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的等待----我们迎来了幸福[GL]》
第377节

作者: 琴间的律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4-01-05 14:10:44
  小番
  ======================================
  某人练琴练了两个半小时,刚开始那情绪不是一般滴高昂,听得我热血沸腾,特爱听她拉技巧难度高的快节奏,有时会花痴的激动跑去书房门口偷偷看她一眼。我坐在阳台捧着电脑回复你们,听着我家的演绎,心里会觉得很幸福,不用掏钱去音乐厅就可以听到艺术家的表演,多好啊!
  正听得起劲时,她突然拉起了[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我傻傻的笑出声来,这娃练累了或练闷了就会这样,接着快速的拉着[葫芦娃],越来越快,我笑抽了,捧着肚子在阳台毫无矜持的笑,这时住隔壁的馒头走出阳台喊着:“晒太阳也能晒出神经病呐!给我收敛点……。”,我朝她做着鬼脸,回她一句:“你听见我家拉的曲子没?超赞!”

  “葫芦娃?哈哈!笑死我了,改编得真牛,服死她了。”曼文伸着头仔细的听着,听了一会儿才知道这是什么曲子,也笑抽了。
  这时琴声停止,听见李小宝用琴拉着我的名字,小提琴这乐器真不是一般的牛,可以模仿人的语调。
  “诶!叫着你呢!”曼文捧着杯子,喝了一口水后叫着我。
  “你怎么知道?”我特惊讶的看着她问。
  “切!这调调我都听了十年有余了,别以为你俩的暗号我不知道,小样儿!”曼文特拽的回了一句后,甩头走回了客厅,我O着嘴楞了一下,心想她还有什么是知道的又不告诉我的?

  快步走去书房,站在门口一脸笑嘻嘻的看着她。
  我: “今天才练了这么短时间就闷了?”
  宝:“我们一起配合演奏一首爵士版的葫芦娃?怎样?”她没回答我的问题,眼睛特闪的看着我。
  我:“呃……。你刚才是否拉得有点走火入魔了?看你那兴奋劲。”
  宝:“快点嘛,我突然的灵感,别一会儿就没了。”

  我:“好嘞!等着……。”
  迅速走去打开钢琴盖,想了想前奏,弹了起来……。
  宝:“哈!就这感觉,不过速度不够快,再快点。”
  她架起了琴,很快配合着我,听着这调调的旋律我一边弹一边忍不住在咯咯的抽笑,她拉了一会儿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俩越来越快,在比赛着谁坚持到最后。
  “哈哈哈!”
  滑稽的伴奏和她滑音式的拉奏真的很搞笑,俩人笑喷了,真好玩!

  =======================================
  好吧,忍不住来了段即时番外,别嫌弃!
  日期:2014-01-06 22:24:15
  番外 滕儿婚礼(中)
  ========================================================================
  去到滕儿家快十点了,可她家热闹得很,到她家门口的时候,叔叔阿姨还有弟弟他们出来迎接,身边还站着一位我们没见过的美女,笑得特别甜,只见弟弟害羞腼腆的和我们介绍这是她的女朋友,大伙儿开心的和她打招呼。
  “诶!你说我漂亮点还是小弟的女友漂亮点?”进门的时候,我和曼文走在最后,她拉着我的胳膊小声问。
  “啊?这你也比啊?我真服了你了。”我特鄙视的白她一眼。

  “嘿!比美是女人的天性嘛!”她臭美道。
  “我可没你那么自恋哈,没啥可比性的,人家年轻就比你胜一筹了,你老人家还是别把自己当小姑娘了。”我毫不客气的嘲笑着她。
  “你你你!你给姐说句好听的话会死啊?真白疼你了,以后别想让我给你做吃的。”曼文可气的拉着我的耳朵,咬牙切齿的说着我。
  “别别别,疼啊姐!其实你还很年轻,皮肤嫩得豆腐似的,美得我不敢多看你一眼………………”我赶紧讨好。
  “你俩在干嘛?”yen转身看着我们,我快步上前走去搂着她的腰。
  “亲亲,我又被文文欺负了。”装得特可怜的撒娇看着她。
  “她说我是老女人,这直戳命门的话能不拉她耳朵吗?”馒头也跟着上前打我小报告。
  “呵呵,你啊!”yen拿我没辙的捏着我的脸,一脸无奈而又温柔的笑。
  进到客厅,坐着很多亲戚朋友,我们礼貌打招呼后上楼去找小滕,她听见我们的声音就从房间跑了出来。

