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0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胡小英沉默了一会道:“你看镇纪委书记这个职务,他能胜任吗?”余悦想了想,梁健的为人她是清楚的,便道:“我想能够胜任。”胡小英点了点头说:“哦。”这次关于梁健的谈话,到此算是结束了。
  胡小英等人到了包厢之后,余悦就叫来了服务员沏茶,自己与店老板去商量菜和酒。胡小英特意交代了酱鸭、瘦肉饼、镜湖醋鱼等特色菜,其他就由余悦去安排了。酒的话毫无疑问,是红酒。
  嘉良饭店虽小,东西倒都是货真价实,他们的红酒也是专门从法国进口,卖的价也不低,但作为常客,店老板也拗不过余悦的面子,以成本价卖给她。余悦道:“这就谢谢了。”

  二十分钟后,市长宏叙走进了嘉良饭店,他没有带秘书,司机就和胡小英的司机单独弄了一个小包厢吃饭。
  余悦赶紧替宏叙市长倒茶,胡小英让宏叙上座。宏叙心情不错,坐下来就大大喝了一口茶,道:“哦,今天怎么是两位美女陪我吃饭啊?”胡小英介绍道:“宏市长,这位是我的秘书余悦,一直没有机会带出来让你见见。”
  宏市长打量了一眼余悦道:“既是美女,又是才女吧?”
  余悦本来担心胡小英带她认识的领导,就如她想象中许多领导一样是色狼。但宏叙并没有一点“色狼”的样子。
  余悦是头一次跟宏市长吃饭,以往在会议上看到过。但会议上,他都比较严肃,这会微胖的脸上,保留着一丝笑容,看上去比较和蔼。但岁月还是在他脸上,留下了一些沧桑的痕迹。他看余悦的眼神,也是长辈看小辈的眼神。于是,余悦放下心来,道:“两样都称不上,宏市长您夸奖了。”

  胡小英这时道:“宏市长看人眼光很准的,他夸奖你,肯定有道理的。”宏市长哈哈笑了:“小胡啊,你到下面当了一年区委书记,也很会说话了。我的眼光好,是建立在你基础上的,你看中的年轻人,我放心,肯定不错的。”
  胡小英接了话头道:“宏市长,你说我把小余放下去锻炼锻炼,妥不妥当?”宏叙道:“当然好,年轻人当然要多锻炼,而且要趁早锻炼。余悦二十五六岁吧?按照现在的标准还年轻,但如果按照我们那个时代的标准,可就不年轻喽,我二十五岁当镇党委书记,二十七岁当副县长,所以,如果你真想培养余悦,得赶紧了!”胡小英转过来对余悦道:“小余啊,还不快敬敬宏市长!”
  余悦这才明白胡小英今天让她陪着喝酒的用意,看记。”胡小英道:“小余说得好,好好敬敬宏市长。”宏叙道:“看来跟两个美女喝酒,可不是那么好喝的。那好吧,今天我也有开心事,两亿半一个项目终于在我们镜州落地了,再加上我们小余马上要去乡镇锻炼,双喜临门嘛,那我就豁出去喝一杯。”说着将一杯红酒都喝干了。
  余悦道:“没想到,宏市长喝酒这么爽。”说着她也把酒干了。宏叙市长看到余悦乖巧,心里舒服,又加上高兴事,不觉放下了架子,对余悦道:“现在轮到你敬胡书记了。不可以比我少啊,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胡小英道:“我和小余之间,就不用喝了吧。”余悦知道宏市长希望他们喝酒,就道:“这一年多来,胡书记对我这么关心,这杯酒,今天借着宏市长在场,我一定要敬的。”
  胡小英也希望有点喝酒的气氛,也把酒喝了。喝酒的气氛很好,但喝到六七成的时候,余悦感觉到宏叙和胡小英之间,应该还有什么要讨论。两位领导都没有明说,但作为秘书就要这点悟性。余悦道:“两位领导,不好意思,我家里有些事情,想早点回去。晚饭其他事情我都安排好了,驾驶员就等在外面。”
  胡小英没有要求她继续留下来,而是道:“那好吧,你先回去。我和宏市长还有些事情商量。”宏叙市长道:“好啊,小余!下次见你的时候,希望你已经在哪个大乡大镇甩开膀子大干了。”余悦道:“谢谢宏市长关心。”
  出了嘉良饭店,余悦想道:“人家都传胡书记与宏市长之间,有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不知是不是真的。”不过,她知道,作为秘书,有些事情需要知道,有些事情不该知道,即使知道了也该当做不知道。所以,她就此打住,没往这方面多想了。
  她一边走路,一边拿起了电话,打给了梁健。
  梁健晚上没应酬,已经回了家。听到余悦的声音有些迷蒙,他就知道她可能喝酒了。他问她在哪里?余悦说了地方。梁健道:“是不是革命小酒天天醉,所以到现在还没回家?”余悦道:“我是没有办法,领导让我去陪宏市长吃饭。”梁健道:“要不要来接你,然后送你回家?”余悦道:“今天不要了。”梁健道:“为什么不要了?”余悦道:“因为我喝了酒,你没有喝酒,我怕一个喝酒的人在一个没喝酒的人面前出丑。”

  梁健想,余悦还这么在乎自己对她的看法?梁健道:“应该不会吧,即使你出丑,我也当没看见好了。”余悦道:“不要。我打电话来,是想告诉你一声,你的分工可能会调整呢。”梁健道:“你怎么知道?”余悦道:“今天,胡书记问起你的状况,还问我你适合干什么工作?”梁健奇怪,胡小英对自己并不太熟,怎么会问余悦他的情况呢?梁健道:“你说我适合干什么工作?”
  余悦道:“我说你什么都干得好!反正你等着吧,但我也不能保证肯定会调整。”梁健道:“好吧,对我来说,都一样。”余悦道:“那好吧,拜拜。”梁健道:“你一个人回去,到底行不行啊?要不我这就过来接你?”余悦道:“今天不要,我怕喝了酒,会犯错误。就这样。”说着余悦就把手机挂断了。
  梁健颇为担心喝了酒的余悦,再打过去,余悦的手机已经关机。梁健也没办法了,镜州市这么大,他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她。
  第二天中午,梁健接到副书记章华的电话。/章华在电话中很客气:“梁委员,这会有空吗?”梁健道:“有空。”章华道:“那麻烦到我办公室来一下,行不行?”梁健想,平时章华很少给我打电话,今天不知吹的是什么风。梁健道:“这就来。”
  到了章华办公室,已经有一杯茶在章华的办公桌上等他了。梁健道:“章书记好啊!”章华站了起来道:“请坐,请坐。喝茶。”梁健道了声:“谢谢”,坐了下来,等章华说话。
  章华看了看梁健,脸露微笑道:“梁健啊,说记,你是副书记,协调上下,太忙了。”章华道:“哪里啊,还是工作没有到位,与班子里其他成员少了些沟通。”梁健想,你找我来应该不是自我批评、自我忏悔的吧,于是就不再多言,静候章华说出此次找自己的目的。
  章华见梁健不愿闲聊,就道:“这次,其实也是受了钟书记的委托,想跟你聊聊。”梁健听他说是“钟书记的委托”,心里就有些警惕了,钟涛一直不待见自己,这次找自己应该也没什么好事。梁健道:“都是同一个班子的人,章书记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