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8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手机滴滴响了震动,烈马给了我发信息:她朋友等到了一个朋友,现在要上去了!

  靠,看来时间不够了,只能先走了。
  我对谢丹阳说:“先不说了我有点急事!”
  然后我挂了电话。
  我走到了殷虹身旁,我对殷虹说道:“明天我七点钟会准时在这里,如果你想做我朋友,你可以来这个地方。”
  说完,我就转身走了,我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
  走了之后,往楼梯下去时,看到她朋友带着一个人刚好上了电梯来。
  到了楼下,烈马问我道:“怎么样了?”
  我说:“唉,见第一次面,总不能谈那些什么事吧,只是聊了聊,也没有深入了解对方。就是随便聊了。”
  本来之前来的时候,是想着和她讲这些,但后来想着,她肯定有戒心,到成了我要泡她了。

  不过,男人想和女人交朋友,哪有那么简单,男人除非那些娘炮,和女人讨论得来用哪个化妆品好用的,才能和她们成好朋友,那样她真的当男人是闺蜜了,不可能当男人是男人了。
  男人只要靠近女人,她都会认为你要追求她,就是这样子的,那就让她认为我追求她吧,不过追求也要有策略啊,一步一步来,从朋友做起,那样子,没压力,轻松交往。
  如果她明天不来,我只能再想其他办法。
  我对烈马说道:“我约了她明天七点钟在这里见面,不知道她会不会来。你明天有事吗?”

  烈马说:“五点之后没事。到了八点,要去公司干活。”
  我说:“那你明天五点之后,继续去等她,帮我跟踪她。”
  我拿出一千块钱给他:“谢谢。这是你今天功劳的酬劳。”
  烈马说:“不要不要,你前几天刚给我。现在又给啊。”
  我塞进他手中:“拿着,辛苦了。那我先回去了,明天信息我。”
  烈马说:“好。”
  烈马走了,我也打的走了,我拿起手机给谢丹阳打了电话,她没接电话,看来是生气了,不理她,女人越哄越烦。
  回去看了一会儿电视,一个人在吃夜宵的时候,王达打电话给我,叫我过去喝酒。
  我感觉挺累,还说什么介绍女孩子给我,我就不去了,吃饱了回去睡觉。

  第二天,又是无聊的上班了半天,但是,下午就有事了。
  先是听到了一个好消息,任琳,那个因为阻止杀母亲和弟弟而捅死了外遇父亲的女囚,经过不懈的努力,改判了,还是一个防卫过当罪,但事出有因,判了三年而已。
  然后我让徐男来了,给了徐男一些钱,让她去找看管许思念老妈的那些狱警管教,疏通疏通关系,让她们多多照顾许思念老妈。
  接着,送来了一个越狱的D监区的女囚。

  一个极品的女囚,只是凭借几个塑料袋,就差点成功越狱的女囚。
  这真是一个传奇的女囚,她成功的从劳动区域,偷偷的趁着管教不注意,从厕所爬上了劳动车间的顶棚。躲过了搜查之后,晚上她从劳动车间外墙,那高达四层楼高度光滑的垂直外墙上爬下来,而她怎么爬下来,她不说。
  可是看那监控,她如同一只壁虎,或是说像攀岩者,就是从墙上那里爬下来,她的手脚好像粘着了墙壁。
  攀岩者是因为有可以蹬到的落脚点和手能抓住的地方,可是,外面光溜溜的,她到底用的什么工具,搞不懂,而且外墙没有任何的坑洞。
  然后爬下来了之后,她就从高墙角落爬上去,高墙那里有点坑洞,她就从那里爬上去,然后用塑料袋套住手脚,从高墙上电网爬上去,之后,好在被哨岗上的执勤人员发现,然后执勤人员通知了领导,领导找人包围住,用长木棍把她捅下来,而那时,她已经翻到了外墙,就差两分钟,她就能成功越狱了。

  可是,当审讯她的时候,她只是念叨着谁都听不懂的话语,开始,都以为她装疯,后来,确定她并没有装疯,而是真的疯了。
  然后只能送来了我这里。
  一个能用塑料袋就能越狱的人才,就长这样,矮小个子,然后,手掌和脚都很大,手臂很长,她的身材,和长相,我想,如果我用猩猩来形容,是太侮辱人了,原谅我,她实在给人第一印象就是这样的。
  个子瘦小,皮肤黝黑,憔悴,沉默。
  她叫张冬梅,她蜷缩着身子,眉目低垂。
  按法院判决书的认定,十二年前,在xx市华谊饭店打工的张冬梅,因隔壁宿舍的厨师陈振不法侵害同室室友好友梁芳,张冬梅激愤之下刀杀陈振,后与梁芳踏上逃亡之路。
  九年前,张冬梅投案自首,当年,张冬梅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张冬梅并不清楚法院判决所称的”不法侵害”,她一直坚称当晚好友梁芳是被**。
  十二年前,张冬梅和同村好友梁芳到xx市华谊饭店打工。
  俩人在饭店的职务,梁芳因为相貌身材好,成了前台,张冬梅是清洁工。
  住在饭店为员工租住的集体宿舍里,她们住在三楼,十几平方米的屋里摆着两张床,而同事厨师陈振在隔壁宿舍。

  梁芳告诉张冬梅说,有几次,陈振趁张冬梅不在,因为宿舍是不隔开相通的,陈振过来跟梁芳开玩笑:“你长得好好看”,“我有点想你,让我摸摸你。”
  有一次,陈振动手摸梁芳的胸,梁芳把陈振推开跑出去,她和张冬梅说了后,张冬梅就想着和梁芳搬出去租房子。
  两天后,两人还没找到房子,那晚张冬梅上班,梁芳在床上睡觉。
  黑暗中,一个裸体的男子挤到床上,在她身上乱蹭。梁芳发现是陈振后,拼命反抗,用手推陈振。陈振把梁芳的衣服撕开,一只手扼住梁芳的喉咙,身子压在梁芳身上。
  按梁芳的讲述,陈振对她实施了**行为。她当时拼命反抗,并大喊“救命,救命”。而在xx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中,并没有采信梁芳所称的**行为,对陈振的行为定性为“性侵犯”,后来,xx中院在对此判决做的情况说明称,仅能认定陈振对梁芳实施不法侵害,认定陈振**梁芳的证据不足。

  因为案发三年后,梁芳才指证陈振**,但陈振已经死亡,现场没有目击证人,也没有相关物证如被害人的精斑予以证实。
  住在四楼的饭店员工董某、史某等人曾作为证人向法庭作证。但几名证人并没有作证听到梁芳喊“救命”的声音。他们陈述的事实是,从梁芳被xx后,张冬梅和陈振开始打斗后,才听到了三楼的喊声。但梁芳喊救命的声音,张冬梅听到了。据张冬梅自首后在警方的供述,当天零时左右,她返回宿舍,在屋子外面听到梁芳喊“救命、救命、不要、不要”,她冲进屋子,看到梁芳仰躺在床上,陈振压在梁芳的身上,梁芳还在反抗。陈振看到张冬梅进屋后,就从床上下来。

  日期:2015-10-30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