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9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是在等人啊,不知道在等谁。
  我和烈马抽着烟,看着她。
  我问道:“知道她在等谁吗?”
  烈马说:“没有,龙哥从来不派人跟着殷虹。”
  我问:“他的女朋友,他不让人跟着保护?”
  烈马说:“他也没有太把她当一回事。”
  我说:“这个女人也就是他发泄的工具罢了。”
  烈马说:“漂亮嘛。又x感。”
  一直等到了九点多,看到有学生放学了。

  学生们放了晚自习,许多骑着自行车出来,然后有的走路出来。
  殷虹过去,和一个男学生会和了,然后她和那个穿校服的男学生挽着手走着。
  烈马看着我,问道:“这是什么情况?”
  我说:“殷虹劈腿?不可能啊,她不会找高中生吧。可能是她弟。”
  烈马说:“可能是。”
  只见殷虹挽着男生的手,走着出路口外,我让烈马调车头,慢慢跟着。
  他们到了路口旁边一家小超市门口的一家夜宵摊坐下,那里有吃的。

  烈马把车停放在路边,路边全是夜宵摊。
  殷虹挽着那个男生的手过去后,我们旁边夜宵摊的一个桌边七八个人看着殷虹,谈论着那女人真他妈漂亮。
  看起来这七八个人,是小混混,其中还有三个穿着校服的刚放学的学生,年纪估计也就是十七八岁这样,还有纹身的,染头发的。
  其中一个穿着校服模样的说道:“那个男的是我们班的,那个女的是他表姐,听说挺有钱的。”
  其中一个看来痞里痞气年纪比较大的家伙说道:“身材他妈的真好,有时间帮我去问问那个你们班,他表姐电话多少。”
  旁边有人起哄:“骚哥,你现在就可以去啊,自己问!”

  那个穿着校服的说道:“那小子脾气有点硬,不会给的,上次我借他考试卷抄一下不给,我和他吵差点打了起来。”
  有人马上说道:“他还敢动你?”
  那个穿校服的说道:“他怎么不敢,他表姐有钱。”
  年纪比较大那个说道:“有钱就嚣张了!走,我们去问问他表姐号码,不给就收拾他去。”
  另外两个穿校服的说道:“别了,我们不去了,上次打架,老师都叫家长了,说再闹事,就不给我们参加高考了。”
  然后,他们只能就此作罢。
  我轻轻对烈马说道:“要是这群人,上去揍那个男的一顿,我刚好过去,英雄救美,那就好了。”
  烈马说:“有点难办。”
  我说:“有钱好办吗?”
  烈马说:“可以试试。”

  我伸出手,对那个年纪比较大,看起来是他们这帮人当中骨干的人挥挥手,叫他过来,他看着我,手对着他面前的小弟挥挥,他的小弟过来了。
  过来到了车窗边,我说道:“叫你们老大过来一下,让他帮我一点事,有好处,有钱拿。”
  那个小弟马上跑过去,跟他老大说了。
  他老大一听有钱拿,马上就过来。

  过来后,他在车窗边,探着头进车里来:“请问两位老板,有什么好事要照顾我的。”
  我拿了一支烟给他,他自己点上了。
  然后我先塞给了他五百块钱,说:“想麻烦你做点事,先给你一点见面礼,无论你做不做。”
  他看到钱,眼都开了,这些看起来都是家庭情况不怎么好,甚至可以说是单亲家庭的浪迹街头的小混混,最缺的就是钱。
  他急忙拿了,说:“两位老板有什么吩咐?”

  我说道:“看到那边那个女的和她弟弟了吗?”
  他说:“看到了,他们怎么了,我小弟和那个她弟弟认识。你是要她号码吗?”
  我说:“不是,你带着你这些人上去,打她弟弟一顿,就找茬打,然后我英雄救美,明白吗?”
  他看了看手里的钱,然后看看我。

  是觉得我给的钱太少了,五百块,让他帮忙干这个事,他不大愿意,却不愿自己说出来,很是贼精啊。
  我坐在了这名女律师的面前。
  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她比照片中看起来的还要年轻美貌。
  可是,看那双眼,虽然抚媚,却透着咄咄逼人的精明。
  她微笑的,如同一名心理咨询师一样,对我说道:“您好,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助您?”
  我看着她,真的是非常的美,还穿着一套OL的衣服。
  律政佳人啊。

  我说道:“你比照片中还漂亮。”
  她说:“谢谢。”
  我说:“呵呵,还是个大律师,真是有才又有貌,一个优秀的女人啊,是女优啊。”
  她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我急忙说:“不是,不是我是说你优秀。”
  妈的怎么说到女优去了啊。

  她还是笑了笑,说:“没关系。你说我可以有什么帮到你?”
  直接从您到你了,因为我说错话,她还是不爽了一点。
  谅谁夸一个女孩子优秀是女优,她们都不会高兴的吧。
  我告诉了他王达的遭遇,然后我一再强调王达绝不会是强J犯。

  方洁非常理性的说道:“我想冒昧的和你说,我们现在谁也无法能够说他不是。我负责的告诉你,我会努力的帮你争取,如果他真的有做了,我也会努力帮你,如果他没有做,是被人陷害,我更要帮他洗脱罪名。”
  我急忙说:“谢谢,谢谢你。不是,我先问一下,那要多少钱?”
  她拿了个计算器,对我说道:“我们律师事务所关于律师收费是严格按司法ting和物价局公布的收费标准,然后由委托人和律师协商具体金额。”
  我问:“是什么意思?”
  她说:“我们有物价局公布的收费标准,可以给你算一下,你觉得收费过高,可以和我们协商。”
  我说:“这玩意还像买菜,可以讲价还价啊?”
  她开始拨弄计算器:“我们律师事务所关于刑事案件收费标准是按照各办案阶段分别计件确定收费标准。第一,侦查阶段,每件收费2000?10000元。二是审查起诉阶段,每件收费2000?10000元。第三,一审阶段,每件收费4000?30000元。上述收费标准下浮不限。我的收费价格是,侦查阶段五千,审查起诉阶段五千,一审阶段,五千。一审下来,是一万五。”
  我算了一下,一万五,说道:“好好好,我同意。”
  这价格,比贺兰婷开的一百万天价,可是要有人性很多。
  可是,我请律师打官司,不够靠谱啊,贺兰婷有后台,有门路,还有可能让我过去和王达见上面。
  不管了,律师可以见就行了。
  我问道:“会打赢的吧?”
  方律师说道:“我必须要告诉你,没有一起案件,没有任何一个律师可以说是百分百能打赢的。”
  我说:“好吧,我知道,可是。唉,没有可是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