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5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王强等人的考察材料经李西平审阅通过后,按照程序秦书凯让王倩给县委组织部打了一份关于中层干部任职的请示,股级(科长)以下中层干部虽然管理任命权在单位,但单位任命前必须要和组织部门沟通,将请示和考察材料报组织部审阅,经他们备案同意后,本单位才能进行下面的任前公示、下文正式任命等环节。
  组织部备案、单位一星期时间的任前公示等程序都很顺利的走完,在正式任命的环节不知道哪儿出了问题,李西平一句“几个人任命的事过一段时间再说”,就把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环节给停止了。

  做干部工作不需要主动,只能等上面的球打,否则就超越职权,离岗位调整也就不远了。所以秦书凯那段时间从没有主动提起,只能等李西平通知再去做。
  被公示的几个人都在等那一纸公文走马上任了,有的人庆贺的酒已经请过几次了,现在突然没有声音了,当事人能不急。
  在单位他们顾忌影响,不好到王倩办公室来问,一下班了就打个电话过来,王科长,我那事到底怎么样了,怎么没有动静,是不是有人反映什么,我们不敢问领导,你是人事科长,总知道原因吧!
  王倩不知道怎么回答,如果说没有问题,过一段时间问的人提拔了,人家认为你够朋友,提前透露消息。假如没有提拔,你犯的错误就大了,问的人就认为你提供错误信息,让他失去找人打招呼的机会,明显在耽误别人的政治前途。只好实话实说,主任让等一等。这样一来,可以自己解围,告诉他们那是领导的主义,不知道什么原因,二来可以告诉他们,如果有关系,找人问问主任就知道了。

  王倩于是就很不解的问秦书凯,主任这么做到底是什么原因,好事做了,好人当了,就剩最后这一张纸而已,有什么好拖的。
  秦书凯给王倩解释了李西平这么做的原因,秦书凯说,这招是领导人常用的招数,以前的领导也用过,你想一想,如果顺利的把任命的文发了,被提拔的人没有悬念,对李西平的感恩程度就轻了。
  但是,如果拖一段时间,想提拔的人都会到李西平家去拜访,表示忠心,那么李西平的实惠自然是少不了的,以后提拔了对李西平肯定是感恩带德,处处听李西平的指挥,成为李西平鞍前马后效劳的忠实人选。
  最后秦书凯又说,你做了人事科长,要跟李西平这个女人好好学习,这个人真是在官场呆的时间长了,对付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一套,你看她虽然是个女人,可是在单位里,不管是什么事情都是在她的掌控之中,就算是党组成员中的几个人,哪个不是对她心服口服,要知道,领导人能做到这个地步,也是要有两把刷子的。

  王倩就很不以为然的说,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科长,再说,我对政治上也没有大的野心,只要能做好本职工作,找个喜欢我的男人结婚生子,那就是幸福的一辈子,对一个女人来说这是比什么都重要。
  秦书凯就不说话了。
  刘流知道,这次提拔又和自己擦肩而过。
  刘流也知道,中国的官场,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没有凭学识“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奇迹,一个个所谓崛起的人模人样者背后,总能捕捉到根根又粗又壮的“人脉”。不懂这个道理,就意味着你不会进步。
  在中国,历来都是“以官为本,以权为贵,以势为尊”,“成者为王败者寇”,衡量一个男人是否是成功人士,都是以位置为标准来衡量的。
  自己最近在单位很不受人待见,说白了就是因为没有硬的关系,不能进入领导的圈子,所以什么好事都轮不到自己。
  以前,王铁蛋关照自己,所以很快就提拔为副科长,是当时进步最快的年轻人,否则,高高在上的马燕也不可能嫁给自己,说白了看好自己的仕途发展,希望有个好的未来。谁知掉,几次没有提拔起来,和秦书凯等人比起来,进步就很慢了,那么就被人不待见了。

  刘流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做个科长,但他知道做科长是不可能的,秦书凯和自己说话时流露出来的口气,就知道他是在报复自己,他太了解秦书凯的个性,在他没有完全解恨之前,除了李西平,谁打招呼都不行。
  现在单位也没有一个领导愿意为自己说话,就说那个原来分管自己的王铁蛋,自己到他家多少次,每次都是以现在领导不好说话,没有交情,自己不分管人事处了也说不上话等原因给推卸了。
  虽然,刘流的心里充满了怒火,但是,多年的工作经历中看到的事实总结出的经验告诉自己,现在的自己只能忍,忍字头上是把刀,刀插在心上很痛苦,但是没有办法,必须忍住了,因为主动权不在自己的手里,掌控自己仕途命运的人都没有兴趣关注自己的痛,只有当自己有了足够对持的资本的时候,才有话语权。
  李西平很年轻,40出头,干上10多年也没有问题,如果她真的在经贸委干10多年,自己就给耽误了,早已错过了提拔任用的黄金时间。
  那段时间,刘流经常和以前的一些朋友喝酒,一喝就大醉。喝醉后就回家打马燕,他觉的,打马燕就是在打秦书凯,马燕不是秦书凯的初恋情人吗,既然,秦书凯不让自己有好日子过,自己就不让马燕有好日子过。
  刘流就这样一天天的耗时间,打完了马燕,有时候来了兴致还骑到她的身上再发泄一下剩余的精力。

  后来刘流独自一人多次的努力,甚至找了三级片来刺激,就是不起来。他又偷偷的一个人到医院去找医生看过几次,做了很多检查,最后医生看着自己皮塌塌的东西说没有什么病变,问自己是不是特怕老婆,以至怕自己不行被老婆抱怨导致的心理性阳萎。医生说如果真是,还需要自己和老婆共同去调节。
  刘流根本不敢和马燕说这些,以两人现在的关系,如果对马燕说需要共同调节,她只会会嘲笑自己,说不定第二天就会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件事情了,最坏的结果是,马燕正好利用这件事情提出离婚,那样就不可收拾了。
  马燕虽然有时候做事情不是让自己很满意,可是总体说起来,还算是个安分守己的女人,这个女人的第一次就是自己开的,否则自己也不会娶她当老婆,再说了,马燕的家庭条件,工作单位都不错,平时都按时上下班,是个顾家的女人,要是真把马燕给弄跑了,自己恐怕很难再找到这样各方面都还不错的女人了。
  这件事情以后,刘流每天晚上为了晚一些回去,避免跟马燕面对的尴尬,每天只要有朋友请他肯定吃饭,肯定去并经常的醉。一天晚上,和朋友又喝了很多酒,酒后,几个人又去了梦里香娱乐城去桑拿了一次。

  那天晚上刘流很晚才从梦里香娱乐城出来,多日来一直担心那家伙出了问题的烦恼一扫而光,根本没有事。
  刘流边想边从公园旁边的小路往回走,本来他可以走大路,今晚兴奋所以从小路走,清静,也可以思考一些问题。当他走到大树附近的时候,停住了,看到有对熟悉的身影,仔细看原来是王倩和秦书凯。他决定躲在不远处看个究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