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5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别走!有种别走!”童伟指着逃离的朱庸良,邵有国和邵有家也跟着上来了。人追过来,可惜被梁健挡住了。童伟人高马大,虎背熊腰。梁健虽然不及他四肢发达,但也是一米八的身子,挡住了去路,童伟也无法马上绕过去。
  可邵有国、邵有家上来之后,梁健就有些势单力孤。王兆同见势,也跟着组织科长沙俊、副科长凌晨等堵上来,童伟他们就追不上去了。
  梁健看到朱庸良已经撤离,就对童伟大声道:“童教练,还想不想解决问题?这么吵吵囔囔能解决问题吗?你丈人还在急救,你这么吵闹影响医生急救怎么办?”
  梁健句句说到点子上,童伟像被泼了一盆冷水,清醒了许多,就转头去瞧老婆邵佳佳。邵佳佳朝他稍微点了下头,童伟就退了回去,嘴里说了句“当然要解决问题,你们要负责!”
  梁健就在一瞥之间,已经知道,原来人高马大的童伟,却唯娇小玲珑的邵佳佳是听,这就好办了。梁健就道:“邵部长,是我们的常务副部长,他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肯定都是要负责到底的!这你们放心。大家都冷静下来,事情已经发生了,下一步我们看看该怎么办,这些都是需要冷静商量的事情。”王兆同听梁健说得在理,就附和道:“梁部长说得有道理,我们得商量出一个解决的办法来。”

  梁健几句话给邵有康的家人吃了定心丸,又看到肇事人李菊和相关的朱庸良都不在场,家属的情绪总算稳定了下来。
  经过一番抢救,常务副部长邵有康总算是脱离了生命危险,但还处于昏迷状态。以梁健和王兆同为主,跟家属进行了商量,组织部建立了值班组,每天派两名同志到医院作为看护人员,陪同家属一起照顾邵有康,其他一切费用都由组织部垫付。
  邵有康的家属对这样的安排还算满意,但邵有康的老婆对一件事情耿耿于怀。梁健回部之前,陈小珍道:“我现在没空跟狐狸精算账,但你转告她,有康的事情是她直接造成的,她别想脱了干系,等这里一空我们就会去找她!”
  车上,王兆同道:“陈小珍现在是在气头上,过阵子可能就好了!”梁健却隐隐感觉不对,他说:“陈小珍对李菊的成见好像很深,说不定什么时候真会找上门来。”王兆同道:“不会,不会,怎么说,陈小珍都是领导干部的家属,应该不会这么鲁莽。”梁健也就不再争辩。
  回到部里,梁健先到办公室转了圈,想去看看李菊现在是怎么样的状态。没见到李菊,她的座位空着,方羽道:“朱部长让李主任先回家去,说通知她可以来了再来。”梁健想,朱庸良可能是怕邵有康的家人会来找李菊麻烦,所以才让她回家避一避了吧!
  没有李菊,他去朱庸良办公室就不用通报了。朱庸良见梁健进来,就道:“那边处理的怎么样了?”梁健把情况说了,处理办法朱庸良还算满意。加上之前梁健帮助朱庸良脱离邵有康家属的纠缠,这天朱庸良对梁建很客气,心道:“这是个人才,如果能够把他拉到自己这边,应该会派上用场。”于是就客气道:“梁健,今天你表现很不错。”
  梁健心想,看来自己帮他从邵有康家属那里脱险,让他对自己的看法有了些改变,就道:“没什么,应该的。”朱庸良又抱怨起邵有康的妻子来:“邵部长的老婆也真是,血口喷人嘛!说我和李菊怎么、怎么样的,真是无中生有,胡言乱语。你是新来的,别听他们乱说。”

  梁健听朱庸良矢口否认,就感觉不舒服,心想,说你和李菊的事情,也已经不是一两个人在说,要让人不说,除非己莫为,无风不起浪、空穴不来风。梁健就又感觉到朱庸良的不真实。梁健就道:“人家爱怎么说,那是人家的事,反正自己心里最清楚。”
  朱庸良听着梁健的这句似乎有着双重意思的话,先是脸色一变,继而又道:“那是。让他们去说,身正不怕影子歪。”他看到梁健没有再附和,就又道:“还有一件事,李菊这方面我已经让她先回家去。看到陈小珍那副样子,我怕邵部长家里人来找李菊麻烦,最好是让她先避一避。”
  梁健却有不同的看法,他说:“朱部长,我倒有个建议,不知你想不想听。”这会朱庸良想拉拢梁健,就故作认真的听着:“有建议就说嘛。”梁健道:“我觉得,应该让李菊主动去认个错,陪个不是。这件事,从我对陈小珍的观察来看,怕是没这么简单就能结束,躲怕躲不过去,还不如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朱庸良想,你这么说,不等于是说我让李菊躲躲做错了?朱庸良道:“这件事,虽然邵部长发生了意外,但谁对谁错,还很难说,让李菊主动去认错,就等于把责任全部推她身上了,这样不妥,还是让她避一避吧。”

  梁健见朱庸良听不下去,也就罢了,心道,我该说的都说了,怎么做是你们的事情。
  但转念一想,他这话只跟朱庸良说了,李菊并不知道情况。于是他打电话给李菊。李菊正在家里愁眉不展,心下郁闷。她觉得自己没啥不对,谁想到邵部长这么脆弱,吵了几句就心肌梗塞。李菊一看来电竟然是梁健,非常诧异:“他这个时候怎么会打电话来?幸灾乐祸嘛?”
  李菊接起了电话:“你好,梁副部长。”梁健对李菊的这个“梁副部长”的称呼,已经习惯了,也就不再介意。梁健问道:“李菊,你现在还好吧?”这句“还好吧”,就如是老朋友一样的关心,让李菊心里为之一热。
  李菊想,自己以前真不把这个从乡镇来的梁健放在眼里,在不少地方刁难过他。可到了自己有事的时候,他居然还能想到打个电话来问一声,这说明梁健是一个心地很好的领导。再想想部里的其他人,除了朱部长让她早点回,没有一个人打过电话来问候过。她早前还听朱部长说,干部科副科长凌晨,还把她和邵部长吵闹的事情告诉了他们家属。与他相比,梁健已经待自己算是非常之好。于是李菊答道:“梁部长,我还好,谢谢关心。”

  梁健听到李菊称呼自己,突然从“梁副部长”变成了“梁部长”,心里不由笑了起来,看来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关心一下别人,别人就能感觉到。这也让梁健很有些成就感。梁健道:“李菊啊,我有一个可能也不是太妥当的建议,我刚才跟朱部长也说过,朱部长没有认可。可我想想,还是再跟你说一下,采不采纳最后都是听你自己做主。”李菊听梁健说得谦虚,就道:“梁部长,你说吧。”
  梁健道:“我希望你能主动去看一趟邵部长,见一见他们家里人,跟他们道个歉。”李菊一听说要道歉,心里就不耐烦了,道:“我为什么要道歉?我又没有错。我是为了朱部长的开支去报发票,可邵部长一定要卡住不签,才会闹起来的。我根本就没有错!”梁健道:“错,或者没有错,这都是可以再评判的。但如今邵部长心肌梗塞,直接诱因是争吵,如果你去道了个歉,也就是争取了主动,以后人家也不能多说你什么,多对你做什么,如果你不去,人家就会觉得……”梁健还没说完,李菊就道:“谢谢了!没有错,我是不会道歉的!谢谢你的建议,我不采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