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223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枣妮,成立公司很麻烦么?”马小乐道,“我还不太懂怎么个操作法。”
  范枣妮见马小乐收不回心,也不再说那些,便将成立公司前前后后的门路全讲了一通。
  “好办好办!”马小乐听完,哈哈大笑起来,“枣妮,我敢保证,最多三天,公司就成立好!”
  “那你有能耐。”范枣妮道,“名字想好了?”
  “通乐建安工程有限公司!”马小乐道,“注册资金50万!”
  “那行,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回去就帮你联系,尽快给你弄个活儿!”
  ……
  两人边说边走,很快就到了住处。马小乐很是兴奋,开门进去后说出去买几瓶啤酒。范枣妮说多买几瓶,她也要喝。
  楼下就有小商店,马小乐很快就搬了一箱啤酒回去了。一进门,范枣妮已经上床了。“来吧,就搁床边喝!”范枣妮招呼着。

  “嘿嘿。”马小乐把啤酒放到窗前,扬着眉毛笑了,又到厨房找了两袋五香花生米,“枣妮,等会啤酒喝多了要撒尿可得兜着点呐,别弄到我床上去!”
  “找死啊你马小乐!”范枣妮抓起被子就要打,马小乐伸手抓住枕头,顺势倒在了床上,扑到范枣妮的上身,“妮子,干啥呢你!”
  范枣妮,这个尝过马小乐妙处的女人,其实早已经有些不能自矜了。
  啤酒,留着吧,至少现在是没嘴去喝它了。
  “嚄嚄!”当范枣妮极尽欢愉而又轻皱着眉头容纳了马小乐的时候,轻轻地伸出两手绕住马小乐,微微地挺了挺屁蛋儿,说了句话:“马小乐,现在回答你第二个问题,这就是为什么米婷舍不得你的原因了……”
  马小乐一听,啥也没说,只是“嘿嘿、嘿嘿”地笑了两声,埋头辛勤地劳作起来。
  早晨,新鲜的阳光透过窗帘缝儿,明晃晃地刺了进来,直打到床头,落在范枣妮的脸上。
  范枣妮醒了,掀了被子下床,跑到卫生间撒了泡尿,回来就大喊马小乐起床。
  马小乐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头脑还不怎么清醒,看着范枣妮问道:“枣妮,啥时来了?”

  “啥时?”范枣妮一愣,看着睡眼惺忪的马小乐,不由得呵呵一笑,“刚来!”
  “刚来?”马小乐揉了揉眼,“刚来怎么就脱了?”
  “脱了又怎么地!”范枣妮一掀被子又钻了进去……
  两小时后,范枣妮出了门,打了个电话给县委宣传部,说她人到县里来了,想回老家一趟,能不能安排个车子送送。那当然是没问题的了,也算是惯例吧。
  马小乐没起来,还赖在床上。攒了一夜的精力,又被范枣妮给装走了。

  “这妮子,果然刁蛮,一般人还真是拿不住她!”上午十一点光景,马小乐感叹着爬了起来,到卫生间冲了把澡,出门找岳进鸣去了。
  马小乐找岳进鸣,告诉他自己要干工程的事,顺便再要他帮忙跟工商局打个招呼,快点把公司注册的事给批了。
  岳进鸣当然是不会拒绝的,这也在马小乐的预料之中。马小乐对岳进鸣说中午无论如何也要请他吃饭,要不就是不给面子。岳进鸣想了想,说行吧,他带瓶酒鬼酒。
  马小乐没有岳进鸣的排场,所以没到榆宁大酒店,找了个小饭店,要了个小包间,倒也清净。
  “真的决定自己干了?”二两酒下肚,岳进鸣问了起来。
  “决定了!”马小乐夹了颗花生米丢进嘴里,使劲嚼起来。

  “准备啥时离开红旗化工厂?”
  “明天!”马小乐点着头,“就明天!实在受不了左家良那狗东西的嘴脸!昨天也跟你说了,还没怎么地,就打电话训斥我!”
  马小乐说着就来了气,掏出了手机拨打起来。
  “怎么,这就打电话骂回去?”岳进鸣笑了,“小兄弟,年轻气盛是个好事,但得看做什么事,在床上,气盛是个好事,但在事业和工作上,气盛就不见得是个好事!”
  “岳部长,这我懂,骂左家良?”马小乐冷笑了一声,“我不喜欢费口舌,要来就动点气力,耍嘴皮子抖微风,那是狗屎一坨!”

  “嘿!”岳进鸣一乐,“这没怎么地,倒反过来给我上课了啊!”
  “哪里哪里,岳部长瞧你说的。”马小乐嘿嘿一笑,“我在给朋友打电话呢,借点钱,办公司得要注册资金,拿过来用用好验资。”
  “哎呀,算了,费那事!”岳进鸣拦住马小乐,“挂了挂了!”
  “怎么,你有路子?”
  “那当然!”岳进鸣很爽快地答道,“这事到时我和工商说说,在找我那银行的行长朋友,一把手给你操办了!”
  “那感情是好!”马小乐一下站起来,端起酒杯自饮而尽,“自干一杯,以表敬意!”
  “唉,用得着么!”岳进鸣哈哈一笑,“小马,你看我现在都称呼你为小老弟,也就是说,也没把你当外人看,就是一心想把你扶持起来!当然,这里面也有私心,我退休以后,还指望你能给我撑撑腰呢!”
  “那是肯定的!”马小乐拍拍胸口,“岳部长这话不说,我心里也有数,只是一直没说出来而已,因为我觉得做人做事得看实际行动,不能老是表态!”
  “行,小马!”岳进鸣也站起来,提着酒瓶给马小乐斟了一杯,“来,一起喝一杯!下午我就去工商,再去银行,争取明天就把事情给办妥!”
  岳进鸣的表态,自然让马小乐高兴,不过高兴不糊涂,就是不能让岳进鸣喝多,要不下午办不成事。

  岳进鸣喝得少一点,马小乐自然就多一点,反正一瓶酒。
  出了饭店,马小乐就和岳进鸣分开了。
  马小乐还有点心事,上午范枣妮回村时,马小乐让她捎个信,让金柱下午就赶过来。马小乐知道,只要金柱收到信儿,不吃午饭就能赶过来。
  现在如果不出什么意外,估计金柱已经在住处等了。马小乐走路边,买了只烤鸭,给金柱作午饭,刚好昨晚买的啤酒还都在。
  马小乐提着烤鸭,红着个脸,晕乎乎地沿着路边走,中午为了让岳进鸣少喝点,自己喝得太猛,上头得厉害。酒多了脑袋也不好使,出租车那么多也不知道招手拦,马小乐就是迈着两条飘忽忽的腿,拎着烤鸭摇摇晃晃地走回了住处。
  “马大,怎么的了!”金柱正在楼下等呢,见马小乐一步三摇地走了过来,立马上去迎接,“喝高了啊!唉,当干部了,没个打下手怎么能行,看,喝酒都没人照顾!”

  “当,当个屁干部!”马小乐被金柱扶着,站定了,“金,金柱,给我点支烟!”
  金柱早就准备好了烟火,“啪”地点上了。马小乐吸了一口,推开金柱,把烤鸭往他手里一塞,“不用扶,这点酒算不了什么,就是喝得有点猛。”说完,抬腿上楼。金柱拎着烤鸭,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咽了口酸唧唧的口水,“娘的,城里就是好!在乡里,有钱也吃不到这货儿!”
  “城里好?”马小乐在前面听到了,回身对金柱道,“马上我带你到市里去混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