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9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前台说,杜某涉嫌强J被公丨安丨机关刑事拘留,方洁律师通过详细分析案件细节及查阅监控视频发现,被告人与被害人本身系情人关系,本案最多是一起半推半就的通奸,并不构成犯罪,方洁律师先后向公丨安丨局、检察院出具无罪的律师意见,最终检察院没有批准逮捕被告人,被告人重新获得自由,避免了一场3年以上的刑罚。
  还有一个就是,一名案发时未满十八周岁的男孩与不满十三周岁的女孩谈恋爱发生性关系,并致女方怀孕,男的就和女的在一起,发生关系后,怀孕了,结果女学生的父亲知道后,大为震怒,一气之下报了案,并提出了附带民事诉讼的请求。
  开庭时,方洁律师为其作了作了从轻或减轻处罚的辩护,认为男方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被告人有坦白情节,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
  本案经审理后,法院认为被告人,奸y不满十四周岁的女,其行为已构成强J罪,罪名成立,应予支持。被判了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

  因为《刑法》规定,“奸y不满十四周岁的女的,以强J论,从重处罚。”即不论女孩是否自愿都以强J罪论处。即使是“我愿意”,也不行。
  一审后,男方认为
  方洁帮忙搜取资料,证据,然后男方提起了上诉。
  经过方洁的努力,再者,交往中男方对女方很好,女孩帮忙说话,取得了女方父亲的原谅。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6个月。
  我说道:“这哪里算打赢了?”
  前台说:“从四年六个月有期徒刑,到缓刑,算不算赢了?”
  我想了想,说:“你说的是。那让我见见这个律师吧。”
  搞不好,张冬梅又要改判重刑,出狱更是遥遥无期。

  我看着这个可怜的女人,说道:“你为什么要越狱?”
  她说:“这里好多树,好多树,看不到外面,我要越过这个地方,我要到外面去,这里没有灯,这里没有光亮,我要出去外面。”
  她是怎么了,是不是在监狱呆久了,所以疯了,或者说,她是因为在那三年逃亡里,在山上呆久了,树林和黑暗,这成了她这辈子挥之不去的梦魇。
  我又问:“你是不是做梦都梦见一片树林?”

  她说:“在山上,好多树,好多树,我走不出去,走不出去,我要爬出去!我要走不出去我也要爬出去!”
  我问道:“在哪里呢?”
  她说:“在山上。”
  我又问:“哪个山上?”
  她说:“我不知道,就是在山上,这座山,那座山,一座又一座,我走不出去,都是树,都是树,好多树,晚上好多树,好多树。”
  我又问:“除了树,还有什么?”
  她说:“什么也没有了,除了树,还是树,全是树。”
  我觉得,我根本无法和她沟通。
  我耐心点,我问:“你为什么要爬到上面去?”
  她说:“因为我害怕,有人追我,我杀了人,我要跑,我到山上去,我却下不来了,都是树。我出来不了。”
  我问道:“我是问你为什么要爬到那顶棚上去,然后又要爬上高墙电线,你要越狱吗?”

  她说:“这里也全是树,都是树,我要爬出去,我要离开这里,回家。我要回家找我女儿!”
  她把监狱想象成了山上,然后又幻想着自己被树挡着,爬不出去。
  不过,她怎么那么聪明,把手脚包住爬上了电网,而且,竟然幸运的没有被电到。
  如果只是简单的心理疾病,还有可能治好,但如果是精神疾病,对精神病人来说,用药物治疗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了。
  我问了D监区的狱警,D监区的狱警说,突然间她就这样了。
  她可能太想回家了,或许,见到了她的两个女儿就好了,见到她老公,就好了。
  我说道:“我让你女儿和你你丈夫来看望你,你看怎么样?”
  她摇着头说:“不会的,他们来不了,不要让他们来,他们来了,就出不去了,被树挡着了,下不了山了,我不要他们和我受苦,这里都是树,全都是树!你知道不知道!你千万不要带他们来!”
  她有些歇斯底里的喊着。
  我说:“你搞清楚,你不在山上,这里也没有树!你看看这里,这里是办公室,是桌子,有电灯,有人,山上有吗?没有!山上都是树!”

  她说:“是山上!是山上!那为什么我怎么走,怎么爬,也回不了我的家,见不到我女儿。”
  我说:“你在坐牢,在监狱里!你看看你面前的我,你在山上有人吗!”
  张冬梅说道:“有!有人。我们早上走很远,绕过很多树,去给他们做工,换吃的,换钱。我给你做工,你给我吃的,给我衣服,给我钱。晚上我们回来,我们要拿着手电,还是很多很多的黑漆漆的树林,很多很多的树,全都是树。”
  靠,都是树都是树。
  是真疯了。

  带着她女儿来都救不了她了?
  那怎么办?
  才好好沟通了一下,她就开始发疯了,挥舞着被锁住的手:“树林,好多树,我不要在这里,我要回家,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过了一会儿后,我等她冷静了一下,试着和她继续沟通,她却一直说着同样的话:“好多树,都是树,我要出去,都是树,都是树。”
  我已经和她无法进行有效的沟通,只能让狱警带她回去关禁闭室了。
  都是树,都是树,她陷入了她深深的虚幻世界里,我怎么能把她带出来?
  很难啊。
  我也好累啊,面对这样的心理病患者,我根本束手无措。
  好吧,有问题,还是找柳智慧。
  不过今天是没空去找了,下班后,我出去了外面。

  我去拿了手机后,直接去和平商场那一家咖啡店等待殷虹。
  我不知道她会不会来。
  坐在咖啡店里,我点了一杯咖啡,三十二,好贵。
  喝着咖啡,给烈马发信息,问他有没有去等殷虹。
  烈马回复了信息,说他已经跟着了殷虹,不过,殷虹是和霸王龙在一起的,而且他们现在一起去吃饭。
  靠,那我岂不是白等了。
  我问烈马,殷虹在干嘛。

  烈马说:和平时一样,给霸王龙殷切的端茶倒水伺候好,生怕被揍了。
  我只能等了。
  到了七点多的时候,烈马回复信息说:他们吃完了,龙哥上车和他的众兄弟走了,殷虹上了一辆的士,我现在正在跟着。
  可是,我以为殷虹过来的是和平商场,但却不是。
  殷虹去的是一所高中,我不知道她去看谁。
  看来,她并不想来我这里啊。
  她去了高中后,就在高中学校门口等着。

  看了看,已经八点了,估计是不会来这里了。
  我只好打的过去那里。
  和烈马汇合后,我上了烈马开来的车,看着高中学校的大门口,殷虹挎着包,就站在那里,往里面看着。
  日期:2015-11-01 18:1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