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220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时间还很早,和葛荣荣的媾交实在是速战速决的。马小乐在酒店大厅侯客区坐了一会,抽了支烟,突然想起来这样有些不妥,轻了,没有效果,重了,会给葛荣荣带来麻烦。
  “何必这么嚣扬。”马小乐站起身来朝外走,“自己图个畅快就得了,不能把事情做得没有余地回旋。”

  走出榆宁大酒店,马小乐陡然惆怅起来,说不出的失落,不管怎么说,他还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走下去会是什么样子。马小乐甚至后悔到县里来了,要是还留在沙墩乡,安稳地做个小乡官也挺好。
  “唉!”马小乐叹了口气,自语道:“只要天不灭我,自有我的大道!”
  灯火绚丽的夜街上,马小乐执着前行,目不斜视。
  回到住处,马小乐冲了个澡,翻上床睡了,很沉。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但马小乐还是觉得挺疲惫。起来喝了杯水,撒尿拉屎上床又倒头呼呼大睡起来。

  当马小乐被大作的手机铃声惊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
  “马小乐,在干嘛呢?”是范枣妮,声音极其兴奋。
  “睡觉呢。”马小乐打了个哈欠,“枣妮,怎么这么高兴,明天回村不,啥时来我这里?”
  “还啥时呢,就今晚!”范枣妮呵呵笑道,“今晚先到县里住一宿,明天一早回老家。”
  “哦,今天哪!”马小乐一下坐了起来,“那我准备准备,把房间收拾下,恭候范大记者的光临!”
  “谁说要住你那儿了?”范枣妮一副刁难的口气,“我啥时说过了?”

  “嘿嘿,枣妮,别折腾我了。”马小乐笑道,“来县里我得好好招待你啊,吃住行,一样都不少呢。”
  “我可不稀罕。”范枣妮道,“只要我跟县委宣传部打个电话,哪里还用得着你呢。”
  “那不就是看交情了么!”马小乐道,“再说了,你那是工作上的关系,而我们呢,是属于私人关系!”
  “嗯,那好吧,看在你还蛮有诚意的份上,就应允你了。”范枣妮笑道,“下了班我就坐班车回县里,你去车站接我!”
  “好咧!”马小乐说完,放下电话下了床就开始收拾房间,不收拾利落了,影响心情。

  花了半个多小时,马小乐看着房间点了点头,“行了,像点样了!”
  接下来的等待是焦人的,马小乐到楼下街对面的面馆吃了碗混沌,就等着去接范枣妮。
  不过范枣妮还没等到,却等来了一个电话。对马小乐来说,还挺闹心。
  电话是从厂里打来的,厂长左家良一副训斥的口气,“马厂长,今天忙什么了,怎么不见你人影?”
  “哦。”马小乐先应了一声,立刻说道,“昨天不是说了么,老家来人了,办点事,今天陪他们一整天。”
  “那可不行呐。”左家良道,“凡是都有个规矩,组织部出面,安排你来我们厂上班,我们当然乐意接收,可你得做出个样来嘛,像你如此爱来不来的,怎么能行,作为厂长,起码我得给大家有个交待吧,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这厂子还怎么搞?”
  “左厂长,本来要向你请假的,刚好赶上事了,一搁手忘了。”马小乐边回答边暗骂起来:好你个左家良,真是立竿见影呐,吉远华昨晚跟你交待了一下,今天就拿我开刀,而且连组织部的面子都打了。
  “搁手忘了?”左家良很轻蔑的说道,“就这么随意地说搁手忘了,纪律观念哪儿去了?我们无论做什么事,都得有个规矩、有个纪律,要不还不成一盘散沙了?再说,你这样散漫又不是第一次了。”
  马小乐很气恼,但他觉得目前还不能和左家良较劲,一句话不说。
  “唉!”左家良叹了口气,“今天的事就当是初犯,下不为例!”

  左家良说完生硬地挂了电话,“啪”的一声,震得马小乐耳膜直响,本来亢奋的心情陡然消沉下来,还带着一股怨气。
  “不行,得把这事跟岳进鸣说说。”马小乐气不过,打电话给岳进鸣。
  岳进鸣听了马小乐叙述,也是长叹一声,“看来左家良是镳上吉远华了,他知道哦啊吉远华和宋光明是一个炕上的。”岳进鸣道,“都不把我这个组织部长放眼里了。”
  “岳部长,你说左家良这畜生,要是我不在厂里干,能不能揍他个哭爹喊娘的?”马小乐实在是憋闷,吉远华的气还没受完呢,左家良又冒出来了,怎么能再忍得住?
  “不在厂里干?”岳进鸣惊问道,“你想干什么?”
  “我只是说说。”

  “哦。”岳进鸣沉思了一下,“你不在厂里干当然可以了,别说左家良他一个厂长,就是十个厂长也没关系。”
  “县委大院管不着吧?”马小乐问。
  “县委大院管个屁!”岳进鸣道,“不过你可别弄狠了,弄狠了公『安』局会插手的,就随便扇他几个耳光解解气算了。”
  “嗯,我也就是骂骂他,抽抽耳光。”马小乐道,“我知道不能太出格,要不这停薪留职就留不了职了。”
  “呵呵,知道就成。”岳进鸣道,“不过我得提醒你,左家良那家伙也不是个善茬,在县里,他关系网也结得不错,头皮硬得很,而且会使心计,表面上一套,背地里一套,你可得小心着呐。”
  “嗯,我也就是随便说说。”马小乐道,“没有好去处,我还得在厂里窝着,怎么不能呆个一年半载的,到时岳部长你再把我弄回去不就得了。”
  “那是当然!”岳进鸣道,“如果不出什么意外,我想那是肯定的,因为周书记和郑县长对你印象都不错,到时你回来,他们是不会反对的,一切都会顺理成章。”
  “嗯,那就好!”马小乐算是再次从岳进鸣那里得到了点安慰,振作了精神,准备去接范枣妮。

  范枣妮带着风风火火地气息来了,一驱马小乐的阴郁。
  “马小乐!”范枣妮大声喊着,从班车上跳了下来。马小乐堆着笑脸迎了上去,“枣妮,可等死我了!”
  “谁信呐!”范枣妮道,“反正我知道你嘴里真话不多。”
  “怎么能这么说啮!”马小乐很委屈的样子,“跟谁说假话,还能跟你说假话么!我这一切事情还都仰仗你来办呢,枣妮,你说要给我指条路子,是啥啊?”
  “着什么急。”范枣妮笑道,“我肚子还饿的慌呢,先吃点东西去。”
  “行啊,想吃啥,尽管说。”马小乐拍拍胸口,“别跟我客气!”
  “不跟你客气,跟你客气啥!”范枣妮把挎包朝马小乐怀里一送,“帮我拿包,先到你的住处,我得洗个澡。”
  “行,随你怎么安排,只要开口告诉我就成!”马小乐边说边招手叫了辆出租车,带着范枣妮离开车站。
  到了住处,范枣妮一点也不生分,自个进了卫生间洗澡去了。马小乐呆在外面,一时还不知该怎么办,看样子范枣妮似乎并没有那个意思。

  马小乐决定等,不能贸然进去。
  二十分钟后,范枣妮出来了,懒洋洋的,直接进了马小乐的卧室,把自己摔在床上,“哎呀,可累死了,今天忙了一整天。”
  马小乐靠了上去,趴在范枣妮旁边,“妮子,我帮你解解乏吧。”
  “怎么个解法?”
  “给你加点油!”马小乐眨着眼睛,坏笑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