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1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余悦道:“初步定下/”金凯歌道:“我认为,钟涛不一定会把这个问题拿出来研究的,他宁可拖下去,而不愿意推动这项工作。”余悦道:“高成汉书记可是说,下次要亲自听钟涛的汇报,如果他不拿出东西来,到时候怎么交待!”梁健道:“他唯一的做法,可能就是不好好研究此事,含糊其词,或者仅仅搞一些表面文章应付过去。”金凯歌道:“如果真要把镇上的权力运行规范起来,还是要下真工夫。”

  余悦道:“金镇长说的没错,如果真要把这件事往纵深里推,那就要把镇上所有可能存在权力交叉、权力滥用的风险点都排摸出来,使这些权力尽可能在阳光下运行,摊在桌面上商议,放在开放环境下来运作。”
  梁健道:“这件事既然提出记对这件事情也很重视,我看不能含糊过去。”
  金凯歌听到他俩人都想认认真真去做事,看到这事至少不会不了了之,心里高兴,放出话来:“具体方案麻烦你们两位,但后勤保障我全包了,不管你们要喝什么、吃什么、用什么,甚至宾馆房间也没关系。哈哈。”
  金镇长是豪放,可梁健和余悦听到他说到“宾馆房间”,两人就不由想到曾经雨夜在湖滨宾馆开房的经历,两人心里都是一番滋味,不由互相瞧了一眼。
  梁健避开了目光,赶紧道:“金镇长,我们本身就是在搞规范权力运行的,不能公权私用,你的钱我们也不能滥用。”金凯歌道:“任何改革都要付出代价、付出成本的,如果规范权力运行,就你们吃点用点这么点成本,那就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了。”

  余悦笑道:“金镇长还是一个很实事求是的人,那么我们就先行谢过了。”梁健朝余悦瞧了眼,实在有些不太明白余悦话中是否还有什么隐含的意味。想到那天晚上,两人相拥而眠,说实话也不是不想重温。
  规范权力阳光运行说起来只是一句话,可真要做起来,真要用心梳理,里面盘根错节、罗交错,简直令人眼花缭乱,在这个小小的镇上,权力实质上在每项工作中都渗透到无微不至。
  比如说,转一个党组织关系,没个熟人,在镇上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到了镇上,得问人家,这个组织关系在哪里转?人家不一定告诉你。即使告诉了你,你找到了办公室,那个办事员还不一定在。如果不在,你就得等,人家也不来理你,这天那人说不定不来了,那就得明天。如果你有熟人,即使办理人员不在,也可以一个电话,由人代办了。举手投足之间,都是权力的门道。
  再比如,有人计划生育违法,就得罚款,美其名曰“征收社会抚养费”。而到底征收多少,却有很大弹性,按照农村户口征收还是城市户口征收,标准相差很大;同一征收标准当中,也不是一个死杠杠,其中有个区间,在五万和十万之间,计生办主任、分管领导都有话语权,一句话可能就是几万块钱。
  这些隐权力以往都是不公开的,如今要搞规范权力运行,那就要把这些权力都拿出来,放到阳光下晒,放到大家都看得到的地方。当然这些都是小权力,关键还是那些工程项目之类的大权力,一个工程,几千万算是小的。这种工程之间的工程款结算,一个领导一句话就是几百万的来去。梁健重点就把目光放在这些上面。
  这些问题思考起来,梁健就感到脑袋装满了东西,搅不过来。
  幸好,组织已经明确了他纪委书记的职务,手下有几个兵,他将他们齐集在了一起,让他们到各条线搜集各类资料,把凡事工作中可能存在不规范操作的情况,统计汇总成一览表。这些乡镇干部哪里搞过这种事情,大部分都叫起屈来,并不很热衷。
  梁健就软硬兼施。
  一方面讲清任务:这是这段时间的重点工作,市纪委、区委和镇党委都高度重视,不能不做,必须做好;另一方面关心关爱:这段时间辛苦一些,领导看在眼里,同时伙食进行了改善,大家要加班的晚上安排香烟和夜宵。
  物质世俗的力量,还是无往而不胜的,大家看到领导给予了足够的关心,积极性都调动了起来。加个班,一包烟,男同志正好要抽,女同志可以拿回家给老公,大家都没意见。
  这天差不多到了汇总阶段,下属把材料都交给了梁健。梁健没有把他们留下来加班,一方面看到这些天他们都一直忙到现在,让下属也要喘一口气;另一方面,区里有领导下来,镇里安排余悦、梁健和其他几个镇干部陪同,要到市区吃晚饭。晚饭安排在皇家酒店。出于好客,晚饭一般都是饮酒的。

