,说还真是不错,看来是个好兆头,忙问要多少工人。马小乐愣住了,这事他可没问,便让金柱等等,他再问一下。

  通过范枣妮,问了谭晓娟。得知工期不紧,七八个人也够用。
  为了不出差错,马小乐让金柱带十个工人来。
  接下来就是等待了,马小乐一边盘算着魏东光何时会找他,一边等着谭晓娟联系他。
  先找马小乐的是魏东光。
  马小乐不客气,开口就问魏东光是不是想通了,十几万的补偿已经不错了,合同应该可以签。

  魏东光也不含糊,说没想通,十几万太少了,起码得四十万。马小乐叹了口气,哎呀了一声,说魏东光看来你还没想通,完了就挂断电话。
  五分钟没用,魏东光又打了过来,一副讨好的口气,说钱的事先不谈,先谈谈烟的事情,说感觉没有烟就要死掉了。
  马小乐不急不躁,嘿嘿一笑,“魏东光,你开啥玩笑了,还是那句话,没事就别打我电话。”说完,又把电话挂了。
  这次连十秒钟都没用,魏东光又打过来了,说再降一点,三十万吧。
  马小乐又挂了电话。魏东光又打过来,说再降两万。
  如此反复,最后魏东光哭着说二十万,不能再少了。
  马小乐想了想,说十八万,吉利数,同意就签合同,不同意就彻底放弃。魏东光沉默了会,流着泪说先把烟的问题解决了,再签合同。
  马小乐说行,明天他会把烟和合同一起带过去,一把手都办了。
  魏东光呜咽着,“你有多少烟?”

  “也不多了,还有几条。”马小乐微微叹着气说。
  事情解决,电话挂掉,马小乐竟然没有高兴起来,他觉得心头上解决了个大担子,但同时又压上了另一块阴沉的石头,让他不能也不敢正视自己。
  第二天一早,马小乐就准备好了魏东光的拆迁安置合同,但并没有立刻动身,直到半中午才过去。
  走到半路,范枣妮打电话过来,说如果和万顺意合不来就不要再搭他,以后靠谭晓娟就足够。
  “枣妮,没事的,万顺意又不是什么吃人的老虎,有合来合不来的,能赚就赚点,赚不了就算。”

  “昨天谭晓娟跟我说,搞房地产还有建安的那些人,没有一个是普通人,要么关系硬,要么特别坏,而且大多数还都跟黑社会有关,你可得小心点。”范枣妮提醒说。
  “我会小心的,枣妮,你不用担心,我现在干得都是小打小闹的事情,不惹事不得罪人。”
  “小乐,我可告诉你,不管做什么都不能乱来,千万别跟乱七八糟的事缠到一起,要不到时麻烦大了谁也帮不了你。”
  “放心吧,我这么老实,又遵纪守法,哪里会麻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