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5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完李菊在电话中抽抽噎噎的讲述,朱庸良总算是知道了:早上李菊回了单位,到了单位,她就去处理几笔报销的事项。在区委组织部经费支出都要由常务副部长邵有康签字。邵有康看了李菊拿来的几笔报销单,有几笔他根本不知晓。邵有康觉得李菊是仗着朱庸良,越来越不把他放在眼里,心里有气,就说这几笔开支他不知道,他不签字。
  李菊有朱庸良的靠山,平时根本就没把邵有康放在眼里,就说,这都是朱部长让安排的,你为什么不签,难道要朱部长亲自来求你签?邵有康前一天晚上失眠,心情烦躁,就跟李菊吵了起来。.李菊也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引来其他办公室很多人旁观。邵有康就说:“今天我是怎么都不会签的,你出去。”
  最后李菊恼了,出口伤人:“没想到,你邵部长脑子这么不好使,怪不得一直提不上去,占了茅坑不拉屎!”邵有康本就对没被提拔的事讳莫如深,如今被李菊拿出来说事,气血攻心,骂道:“你放……”这个“屁”字还没说出来,就觉得心脏一阵剧痛昏死了过去。
  梁健和朱庸良没再回单位,直接奔赴市第一医院。问明了地点,来到了急救室。副部长王兆同、江海宏,干部科长姜岩还有几个部里的小伙子都在。朱庸良问王兆同:“情况怎么样?”王兆同道:“还不清楚,医生在抢救。我已经跟他们院长打过招呼,他们答应全力以赴抢救。”朱庸良点了点头,就在一边坐了下来,眉头紧锁。
  梁健也开始问边上的人,到底是啥情况,大家说了,梁健才了解了情况。听到这跟李菊有关,梁健心里还真有些高兴起来,可他马上又冷静下来。他知道,一个人要幸灾乐祸很容易,但要冷静理性却需要毅力。部里发生这种事情,不管是自己讨厌的人也好,还是喜欢的人也好,都是很不幸的事情,都会影响到每一个人。他立刻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这时他听到朱庸良的电话响了起来。朱庸良一看,就赶紧走向一个角落,接起了电话说:“胡书记,是的,我刚刚到医院……你不用过来了,我们一定会妥善处理好的,请放心!”
  梁健猜到了这个电话应该是区委书记胡小英打过来的,看来事情已经惊动了区委主要领导。朱庸良回到座位上时,脸色更加阴沉。他想起了什么事情,问王兆同:“邵部长的家里,你们有人通知了吗?”
  王兆同答道,已经通知了,应该就快到了!

  突然,电梯门响了,从电梯里冲出来五个人,一起挤进了急救室外的等候区,其中一个女人边走边哭:“有康,有康,你怎么样了?”
  一看,大家就猜到,这应该就是邵有康的老婆了。看到来人情绪都比较紧张冲动,梁健主动上前安慰,做他们工作,让他们稳定下来,给他们腾出了几把椅子,让他们坐了下来。梁健道:“大家别急,有话慢慢说。”
  经介绍,才知道,来的人是邵有康的老婆陈小珍、邵有康的女儿邵佳佳和女婿童伟、还有两个兄弟邵有家、邵有国。梁健观察邵有康老婆的穿着,应该是家庭妇女,她哭哭啼啼,由女儿邵佳佳搀扶着。女婿是个膀大腰圆的,邵有家、邵有国的两兄弟虽然将近五十,也是人高马大,他们这些人脸色都沉着,有点来兴师问罪的样子。
  梁健让边上的干部科副科长凌晨赶紧去拿了几瓶矿泉水来,陈小珍和邵佳佳都拒绝了,说不渴,三个男的都拿了,喝起了水来。梁健心下放心,只要他们手里拿着矿泉水喝,就不会乱来。

