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9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章华到了钟涛办公室。钟涛问他:“怎么样,还顺利吗?”章华道:“下面有些小意见,要求看选票。我说没这惯例,给挡了回去。”钟涛道:“做得好。那些统计票的,你工作做好了吗?”章华道:“基本上没问题,我说晚上请他们喝酒,他们就都高兴。”钟涛道:“一帮酒鬼!”“只有厉峰说晚上有事。”钟涛道:“就是那个厉太白?我想他也不敢乱说。”
  赵弓冲了进记也在这里啊,太感谢了。今晚上我们一起乐乐。”章华道:“晚上我还有别的任务,要请计票员吃饭。”赵弓道:“要的要的,你们吃,我记他们。”
  梁健一直在纳闷,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中标的都不应该是赵弓。厉峰进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梁健见他这样子,问道:“怎么了?”厉峰道:“公开招投标做这种手脚,简直当我是低能嘛!晚上还说请吃饭,我不去。”梁健问:“谁叫你吃饭?”厉峰:“章华,他在后面改票数,胆子也忒大了!”梁健这下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厉峰又道:“这叫什么公开招投标?”梁健道:“本就走个形式。/章华这么干,背后肯定有人支持。”厉峰喊道:“还能有谁,不就是钟涛?”梁健道:“你小声一点。”厉峰道:“我又不怕他们。”梁健道:“反正也不关你的事,只是让你计票。”厉峰拿眼睛盯着梁健看,很难以置信的表情:“梁健,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没脾气了啊?以前,你可也是嫉恶如仇的,如今当了领导,真不一样了。”

  梁健笑而不语,弄得厉峰挥挥手走了。
  梁健去找了金凯歌,把情况说了。金凯歌道:“这个赵弓是什么来头?”梁健道:“据了解,是钟书记的朋友。”金凯歌点点头,道:“如此操作招投标,对镇上发展会很不利。”梁健道:“我也是这么想。”金凯歌道:“那些选票都留底了?如果有人向上面反映镇上操纵招投标,会不会能够查到证据?”梁健道:“既然钟涛和章华敢这么做,他们肯定也想到了应付的办法,不会留下不利证据的。”金凯歌点头道:“对,钟涛也不是粗心的莽夫。”

  这时,在章华办公室内,几个参与招投标投票的成员,被叫来修改选票。改完选票,每人得到了一个信封,章华说:“这是钟书记给大家的辛苦费。”那些人都收下了。有人提出:“梁健的选票没有改,不如也把他叫来?”章华赶紧制止道:“梁健不像你们靠得住,他还是算了,选票已经够了。”
  梁健对金凯歌道:“金镇长,你还记得,上次你让我起草过一个接待报销制度,用来解决镇上公款接待超支的问题?”金凯歌道:“当然记得,后来我以为时机不成熟,所以没搞下去。”梁健道:“你现在觉得时机成熟了吗?”金凯歌想起了老领导柯旭对他说的,他只是到十面镇镀金的,最好别跟钟涛搞僵关系。于是他道:“我想,时机可能还不成熟。”
  梁健就道:“金镇长,有句话我一直想说,只是不知道你想不想听。”金凯歌饶有兴趣地问:“你说。”梁健道:“有些人,不是你退了一步,就认为是你在谦让,他会认为是你软弱。你退一步,他就进一尺,你退一尺,他说不定就连立锥之地都不给你了。”金凯歌看着梁健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梁健不再多说,道:“那好吧,反正我起草的是电子稿,等金镇长觉得时机成熟了,告诉我就行,最近我又做了些修改,应该会越来越完善。”

