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8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冬梅说:“我不停的爬,不停的爬,想从山上离开,可是一座又一座山,一棵又一棵树,我怎么爬也爬不出去,我爬不出去这一座又一座的大山,好黑,好黑,都是树,我呼吸不过来,我只想早点离开这些大山,回家。都是树,都是树!”
  张冬梅老公一把抓住张冬梅的肩膀摇晃张冬梅:“冬梅你醒醒!你不要这样子!这里没有树!没有树!你要好起来,你要醒醒!”
  张冬梅被晃动了几下后,推她老公退后:“你走!快回去照顾我们的孩子,总有一天我能离开这里,这些该死的树,我恨死了!给我打火机,我全部都烧了!”
  妈的我还真怕她从哪儿弄个打火机,把监狱监区给烧了。

  张冬梅老公喊道:“千万不要啊!冬梅,这里是监狱,你烧了监狱,会被杀了的!”
  张冬梅说道:“我不要看到这些树,我要离开!我要离开!”
  张冬梅老公无论怎么说,怎么试图解释,都无法令张冬梅从噩梦中醒过来。
  张冬梅过了没多久,发疯了一样的打自己老公:“快走!天要黑了!你就走不了了!这里都是树,你回不去了!我们的孩子还要你照顾!快点走!”

  她疯狂的打着自己老公。
  张冬梅老公只能出来了,然后走到了外面,关上门,走到了我面前,扑通一声,跪在了我前面,哭着喊道:“求求你,救救我老婆!”
  然后给我磕头。
  他来的时候知道了我是张冬梅的心理医生。
  我急忙扶起了他:“我会尽力的,不用这样子,我会尽力的!”
  他又跪下去哭着说道:“医生,你一定救她,她已经那么可怜了,还有四年而已了!这辈子都那么苦了,不要让她给毁了啊!我两个孩子,不能没有妈妈啊!”
  说着他嚎啕大哭起来,完全想象不到一个中年男人趴在地上跪着哭着的那苍白无力的凄凉。
  我叹息,说道:“我知道她很可怜,我会尽力而为。”
  他说道:“我有钱,我还有几万块存款,我去拿来给你,给你。你要救她,救她啊!”

  我急忙扶起他说道:“我会救,但我不会要你的钱,即使不要你的钱,我也会努力救她的,你放心!”
  他站了起来后,擦了擦眼泪,回头看了看张冬梅,然后对我说道:“医生,我什么时候还能来看她?”
  我说:“你放心,如果有需要你帮助,我会及时联系你。还有就是,你回去等消息,我也不能说百分百救好她,但我会努力的。”
  他问道:“我能不能请那另外的医生看?哦,对不起,我不是不相信你,可是多一些医生,可能多一些那个,那个希望。”
  我说道:“我十分理解,十分明白你的心情,但是,这个是不可以的。抱歉。”

  他无奈的耷拉着头,停止了哭泣,说:“我,我们全家都谢谢你,谢谢。”
  他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让狱警送他离开了监狱,然后叫D监区的狱警把张冬梅调到了我们B监区,然后关进了禁闭室。
  我还真怕她继续爬电网,那可能会被电死,上次没被电死,没被射杀,已经够幸运的了。
  还有,我也怕她真的一把火烧了监狱。
  她已经疯了。
  我找了领导,经过我开的证明,关于张冬梅越狱的事,也就不追究责任了,因为她已经疯了,在疯了的时候越狱,不能说她是故意的了,领导同意就好,就没有了责任。
  不过,我要做的,是把她变成正常人,可是,怎么能那么容易?
  还是要找柳智慧。
  可我担心上次亲了她,她会对我有所怨恨。
  在放风场等来了柳智慧,我过去直接和她开门见山,告诉她我遇到的棘手问题,也说了女囚张冬梅的犯罪到入狱到越狱的经过,还有她发病的原因。
  柳智慧没说什么,也没怪罪什么,没有提到上次我亲她的事,没有丝毫怨恨的表情。
  我说完后,问:“怎么救救她?”
  柳智慧看看我,然后说:“我不知道怎么教你。”
  我问:“怎么做?是不是很难?”
  柳智慧说:“你懂催眠吗?”
  我说:“以前你和我说过。”
  柳智慧说:“我是让你去催眠她。”

  我奇怪的问:“催眠她?催眠她睡觉?”
  柳智慧说:“催眠术,把她从脑海的幻境中的大山,树林中,带出来,带回到现实世界。”
  我说:“像上次那个说自己遇到外星人的女囚那样?”
  柳智慧说:“那次不算催眠。”
  我说:“那你可以教我怎么做吗?”
  柳智慧说:“我说了,我不知道怎么教你。”
  我说:“那我只能带她来见你了。”
  柳智慧说道:“她现在在哪?”
  我说:“我把她安排到了我们监区,在禁闭室那里,如果你愿意,可以去禁闭室见她,不过那里可是臭烘烘的,很脏。”
  柳智慧说:“现在过去。”
  我高兴道:“好。”
  想过去的时候,突然徐男过来跟我们说,“上面狱政科和侦察科下来对张冬梅进行调查。”
  我奇怪的问:“调查什么?”
  徐男说:“她们怀疑张冬梅是越狱未遂,装疯卖傻。正在对她用刑。”
  我靠。
  我恼火道:“她明明疯了,这帮人要干什么!要弄死人吗?”
  徐男说:“张冬梅嘴里不停的喊要逃出去,都是树。”
  我说:“希望她不会喊其他,否则被认定为精神正常,越狱未遂装疯,她就麻烦大了。徐男,你再去看一下,有什么情况过来告诉我。她们走了也来告诉我。”
  徐男过去了。
  我问柳智慧:“这会不会对张冬梅的病情造成影响。”

  柳智慧说道:“当然会。”
  我说:“靠。”
  我点了一支烟,问柳智慧道:“我觉得,张冬梅已经完全的疯进了她的幻想世界里,估计做梦都是那些山,那片森林,我们还能怎么救她?催眠?催眠能让她走出那片森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