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6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来,D监区两拨女囚,开架了,然后监区抽调了很多狱警管教过去维持秩序,把闹事的几个监室的女囚都全部拉出来,铐在了放风场那里,不过,没想到有一个监室里面,有女囚在里面不知何时偷偷放了一个丨炸丨弹,把那个监室给炸了,好在女囚被狱警管教都弄到了放风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那个监室的床都炸烂了,连墙壁都炸裂了,如果是人在里面,那非死不可。
  至于女囚从哪里弄来的这些东西,我只能这么说,监狱里一直有狱警为了利益,铤而走险,帮女囚带违禁品进来。
  本身这些狱警和领导,还有门卫这些,都沆瀣一气,实在是难管。
  甚至现在出事了,查都查不出来到底谁干的,到底谁放的丨炸丨弹。
  也许是上面故意这么让查不到的,反正狱政科和侦察科的查不出来。
  这种案子,也不敢报到上面去,领导们怕乌纱帽不保,让侦察科狱政科这些没技术水准的人来查,除了问,除了看摄像头,监控,没其他办法了,也就难查了。
  在我看来,这样的大事,又是不了了之。
  后来果然是不了了之。
  晚上还要去和谢丹阳一家人吃饭,我早早出去,特地去发廊弄了个发型,然后穿一套干净的帅气点的衣服,然后给谢丹阳打电话,过去找谢丹阳会合。

  打的过去的路上,手机响了,许思念给我打来了电话。
  我接了电话,问许思念什么事。
  许思念问我晚上有空吗,一起去赏月,她的同事和老公定了在沿江的沿江饭店一层可以赏月吃饭的位置,可同事因为一台手术加班,就没去了,就把票给了她,她邀请我过去。
  我说道:“八月十六赏月啊?好想法啊。可我今晚可能去不了啊,约了一个朋友吃饭,现在正在过去。”
  许思念说道:“十点半才开始的,那时你还没时间吗?”

  我说:“可能没了。”
  许思念说:“那你看看吧,如果有时间就给我电话,没时间就算了。”
  我说:“要不你约别人去?”
  许思念说:“到时电话。你好好吃饭。”

  她挂了电话。
  今晚赏月?
  许思念难道陷入了对我的爱里面?
  不太可能啊。

  说有感觉我可能相信,说陷入,就不太可能了。
  去了一家叫四海之家的酒楼。
  谢丹阳她们家族弄的是一个很大的包厢,里面四五十人,像开班会一样。
  摆了六桌。
  后来我知道,不仅是她们家的人,有一些她们远一点的亲戚和朋友都来了。
  我到门口,给谢丹阳电话后,谢丹阳出来挽着我的手进去的。
  我看谢丹阳打扮得那么漂亮,捏了一下她的脸,说:“今天真美。”
  谢丹阳打量了一下我说:“你也舍得打扮一下自己了呀?”
  我说:“那是,不然怎么配做你男朋友。”
  她在我脸上亲了一下,笑着说:“等下呀,你就和我爸爸他们一桌的坐。”
  我心里有点不情愿,说:“可我不想去。”
  谢丹阳说道:“你不要怕呀,而且本来就是那么安排的啦。”
  我说:“那让你们家族德高望重的长辈坐的,我们干嘛去坐那里呢?”

  谢丹阳说道:“他们说你以后也是我们家的长辈。”
  靠。
  进去后,谢丹阳就带着我过去她老爸那里,但我看着谢丹阳父亲貌似并不高兴待见我,第一个眼神我就感觉到了他的不高兴。
  他怎么了?
  我和谢丹阳父亲说些客套话,他也对我爱理不理的。
  心里恼火我吗?
  我自问没做错什么啊,但我明显感觉到了他的不高兴。
  打完招呼后,我拉着谢丹阳到旁边来,问谢丹阳:“你爸爸怎么了?”
  谢丹阳说道:“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了。我去问妈妈。”

  谢丹阳过去问她妈妈,她妈妈高兴的对我挥挥手,让我过去。
  我过去了,谢丹阳妈妈客气的热烈欢迎的和我聊了一下,然后说:“她爸爸脾气就是这样子,像天气多变。不要管他。小张,你只管吃好玩好就行了啊。”
  我呵呵的点点头说好的。
  饭菜纷纷上来了,众人招呼着互相坐下,谢丹阳妈妈把我拉到了谢丹阳爸爸那边那桌,我明显不想去那桌。
  坐下后,我给谢丹阳爸爸盛汤,他连谢谢也不说一句。
  而且,在座的好几位我见过的,没见过的长辈,似乎是对我有意见,并不待见我,我给他们打汤,有的不说谢谢,有的说谢谢也是冷冰冰的。
  接着,谢丹阳爸爸等人端酒杯敬酒喝酒,大家互相聊着,我是插不上话的,也就只管吃了。

  吃了一碗面,然后吃了一点菜,拿了一个月饼吃。
  吃着吃着,我看到谢丹阳爸爸对对面一位我没见过的叔叔点头示意他说话。
  那位叔叔放下筷子,用纸巾擦了擦嘴,问我道:“请问,您叫张帆啊。”
  我放下月饼,说:“对。”
  那位叔叔说:“哦,你好你好,我啊,是老谢的好朋友,也是姓谢,叫我谢叔叔好了。”
  我说:“谢叔叔好。”
  他突然问:“我可听丹阳和丹阳妈妈还有老谢说,小张你炒股很有一手啊。还赚了不少钱。买了车子房子。还是一套几百万,车子也是几百万的。”

  大家这下子,一桌人都看着我了。
  妈的!
  果然问炒股的来了。
  我对这玩意一点都不懂啊。
  我急忙说道:“谢叔叔,这我现在都不碰了。”
  谢叔叔问:“为什么呢?”
  我说:“月满则亏,凡事都要懂得适可而止。尤其赚钱这个事,有了甜头,赚了,就该撤出来,人心不足蛇吞象,好多人就是这么败的。”
  谢叔叔点点头说:“你说的是,很多人的确就是不懂这个道理,所以赚了成千上万,乃至上亿的富翁,最后都败的一塌涂地,小张啊,可以告诉我,你当时买的是哪一只股吗?”
  我额头上的汗都冒出来了,再看看那边的谢丹阳,谢丹阳和她七大姑八大姨几个表姐妹什么的聊得正开心,怎么有空理我。
  我说道:“抱歉,谢叔叔,无可奉告,今天呢,我不想谈论炒股的事,而且呀,什么车子房子,都是浮云,我也不想让人知道我拥有这些。”
  谢叔叔微微笑,说:“是你根本不懂炒股吧?”
  他怎么知道我不懂炒股!
  我看了看他,自己很是亏心的低下头,拿了月饼继续吃。

  日期:2015-10-27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