  晚上赵氏拆迁公司的赵弓在一家饭店请吃饭。钟涛走进来,赵弓就让身边的美女全都起来欢迎钟涛。钟涛示意大家都坐下。赵弓将一个信封躬身送给钟涛。钟涛看了眼之后道:“我们俩是兄弟,你这么客气干什么?”赵弓道:“我哪里是客气?没有兄弟你,我能有饭吃吗?”钟涛看了眼赵弓,又对周围四个美女道:“以前在读小学的时候,我家里穷,经常饿肚子,其他小同学都看不起我,就赵弓赵总从自己嘴里省下半块饼给我充饥。这种事我钟涛一辈子都忘不了。所以现在,只要我钟涛有口饭吃,就不会少你赵弓的。”赵弓拍手道:“今天我们美女,都要帮我敬好钟哥,这是我赵弓真正的哥们。”

  酒过三巡,钟涛又去隔壁敬了章华他们。章华他们要来回敬,钟涛考虑到有美女就让他们别来了。钟涛回到了包厢,光头赵弓问道:“听说镇长金凯歌也不是好弄的主,我包下拆迁工程的事情,他会不会提出反对意见?”钟涛道:“如今招投标程序也已经走完了,都已经定下来了。.金凯歌你不用怕他,我知道他的软肋。”赵弓问:“他的软肋是什么?”钟涛道:“不是别的,就是两字,‘怕事’!”赵弓道:“那就是没卵蛋喽!”钟涛和金凯歌都呵呵笑起来。赵弓又喊美女:“各位美女,今天你们放心,我和钟哥都是有卵蛋的啊!”身边那些美女道:“流氓。”酒还是照样喝下去。

  那天晚上,金凯歌下班了没有马上回去,而是坐在办公室。他抽着烟,看着天花板,梁健的那句话还在耳边响着:“有些人,不是你退了一步,就认为是你在谦让,他会认为是你软弱。你退一步,他就进一尺,你退一尺,他说不定就连立锥之地都不给你了。”金凯歌想,到了十面镇的这一年多,算是自己活得最窝囊的一年多了,简直就是夹着尾巴做人,我还应如此继续下去吗?
  离春节已经不远,天总是阴沉沉的,大家的心情也跟着好不到哪里去。镇上的拆迁工作被赵弓给包了,但拆迁进度却上不去。拆迁队借口说,当时没有签约的“钉子户”,大大障碍了拆迁进度。赵弓借机多次到镇上来说当时投标价格450万,根据实际情况来看,是太低了。要求镇上追加投入。
  分管城建的副镇长在党政领导班子联席会议上提出来:“450万,的确是有些低,看能不能根据实际再增加些投入?”镇党委书记钟涛也力挺这种做法:“我们还是进度要紧,多花点钱无所谓,当时450万招标进来,的确也不是很高,现在看来,也只有再增加一部分投入,给拆迁公司一点甜头,激发他们的积极性。”
  镇长金凯歌知道那次招投标本就有问题,他也知道钟涛与赵弓之间的微妙关系,他的发言很重要,将决定是否增加投入,毕竟镇长是管钱的,他说坚决不行,也没人一定说要行。不过,他还是在犹豫不决,他如果说不行,就等于是否决了镇党委书记钟涛的意见。
  这时梁健跳了出来。梁健道:“当时,招投标我也参与了评标。第一感觉就是赵氏公司并不是最合适的公司,可后来投票结果却是这样,很出乎意料。我想,既然当初是以什么价格招标来的,就不应该再追加投入了。一方面这不符合招投标规则,既然吞不下,当时就别张嘴嘛。既然当时张嘴了,那咽不下也得咽下去,因为这责任在赵氏公司嘛,我们镇上不应该替他挑。另一方面,如果随便增加投入,以后招投标就失去了底线,对今后工作很不利,要留下后遗症。我就说这些,具体怎么决定,还是由党委会定。”

  梁健这么一说,等于不给钟涛他们面子,钟涛、章华和城建副镇长的脸都绿了。
  镇长金凯歌却心里暗觉痛快。他想,自己怎么就不能像梁健这么痛痛快快的说话呢?梁健不顾忌太多,所以能够说出话来,而自己却因为听从老领导柯旭的劝告而犹豫不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