  梁健有任务在身,想不喝,结果没有得到允许,特别是区里的领导跟余悦认识,对余悦说。“这里是你余书记领导梁书记,还是梁书记你领导余书记?”梁健道:“当然是余书记领导我了。”区里的领导道:“那你就听余书记的。余书记,我们难道到十面镇来,梁书记竟然不陪我们喝点,看来是看不起我们啊,你说怎么办吧。”
  大家都知道,这些都是让梁健喝酒的借口,看不起看得起都当不得真。但如果梁健继续坚持不喝酒,也不排除有些人心里就真有想法了。这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余悦又朝梁健看过来,虽然没有特别强制的意思,但梁健知道这事让她为难了。梁健道:“那好吧,陪同区里领导也是我们的工作任务,我喝。”
  梁健开始的不喝,反而酿成了喝开之后区里和镇里酒桌上的腥风血雨。出酒店时,基本上所有人都已经是东倒西歪。梁健把区里领导送走,感觉有些晕乎,就在大厅里坐了下来。
  余悦看梁健坐在大厅里,又是一副喝高的样子,怕影响不好,就对梁健道:“要不我去要个房间,你去休息一下?”梁健看在这里也不是事,就点了点头。房间开好了,余悦和梁健坐上电梯,到了十一楼的房间。
  房间的门碰上之后,将城市喧嚣声都关在了外面。梁健一进入房间,顿时仿佛清醒了起来。他想起了那次在湖滨宾馆的事情,时隔才数月,却仿佛过了很久。

  余悦到了房间里就忙开了。她让梁健躺在床上,就去烧开水,又去洗了一块毛巾来,敷在了梁健额头上。梁健酒量本就不差,先前可能喝得太快太猛,有些上头,在大厅里一休息,又进了房间想到以前与余悦的甜蜜夜晚,此刻差不多已经完全清醒。
  他装作还是半醉半醒的样子,任由余悦服侍自己。余悦原本身穿着紧身套裙,此时已经将外衣脱去,里面的白色衬衣裹紧了她身子,特别是心形的领子一颗钮扣松开了,从雪白的脖到隆起的胸部,在她俯身给梁健敷毛巾时,让梁健一览无余。
  梁健顿时心下就痒得厉害,荷尔蒙疯狂分泌。梁健想,都说喝酒乱性,这话一点都不假。要在平时,梁健肯定会考虑多多,有很多的顾虑,可此刻他觉得自己的克制力已经降到最低值。/
  梁健又不好意思饿狼扑羊般直接,然而自己又熬得难受,于是他脑筋一转,生出了狡猾的念头。他装作难受,快要呕吐的样子,在床边作势起来。
  余悦发现他要吐,赶紧过来:“你怎么了?”梁健道:“难受”。余悦坐在了床沿,替他拍打后背。梁健就顺杆子往上爬,身子一抬又放下,脑袋和上半身已经枕在了余悦的大腿上。
  余悦的腿修长又富有弹性,靠在她的双腿上着实舒服,从余悦的身上,又传来淡淡的清香,让梁健受用不尽。余悦道:“好点了吗?”梁健点了点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