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舅妈进了我的房间》
第179节

作者: 阿狸和良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章小静把话梅塞给我,又撒娇说:“老公,我真的想吃酸的。”

  “你觉得什么才是酸的?”我反问。
  她说:“家里有酸菜啊,做完卫生你带我回家吧。”
  我问是不是去她家。她惮忌的说:“不要,我家里要是知道我们还没结婚,我就怀了孩子,还不生气啊。去你们家吧。”
  于是终于我领她回了家,知道了实情的父母自然是万分高兴。催促我们赶快结婚。他们这两天就上章家去提亲。
  定亲结婚这套模式我看过无数遍了,所以轮到自己的时候根本没什么感觉。一直到拿了结婚证的那个上午。我们站在民政所的门口,各自手里拿着一个红本。章小静笑容灿烂,一如当日的杨小沫。
  她翻开结婚证,无比轻松的说:“我终于把自己嫁出去了。”

  她这句话令我大跌眼镜,我说:“你是那种很难嫁出去的女人吗?”
  章小静说:“当然不是了,想娶我的人多着呢。可是我想嫁的人只有你啊。”
  我被她拉着,先后去了她家和我家,就为了拿结婚证给双方父母看一眼。反正学校已经放假,她下午就留在了我家里,主要是母亲非要留着她,每次去都给她做好吃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的原因,她也越来越嘴馋。
  我回到宿舍,朱莹莹急切的把结婚证夺过去,瞧了好一会儿说:“你们俩不太般配啊,章小静长的也太漂亮了。”

  正在喝水的我,直接被呛到了。我回过头说:“难道我们不是男才女貌吗?你没看出来?”
  她又端视着结婚证,终于赞同的说:“这样说的话还差不多。你长的其实也还可以,但是不能跟电视剧里那些偶像男比啊。”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这样说来气我的,我反驳说:“请你尊重我点,人家是卖身的,我可是卖脑的。”
  朱莹莹把结婚证放回我手里,勾着我脖子说:“老公,你又结婚了,程雪也结婚了。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我难过了,你得补偿人家。”
  “章小静今晚不会过来的,在家保胎呢。”这句话,应该是她最想听到的。
  “真的啊?”她说:“那你晚上不回去吗?她现在有孕在身,你要是不在身边的话,不大好吧。”
  我猛的将她抄腰抱起,冲向房间。自从和章小静怀孕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碰过她的身体了。
  日期:2014-03-29 11:12

  都已经上床脱光了衣服,朱莹莹突然用衣服护住自己身体说:“老公,在你结婚之前,我们玩回刺激的好不好?”
  我说:“你还想怎样刺激。”
  她凑到我耳边密语,我摇头说:“不好吧,新宿舍里什么都没有,现在天气又比较冷。估计在那儿忙完,明天我们俩都得感冒。”
  朱莹莹缠着我撒娇说:“去吧,就这一次。”
  我还在犹豫,她丢开我跑去了客房。我以为她生气了,赶过去探看情况时,现她在衣柜里拿衣服。
  我说:“你铁了心要去啊?”

  “必须去。”朱莹莹一字一顿肯定的说。
  我盯着她穿上自己挑选的衣服,一件齐膝的中长加厚风衣,里面只有一件贴身小背心和黑色薄丝的小罩,有一条小的可怜的情趣小内,黑色丝袜包裹修长美腿,到膝盖处的长筒靴子。藏家她对着镜子看了看,又回头问我的意见。
  我笑说:“是个男人都想上你。穿的也太爆/露,太魅惑了。可惜了,没让你去好莱坞拍电影。”
  朱莹莹对我称赞不大以为然,让我也赶快回屋去穿衣服。我拉开衣柜不知道自己穿什么好,总之是不敢脱光衣服赤战的。不要想战斗力的强弱了,那气温都能把那东西冻的缩成一条小虫。最后还是朱莹莹帮我解决了问题,上身内/衣,毛衣,风衣三间配,穿宽松的西裤。
  她打量着说:“如果你是在那么怕冷的话,到时候不脱衣服就是了。”
  我说:“这样的话,大虫不方便活动啊。”
  她做了一个撕裂的动作:“你撕破了我那么多的丝袜,今晚大不了你牺牲一条西裤好了。”

  我闻言,赶紧换上了一条旧的西裤,她拿给我的那条基本上还是新的。9g-ia
  穿戴齐备以后,我们拿上手电筒和一床棉被就悄悄的出了。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就必然心虚。下楼的时候我们都是小心翼翼的,动作轻微到楼梯里的电灯都没有感应到。
  深夜,外面寒风凌厉,像巴掌似的打在脸上。朱莹莹紧紧依偎着我,浑身瑟瑟抖。澄澈的月光映照着这片大地,加深了夜的寒冷。两个穿着风衣的人,走在这样的一个夜晚,有点香港电影里的味道。
  我搂住她说:“你现在回去的话,还来得及。反正我是不冷的。”
  朱莹莹倔强而带着温情的说:“我不怕,为了你我愿意。”
  新宿舍楼里乌黑一片,那些还没有安装玻璃的窗户口就像野兽的大嘴,僵硬的张大着。
  一走进新房,鄹然变暖。为了让房间通风,弥散装修时候留下的那些气味,窗户多半都开着。全部紧闭以后,完全是另一个世界了。

  朱莹莹从隔壁房间拖了一块木板出来,那是装修时候剩下来的。我接过木板带她去了最小的那间房间,房间小,空气的流通就慢,保温效果要好许多。
  我铺好木板,回头看见用手电给我照明的朱莹莹,已经把杯子裹在了自己身上。我去拿的时候,她还不让,说自己冻的抖。
  这个时候即便她愿意回去,我还不答应了。不能刺激没找到,白挨了一回冻。我让她裹着被子坐在木板上,自己再回家拿一床被子。
  十分钟后,准备工作完成了。她让我躺进被子里,紧紧抱在一起取暖。
  我有些怀疑的问:“条件这么恶劣,你行吗?”
  她点点头,拉我手贴在她脸上说:“你摸啊,是不是很滑,我已经恢复过来了。再抱着睡几分钟,我们就开始。”
  我用下面顶了一下她的:“你自己看着办啊,它可是愤怒了啊。”
  朱莹莹笑笑:“他要是不愤怒,我还不高兴呢。让我给它点甜头尝尝。”
  说着,她掀开被子,摆好了位置,把头埋了下去。我重新把被子拉上,勾掉她的小内,在黑暗里向她的花瓣伸出了舌头。
  只能用个体有异来解释了,一个都三十八岁的女人,那里一碰就像嫩果似的开始渗出液体。这应该是十分少见的。而且不管是朱莹莹还是程雪,从外表根本看不出她们的实际年纪。从外表上看,程雪最多三十岁左右,朱莹莹稍微得大点,三十三四左右。我可从来不敢据功的,自以为是我的滋润,让她们俩保持了美好的容颜和身段。主要原因还是应该是她们自身条件优异。
  仅仅四五分钟,我嘴上就粘糊的一片了。我索性直接在被子上抹干净了嘴巴。重点是把她那里擦了擦。
  不知道是不是下手重了,朱莹莹呻/吟之声陡然加大。
  她嗯嗯咛咛的说:“你别那样,被子太粗糙了,摩/擦那里我受不了的。老公,我是你老婆啊。快用嘴吃你老婆的蜜汁。”
  日期:2014-03-29 11:13
  我哪里吃得下她那里的水,用手指伸进去捣鼓了一会儿。她难受的吵着要大东西。我们一动,身下的木板也就跟着哒哒的作响。因为木板并不平实,两头都微微翘/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