  副部长王兆同就跟他们聊如何第一时间把邵有康副部长送到医院的事情。家属听到部里还算重视,情绪就渐渐平复。
  一边的朱庸良收紧的心也慢慢放了下来,他以为应该没什么大事了,就走过来,跟家属们寒暄,问候,还与邵有康的女婿童伟、兄弟邵有家、邵有国等握手。
  邵有康的老婆问道:“我们老邵在心脏病发之前,到底是在做什么呢?为什么会突然发起了病来?”一边也在喝矿泉水的凌晨,似是无意的说了声:“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我们的办公室主任李菊跟他吵了一架!”
  “什么!吵架?”邵有康老婆陈小珍,顿时屁股底下着火,从椅子上蹦了起来:“谁跟我们老邵吵架?谁跟我们老邵吵架!”一边的邵佳佳也听得清楚,道:“就是那个女办公室主任李菊!”
  “哇,这个狐狸精!果然是这个狐狸精!”陈小珍大喊起来:“我们老邵,早就说过,部里有个狐狸精,勾引朱部长,在部里作威作福、狐假虎威,不把他们副部长放在眼里!这个狐狸精在哪里?!这个狐狸精在哪里?!”
  说着陈小珍四处寻找,像是要把李菊找出来,一巴掌打死。
  大家谁都没有想到,陈小珍听说“李菊”的名字,反应会如此剧烈。看来,邵有康对李菊也是恨之入骨,在家里经常骂李菊是狐狸精。
  朱庸良一听,就更加感觉没脸了,因为刚才陈小珍的话里清清楚楚的有一句“部里有个狐狸精,勾引朱部长”,他也被实打实的牵扯其中。朱庸良对说出李菊和邵有康吵架的干部科副科长凌晨横了一眼。
  看到朱庸良眼神后,副部长王兆同扯了一把凌晨,来到门口质问:“你怎么回事?这种场合怎么随便乱说?”凌晨装出无辜的摸样:“我怎么乱说了?我不过是如实说了而已!”王兆同见凌晨毫不认错,严肃地道:“你是干部科副科长,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有些话什么场合能说,有些话什么场合不能说,难道你不知道嘛?刚才没有人让你说话,你说了,就是乱说。”凌晨无话反驳,只是红着脸不说话,其实他当然明白这种场合不该把李菊拖出来,但一直以来,他就是对李菊“横着走路”的做派不感冒,这时候不倒打一耙更待何时?所以被领导批评他也受了,心里暗自高兴来着。

  “喂,别动手!”里面又传来了大声的喧闹声。
  王兆同再没空理会凌晨,赶紧跑到里面。/只见邵有康的女婿童伟,伸出了胳膊,指着朱庸良道:“朱部长是吧?今天我不管你是朱部长还是鸟部长,我丈人的事情,你是要负责的。别以为当了领导,就可以为所欲为,搞了单位的女人,还要纵容女人胡作非为。我听很多人说过,你这个部长不正常……你看着办吧……你别走……”
  这个童伟是市体育馆的拳击教练,本来脾气就很暴躁,刚才老婆用眼睛示意他拿出点威慑来,他当仁不让,针对朱庸良发起威来。
  离朱庸良最近的,要算副部长江海宏,可江海宏一直在机关工作,应付这种情况比较少,一看这个场面,就有些措手不及,干愣在原地。
  梁健在乡镇处理过群众来访,什么状况没见到过?他知道,这种场合,第一责任人最好赶紧离开,否则被打了也是白打。虽然他对朱庸良这个部长很不满意,但同为一个单位,部长被打,班子成员也会没脸,就挡在朱庸良前面,回头对朱庸良道,“朱部长,你还是先走吧。”又对愣在一边的副部长江海宏道:“还愣着干嘛?送朱部长先走。”
  江海宏听到有人指挥,就照着梁健的意思做,为朱庸良挡着往外走。朱庸良感激地看了一眼梁健,心道“在关键时刻,这个梁健的思路可比江海宏清楚百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