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7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小玲说:“你心胸狭窄。”
  我说:“随你说吧。”
  她说:“你一直记仇,记我的仇。我不过说你没骨头,你就一直记着。”
  我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她把手机给了身边的人,听到了安百井的声音:“贱人。”
  我说道:“你才是贱人。”

  他说:“哈哈,你是,我不是。”
  我说:“你是贱人,你不知道你是贱人,你知道你是贱人,但你不承认你是贱人,你骂我贱人,其实你才是贱人。”
  安百井说道:“我靠,你现在骂人都一套一套的了。我问你,现在有空吗?”
  我问:“你们在一起?”
  他说:“对,在清吧,喝酒,少了你。”
  我看了看时间,十二点了。
  我说:“这都十二点了。”

  安百井说:“对,夜生活刚开始。”
  我说:“算了我不想去了,好困。”
  安百井说:“随便你了。妈的以后我们干什么,都不要叫你!”
  他挂了电话。
  靠,生气了?

  要不要这样子。
  懒得理他,倒头,玩了玩手机,玩了微信,为什么漂流瓶出来的不是要红包就是加我给你看什么什么照片哟,要不然就是八百包夜的?
  渐渐的,睡着了。
  然后,做了一个梦,梦见和许思念缱绻缠绵,她到了我这里的床上,我们裸着抱在了一起,然后做了,然后,在我到达的时候,我一下子惊醒了。
  醒来的时候,自己是一丝不挂的在被窝里。
  我画了地图。
  靠。
  我赶紧爬起来,去洗澡。
  梦是美好的,但是这样子是不好的。
  尤其这里不是我的宿舍,不是我的狗窝。
  郁闷的回到了房间,手机响着。
  我看,是安百井的,这都一点半了,搞什么啊?
  我接了电话,说:“我说了我不去啊!”
  安百井说道:“靠你不来也不行了,你家小玲喝醉了,在外面发疯!”
  我说:“喝醉了?”
  安百井说:“喝醉了在淋雨,在马路上走着,车子来来往往的,等下我怕撞了她了!”
  我急忙说道:“她到底怎么回事?”
  安百井说:“不知道,喝了一杯鸡尾酒,挺烈的,一口喝完就醉了。不知道她喊着什么,跑去了马路上,好多车!我拉都拉不回来,我和慧彬拉回来,她挣脱开又跑进去。说你来了她才回来!”
  我听到好像真有林小玲的叫声。
  安百井喊道:“我先去拉她回来,在马路上,太危险了!慧彬拉不回来了!我们在江南大道东电信大楼门口!”
  他挂了电话。
  听起来,好像是真的。
  我急忙穿了衣服,然后飞奔出去了。
  到楼下打了一部的士,往电信大楼而去。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林小玲,搞什么鬼啊?
  彩姐问我道:“你看过历史吧,我自己幸运的看过不少历史的书。靠武力夺得天下,靠暴力治国,对治下的人民使用严苛的酷刑,秦朝坚持了多久?元朝呢?汉人那么多家才能拥有一把菜刀,也是对人民使用严苛的刑罚治国,又坚持了多久?康雪他们这么扩张,会把人逼的造反。”
  我说:“说是这么说,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了。在他们没完蛋之前,你还是保护好自己。”
  彩姐告诉我说,她秘密的联络其他的集团,要一起联合起来干掉康雪集团,但进展不顺利,很多头目都害怕康雪集团的暴力。

  我除了让彩姐小心,也没有其他办法帮她了。
  我问道:“那你想过除掉她么?”
  彩姐说:“有用吗?她没了,还有霸王龙,还有其他人,没那么简单。”
  我说:“这倒也是。”

  例如我在监狱里,除掉了一个又一个康雪的人,就算有一天除掉康雪,但她们那个集团还在那里,有利益就有斗争,她们就能为了利益结成一团,继续推举新的领导和我们一起对抗。
  唯一的办法就是端掉她们,全部的,才可以。
  可是说到完全干掉她们这个利益团体,哪有那么简单,她们的根已经扎到了连贺兰婷都撼动不了的深度了。
  彩姐问道:“中秋不放假吗?”
  我说:“你呢?不和家人过节吗?”
  彩姐笑笑:“哪有空。”

  我说:“我也要加班。”
  彩姐说:“还是和家人多聚一聚。”
  我问道:“你干嘛总是一副大姐姐的模样来说我呢现在?”
  彩姐说:“一直都是大姐姐。”
  我说:“你心里是这么想的吗?”
  彩姐问:“怎么想的?”

  我说:“你心里一直想要把我当弟弟?你一直都把我当一个弟弟看?”
  彩姐说:“我的年纪当你阿姨都行,又岂止是弟弟?”
  我有些不高兴的说:“那之前你说的什么,都是假的?”
  彩姐抿抿嘴,说:“你要明白,我们是没有未来,我比你大很多,别傻。”
  我说:“我知道。可你难道对我没有动过心?”
  彩姐说:“那又如何呢?你不是也很尊敬我,潜意识就把我当姐姐看么?”
  她说的的确如此,我心里就是这么认为的。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是你弟弟?”

  彩姐说:“希望以后一直是。”
  我说:“名分是弟弟?感情是情侣?”
  彩姐说道:“我也不知道。”
  她长叹气,说道:“我自己也不知道在扮演着什么样的**,陷入了这漩涡里,我怎么会和你陷入这漩涡里。我想起来自己都好笑。”
  我说:“我觉得一点也不好笑。”
  她的手机又响了,她总是那么忙。

  还是那样,她说马上过去。
  然后挎起了包,说:“我该走了。”
  我也站了起来,把酒杯的酒喝完了,然后说:“那就走吧。”
  彩姐看着我,问道:“能不能抱我一下?”

  她看着我,温情脉脉。
  我走过去,轻轻抱住她。
  也许我们以后就只能这样了?
  在隔一段时间的黄昏,想起来了对方,然后给对方一个电话,互相出来吃饭,拥抱,接着分散在人海?
  彩姐开车走了。
  我站在原地,等着她的几个手下开车来接我。
  二十分钟后,一辆商务车停在我面前。
  我上去后,几位黑衣帮的平头跟我打招呼:“你好,我们是彩姐叫来的。”
  我说:“你们好。你们,都吃过饭了吧?”
  “吃了。”
  我拿出几包烟,给了他们。
  他们接过去说谢谢。
  我有一搭没一搭和他们聊着,他们叫我不要那么客气,有什么直接吩咐就行了。

  我告诉他们,有两个人最近老是跟踪我,我想**他们,问清楚他们是谁派来的,想对我做什么,但我一个人,没有那么厉害的本事,所以希望他们能帮帮我们。
  他们问那些人什么来头。
  我说其实我也不知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