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139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10-23 22:41:00
  更新线----------------------
  叔父擦了擦脸上的血,咒骂了一声,皱眉沉思,看样子是无计可施。
  我心中不由得也是一阵慌乱——朱大年是间接死在我和叔父手中的,朱端午肯定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他是革*委*会主任,是“造反”头子,下面有所谓的“革命队伍”,合法的拥有枪支弹药,等千山和尚那贼秃把这些人给叫来之后,我和叔父以及天然禅师势必要落入他们的手中。

  不说别的,单就杀人犯一条,就够枪毙我们了!虽然人不是我们杀的,虽然那朱大年死有余辜!
  翻来覆去想了几想,我心中突然难受起来——明瑶说要等着我回去,难道那竟是最后一面?我们再也见不到了?我就要死在这里了?
  不行,我还是要再见到明瑶的,不然我死不瞑目!
  念及此,我胆气陡增,胸中血气翻滚,决定冒死也要往外冲出!
  我从地上捡起了几块土,还有些小石子,拿在手中,慢慢朝那地窖洞口移去。
  叔父瞧见了,不敢大声说话,只朝我摇摇头,示意我不可。我却不听,猛然间把手中的土和石子往上撒了出去,然后趁势急往上冲!
  但双脚刚刚跳起,只仰面一看,便瞧见两个黑洞洞的枪口指下!
  刹那间,我毛骨悚然!
  身子的力气是往上的,收力再往下,已然来不及!
  心中惨然,暗呼一声:“我命休矣!”
  日期:2015-10-23 22:46:00
  “砰!砰!”
  两声枪响,我身子一紧,突然如飞往下往后退去,两颗枪子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打在地上,深入土内!
  我逃过了一劫,浑身已然虚脱,瘫软在地上,汗流浃背的扭头看去,却是叔父——是他刚才抓住我的腿,硬生生的把我拽了回去。
  “恁么鲁莽!”叔父严肃的瞪着我。
  现在我也知道厉害了,那朱端午拿着两指枪,只露枪口,不露人,连手指头都瞧不见,却把地窖口封的严严实实!
  我们是根本冲不出去的。
  “不上路子的二五傻屌!老老实实的在下面待着!”朱端午在地窖上冷讽热嘲骂道:“想吃枪子的话,就露露你们的脑袋!”
  我叹息一声,心中暗想:“如果明瑶在这里,她肯定是有办法的。”
  天然禅师喃喃说道:“千山怎么会带人来?千山怎么会跟他们一道?他真的连师父也害……”
  叔父不耐烦道:“老和尚,你脑袋糊了吗?!千山那贼秃就在朱大年家里住,朱大年死了,他能逃得干系不能?朱端午会放过他?他只有恶人先告状,去朱端午那里告密,把过错都推在咱们身上,好借此全身而退!他是个贪生怕死、不讲道义的东西,欺师灭祖有什么奇怪的,你别念叨了!”

  天然禅师呆了呆,然后黯然说道:“是贫僧瞎了眼,教徒无妨,不但害了自己,更连累了贤叔侄。阿弥陀佛……”突然把手一扬,反掌就朝自己头顶拍下!
  日期:2015-10-23 22:50:00
  我坐的地方距离天然禅师很近,我早就瞧见他说话的时候,语气和神色都不太对劲儿,心中已经防备了。眼看他突然伸手要自杀,便急忙从地上跳了起来,双手往上,迎着他的那一掌奋力拍去!
  “啪”的一声闷响,我胸口血气翻滚,虎口剧震,双臂下垂,脚步虚浮,被天然禅师的掌力给击的连连往后退——天然禅师的脑袋却是保住了。
  叔父急忙往前,扯住天然禅师,骂道:“老秃驴,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大敌当前,你想自杀一了百了?!”

  天然禅师泫然落泪,道:“贫僧教出个恶徒,又连累了两位好人,这批佛宝也是保不住了,活着还有什么用?只能以死谢罪!不过以贫僧的为人,死后肯定也是要下地狱了……”
  “闭嘴!”叔父骂道:“你我相交多年了,今天我才知道你原来不是个和尚!”
  天然禅师一怔,愕然道:“我不是和尚,又是什么?”
  叔父道:“你是个只会哭哭啼啼、寻死觅活的娘儿们!”

  我也觉得这天然禅师那么好的本事,怎么这么窝囊呢?男子汉大丈夫,居然说哭就哭?
  不过,和尚算不算男子汉大丈夫,倒也难说。
  天然禅师听叔父那么说,顿时止住了哭泣,擦擦眼泪,道:“唉……那就听凭天意吧。”
  日期:2015-10-23 22:53:00
  “要是佛祖真要收你,我们也拦不住,随你横死竖死!”叔父说着,突然止住,神色一顿,低声道:“有人来了……”
  我心头一震,难道是千山和尚去而复返了?不由的说道:“他回来的好快啊!”

  但叔父却摇了摇头,道:“不对,只有一个人来,脚步声似乎也不是千山那贼秃的……咦?这味道……”猛然间,叔父的眼睛亮了起来,喜道:“有股骚臭味!好!好!”
  天然禅师茫然道:“有股骚臭味?这有什么高兴的?什么好不好的?”
  我也欢喜了起来,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天然禅师不解其意,我却是明白的,那“骚臭味”一定是预示那古灵精怪的鬼丫头到了!

  至于那脚步声,也一定是那装聋卖哑的老头!
  朱端午虽然是有枪在手,毕竟不懂玄术,肯定对付不了那鬼丫头和那老头。
  “阿嚏!”
  我听见朱端午在上面打了个喷嚏。
  天然禅师也警觉起来,喃喃道:“没来由怎么突然阴寒起来?子时过了,明明是阳盛阴衰……”蓦然间一愣,道:“有鬼!”
  “你小声点!”叔父埋怨他了一句。却听朱端午在上面大声喝问:“谁!?”
  想必也是听到什么动静了。
  没有人回答他,阴气却越来越重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