  “你们可来啦?等到我花儿都谢了。”这妞大冬天的鞋子也不穿,一脸的兴奋。
  “我说你快嫁人了,咋还穿hellokitty的睡衣啊?”曼文嫌弃的看着她。
  “就是,幼稚死了,明晚记得穿性感点的,别丢人。”我们也跟着嫌弃。
  “切!他就喜欢我可爱,喜欢我萌。”小滕嘚瑟的把头抬得老高,我们做鸡皮疙瘩状。
  进房里面还坐着小滕读高中的同学,热情的和我们打招呼,她们四位明天也和我们一起做姐妹,这时一屋子的女人热闹起来,话题都围绕着新娘新郎转。
  “死鬼,来!送你的,就知道你没有,明晚可派上用场了。”曼文从大包里拿出一个包装好的袋子,我们期待小滕快点打开来看看。
  “哇塞!”全体惊呼,是一条特别性感的玫红色睡裙。
  “这……。这大冷天的要我穿这个?”小滕红着脸说。
  “你懂什么?明晚穿上保准你那位看得直流鼻血,热血沸腾,到时可别感谢我。”曼文拿着睡裙在小滕身上比试着,还一脸的得意,我们都笑乐了。
  “这是我们送你的大红被子,还有一些首饰。”斯洁把礼物都递到滕儿面前。
  “哈哈!今晚最开心的就是这个时候了,你们真好!”小滕不客气的一一翻开礼物看着。
  “还有我们的红包,都放一起了。”DK也拿出了一个大红利是。
  “好……。好厚啊!里面不会是装着都是十块的吧?”这妞摸着红包,先是开心,后是鬼精的想起来问。
  “打开不就知道了?”天希一脸奸笑。

  “你们干嘛啊这是?这红包也太厚了吧?意思意思就行,我刚才是开玩笑的。”小滕打开红包封口看了一眼吓了一跳,严肃的说着我们。
  “我们可忘不了读书时的打赌,还以为你最早嫁呢,愿赌服输哈!”斯洁拍着小滕的肩膀说着。
  “诶!我说二姐,你是不是为了打赌的事才迟迟不愿嫁的?好让我们都输了?”我坏笑的看着她,她们都笑着说肯定是这样的。
  “哈哈!我真心没想那样,这要怪老三啊,是她先破赌的。”滕儿揽着天希的脖子后吧唧了一口她的脸蛋。

  “我……。我那是在适合的年龄做适合的事,谁知道你们个个都快成老姑娘了才结婚。”天希嘴巴快的说着。
  “谁老姑娘了?啊!”曼文听了最受刺激,上前就抓着她摇晃。
  “皮痒了,好好教训教训她,上!”斯洁发命令,全体抓着她往床上扑。
  “啊!我错了,可以忽略我最后一句话不?”天希全身乱动嚷嚷着。
  “晚了!”我们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欺负她,哪能放过啊,哈哈!
  日期:2014-01-06 22:27:07
  闹腾了很晚才被滕儿妈妈撵去睡觉,因为还有不够6小时的睡眠她就要起来上妆了,天希要帮她做新娘头,两间客房给了我们休息。
  “我说你俩晚上别干坏事哈。”斯洁、曼文和我俩一个房间,刚躺下还没熄灯,就被提醒了。
  “讨厌!我说你俩净想些想什么歪歪啊?快点睡觉!”yen坐了起来,哭笑不得的说着他俩后熄灯。

  “今晚好冷啊!”我侧身面对着她,身子缩着。
  “来!抱抱!”yen像平常那样亲昵的和我说着话,接着伸出胳膊把我抱着。
  “小洁洁……。今晚好冷哦……。”曼文嗲声嗲气的和斯洁说着。
  “来……。抱抱……。么么……。”斯结配合着她,我俩小声的对话却被她俩听见了,学着我们。
  “哈哈哈哈!”接着这俩女人爽朗的大笑起来。
  “快给我睡觉!”我随手拿起一个抱枕扔了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