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8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柳智慧说道:“好,你坐车过去,我开车过去。”
  张冬梅说:“能不能给我一个皮箱,装我的衣服。”
  柳智慧说:“去给你买一个。”
  柳智慧说已经在一个县城的一个商店里买了皮箱给她,还买了不少新衣服给她,给她换上了,张冬梅不停的对柳智慧道谢,然后道别,然后柳智慧告诉她,你要随时告诉我你身处何处,在干什么。
  张冬梅说好。
  然后张冬梅自己进入了催眠状态中:“这是一个人很多的火车站,我拎着一个很重的皮箱在等车,火车鸣着呜呜声来了,拥挤的人群,人很多,我努力的拥挤着,挤着人爬上了车,车上人很多,很吵的环境,小孩不停的哭声,餐车服务员的叫卖声,车上的人隔着车窗和车外的人大声告别,空气很不好,闷热,车厢里不时散发出很臭的汗味。车厢里人来人往,我的皮箱拖起来很沉重,有人和我擦肩走过去,身体碰到我的胳膊,一个列车员推着小车走过来,挡住了我的去路,我们谁也不肯让路,我和他互相吵了起来。后来他先走了,不吵了,我就坐在了角落那里,到站了,我下车下车了,我回家了,我到家了!我见到我老公,我老公抱我进去,我们哭着抱着,互相说这几年发生的事,后来,我老公给我做饭,我抱着两个孩子,吃完后,老公让我去自首,我同意了,我去洗了澡,后面,嘻嘻,我不好意思说下去。醒来了,天亮了,小刘,你呢?你在哪里了?”

  柳智慧接着说道:“我就在你们家门口,来,跟着我上车,去自首。自首了,你被拘捕,起诉,法院,我请的律师为你打官司,后来,你被判了!”
  张冬梅呼吸沉重起来:“我被判了!死了吗!”
  柳智慧说:“只是几年的有期徒刑,你放心,然后你被送进了监狱,前几天,你犯了一点小事,被关到了禁闭室这里来!在这里,就是禁闭室,你睁开眼睛!看!是禁闭室!”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真的有用吗!
  会不会张冬梅一睁开眼睛还是发现自己在山上树林里?

  张冬梅慢慢睁开眼睛,然后看着周围,然后说道:“是在禁闭室。”
  靠,成功了吗!
  张冬梅慢慢的看着柳智慧说道:“我,我是在禁闭室,我是在监狱!”
  柳智慧说道:“对。”

  张冬梅问道:“你不是老板娘?”
  柳智慧说:“我和你一样,是个女囚,但我懂一点心理学,我来给你催眠,把你从幻想中带出来。抱歉。”
  张冬梅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谢谢你!谢谢你小刘!谢谢你!我出去后,我会好好谢谢你。”
  柳智慧扶起了她:“不要谢我,你记住一点就行了。救你,是张帆,张队长救的,我不想让人知道我会这些,帮我保密可以吗?”
  张冬梅点着头:“我不会说的,我不会说出去的。可我还是要谢谢你,我让我老公给你带钱,带吃的!用的!”
  柳智慧说道:“好吧,但不要带太多,让他带给张队长,张队长会带给我的。”
  张冬梅说道:“谢,谢谢!”

  我松了一口气,彻底治好了,真是神奇,竟然拿能用摧眠法和张冬梅一同进入张冬梅这个精神病人的世界。然后把她带出来了。一切都正常了。
  这真是神奇。
  原本一个说话都不利索的人,居然让她给治得说话都利索了,精神病也都治好了,除了说厉害,还是说厉害。
  柳智慧出来后,我恭请她回去。
  我说道:“谢谢你,治好了她,等于又救了一条人命。”
  柳智慧说道:“我也不是神仙,不是每个人都能治得好。”
  我说:“可是你在这里,已经救了不知道多少人了,如果没有你,我想,撇开我工作不说,就是好多病人这辈子都毁了。替她们再次谢谢你。”

  柳智慧说道:“不必了。”
  我滴溜着眼珠问:“你说你这个催眠术,如果催眠一个人,想让她做啥,她都愿意做啥的,那,如果醒来后。例如,我是说例如,催眠了和我睡觉,那醒来后,她会不会告我?我可不可以说她自愿?”
  柳智慧停住脚步,看看我,然后说:“你想学催眠术,就用来干这个?”
  我说:“我是好奇嘛,就是利用催眠术,催眠让女人自己主动,那醒来后,我也不会告诉她我使用了催眠术,她告我,我说她勾引我的,那是不是**罪?”

  柳智慧对我说道:“我也不清楚,你可以试试。”
  我说:“我也是好奇嘛,如果,拿你来试试?”
  她问我道:“还觉得没教训够?”
  我急忙说:“够了够了。”
  送她回去后,我回来办公室,发呆,想着刚才的事,是不是说,如果我出去,和一个女性,例如我和林小玲发生那事了,但是事后,林小玲看到我和别的女生打得火热,就去告我强了她,然后罪名就成立了?
  这真是可怕,那么想来,这社会上有多少起这样的冤案啊。
  生活中有一个魔鬼定律,叫越想着什么,身边就越来什么。

  当我下班出去后,想着今晚八点半要和殷虹见面,漂亮的殷虹啊。
  我竟然有中心中小鹿乱撞的感觉啊。
  妈的,她不过是一个黑老大的御用女人,一个工具,我竟然会激动。
  总想着能和人家美女有点什么事,有种想着征服人家到房间里去的想法。
  太可耻了。
  到了青年旅社,我拿了手机,看了一下,有好几个未接电话,还有几条信息。
  我打开一看。
  是吴凯发来给我的,信息里面说,王达,涉嫌**,被拘捕了。
  我真是日了动物园了,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我二话不说,先给吴凯打了电话,问清楚他在哪,然后就去找了吴凯。

  在他们的办公室里,办公室已经换了一个更大的办公室,比之前那个办公室大,而且采光很好。
  吴凯焦急的告诉了我的事情经过。
  首先,那个告王达的女孩,是王达在酒吧搭讪来的,然后,搭讪了之后要了微信,两人就经常聊啊聊的,然后就经常约出来,就是吴凯也都开过他们的玩笑,叫她嫂子嫂子的,结果,昨晚他们去吃宵夜喝酒后,吴凯先回来,王达和那个女孩去开房了,然后不知怎么回事,女孩今天报警了,抓了王达,说是被王达**了。
  我郁闷的说道:“这个,这个,怎么办啊?”
  吴凯问我道:“你是狱警啊,你不知道吗?”

  我说:“只要说什么违背妇女意志,强行和妇女发生关系,都是**。这下麻烦大了。”
  吴凯问:“那如果不是强行的呢?”
  我问:“你在场吗?有第三人在场证明吗?怎么证明不是王达用强的?”
  吴凯哑口无言。
  我点了一支烟,郁闷的抽着,他也点了一支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