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4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尽量让声音听起来冷冷的:“喂。”余悦的声音从手机中传过来:“是我。”梁健简单地道:“我知道。”余悦道:“我打电话来,是想告诉你一声,今天我要去北京挂职了。”梁健原本以为,余悦发生了什么紧急状况,现在人家告诉她的是去北京挂职。梁健顿时觉得自己自作多情了,就道:“哦,好事情啊。”
  电话那头的余悦,正靠在机场候机厅的栏杆上,外面可以看到升起降落的飞机。她的手在眼角擦拭着,因为眼泪怎么也忍不住地在夺眶而出。余悦道:“你认为这是好事情?”梁健心想,余悦曾经是胡小英的秘书,胡书记把她安排到北京挂职,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梁健道:“当然是好事情,挂职回来就能提拔了。”

  余悦拭干了泪水道:“提拔不提拔,对我根本不是一件重要的事情。”梁健听余悦说的话,有点言不由衷,加之心里有气,就狠狠地说:“我不知道,在你心里还有什么是重要的事情?你那么容易就决定跟我结婚,又那么容易就决定跟我离婚。我实在搞不清楚,你认为什么是重要的!”
  听梁健这么冷冰冰的话,余悦的眼泪又汹涌而出。她实在太想把自己生病的事情告诉他了,让他知道,她所做的一切,只是不想让他有任何负担,让他还能快快乐乐的过自己的日子。她说的要去北京挂职,其实只是去北京一家著名的肿瘤医院就诊……
  但这些她都不能说,如果她这么说了,前面所做的一切都前功尽弃了,梁健肯定会马上飞奔来机场,要陪同她去北京,今后还会一直陪同在她左右,带着一个身患肿瘤的妻子……那他的前程也就此结束……她不想欠梁健这么大的情。于是她道:“梁健,我想说最后一句话。我永远祝福你!”
  梁健听了这句话,感觉余悦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又似乎感觉她的确心情沉郁。难道她真后悔跟自己离婚了?梁健问道:“你在哪里?”
  余悦道:“不说了,我马上要登机了。你只要记住,我永远祝福你。你也能这么祝福我一下吗?”
  梁健觉得今天的余悦有点神经质,不过他一想到她马上要去北京挂职,心里就不舒服了。但既然人家说让他祝福一下,他也还没小家子气到不说一声的地步,毕竟出门在外嘛,也挺不容易,于是梁健道:“我也永远祝福你。出门在外,自己小心。如果有什么急事,还是可以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

  那一头的余悦,再也忍不住,她赶紧关闭了手机,俯在扶手上放声痛哭起来。她是多么希望能和梁健快快乐乐的生活?
  而这头的梁健,说出了祝福的言语,似乎之前对余悦的所有不满,都冲淡了,稀释了,不见了。他体会着这种转变,也觉得很奇怪。
  厉峰和楼新江见他挂了电话,就道:“我们再喝一杯。”梁健发现自己没了喝酒的心情,再也喝不下了,就道:“今天我们就喝这么多吧,下次我请你们。”
  厉峰道:“你知道官场最不靠谱的一句话是什么嘛?就是‘下次请你吃饭’。不过我还是很相信你的为人的。”

  中午时分,区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李菊,拿着文件夹去请组织部长朱庸良签阅文件。朱庸良签了文件后,手故意在李菊的手臂上轻拍了拍,道:“李菊,你坐一会。”李菊瞧出了朱庸良亲昵的表情,就坐了下来。
  朱庸良办公室的门虚掩着。朱庸良亲自站了起来,去将办公室门锁上了。朱庸良道:“本来,我是没必要锁门的,但和你谈的事情,不想别人听到。以前没人敢横冲直撞,现在我们部里来了个副部长梁健,不得不防啊。”
  说着,朱庸良为自己的玩笑,呵呵笑着。一听到梁健的名字,李菊就有气,哪里笑得出来。李菊道:“朱部长,你为什么允许这么一个不懂规矩的副部长在我们部里呢?”朱庸良伸出手,就如安抚一般在李菊手上轻轻的拍拍,其实也是抚摸。
  李菊也没有躲开,这也不是朱庸良第一次了。/朱庸良一边拍,一边道:“任用干部,是区委的事情,特别是我们部里的干部,我不好太多表示反对,否则让人觉得,我是在跟胡书记对着干。”

  李菊哼了声道:“胡书记也太不会看人了。居然会选择梁健作为副部长!”朱庸良道:“你也知道,其实我是最想你当副部长了,我也尽努力争取了。胡书记跟我谈了交换的条件,让梁健到部里来,你就另行安排。”
  听到自己会另外安排领导职务,李菊总算稍稍解气了,就道:“反正,我是跟这个梁健合不来。”
  朱庸良笑着道:“谁让你跟他合得来了!你只要跟我合得来就可以了!”李菊看了一眼朱庸良,稍有些撒娇地道:“我还跟你合不来啊,我都已经什么都听你的了!”朱庸良眼中露出情色:“你真的什么都听我的?那今天跟我一起吃饭去,晚上别回去了!”李菊摇头道:“吃饭去可以,但晚上我肯定要回去的。你什么时候离婚,我什么时候便跟着你,晚上不回家。”朱庸良顿时泄气了:“我想,应该快了!”李菊道:“我也希望你快点。你也知道,我年纪也不小了,我老妈可是天天在催我相亲啊!”

  朱庸良脸上的笑没影儿了,点着头道:“我知道了,我会尽量快点的。”
  李菊自幼丧父,由母亲带大。母亲是一个基层干部,凭借着与一些领导的关系,得到了很多照顾,最初李菊只是一个小学教师,母亲托人帮忙,把她弄到了组织部。进了组织部,年年有进步,出去后一个副科级领导干部是笃定的事情。由此,李菊自幼也感觉到了权力和职位的重要性,有了权力好办事。所以,李菊天生就仰慕那些位居高位的男人。
  也许正是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李菊根本看不上那些没有一官半职的同龄人,渐渐她的岁数就大了起来。在组织部这么几年,她看到朱庸良始终对自己保持着笑脸,她本能的意识到自己的美色让朱庸良心动,而朱庸良身上的权力也让她有一种安全感。只是朱庸良已经是别人的丈夫。但一次外出喝酒,饭后k歌,酒能乱性,朱庸良就在现场把李菊搂在怀里,李菊在酒精的作用下,也顺从了。
  日期:2015-04-03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