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9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二天一早,梁健先把余悦送到了区政府,让她坐审计组的车到了镇政府,避免让人看到他俩同进同出,有闲话说。
  审计组按计划进行审计工作。到了下班时间,组长秦军正私下跟余悦说:“昨天钟书记跟你打过电话吧,晚上一起吃饭。”余悦道:“是的。不过我感觉有些累,晚上请假吧。”秦军正听了皱了皱眉,笑道:“钟书记也是头一次请我们正副组长吃饭,克服一下,参加吧!”余悦心想,前天你不是就跟钟涛在一起吃饭,怎么说是第一天,显然是以为我不知道。余悦道:“还是不去了,感觉累。”

  秦军正用手摸了下额头道:“余悦,我知道这次胡书记把你放在我们组里,是为了锻炼你。其实,这次审计组抽的人,特别是正副组长,也是挺考究的,一方面区里派我们审计十面镇,另一方面区里也是通过这次审计工作考察我们。我们的表现情况,胡书记说不定也会听钟书记的意见,你说是不是?毕竟钟书记与胡书记也是同学,有时候他们私下里估计也会聊天。从这点出发,我想今天的晚餐我们该去参加。”

  余悦算是听出了秦军正话里那点意思,甚至有些威胁她必须去参加这次晚餐。余悦心想,这次胡书记虽没明言派自己到审计组担任副组长的目的,但她知道与自己婚姻关系有着直接联系,胡书记多多少少了解到她婚姻状况有些紧张。
  因此,从胡书记方面考虑,也许真有意思通过审计组将她放出去,换一位能够全心全意伺候左右的新秘书。区委书记的秘书虽然受人尊重,但工作量大、不宜久呆,如果这次能够到下面单位担任领导岗位,也的确是余悦希望看到的一个结果。秦军正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区委也许真借此机会了解他们的表现情况,与钟涛搞好关系,也不是没有道理。
  这么想着,她道:“那好吧,我去。其他同志一起吧?”秦军正赶紧纠正道:“那不是,就我们俩。秦书记说,正副组长一同聊聊。”余悦:“副组长不是还有慎浩吗?”秦军正道:“慎浩没事,我们审计局的,你是区委的领导,钟涛书记特别想请你。”余悦已经感觉到,这次钟涛请客,可能跟前一天审查出来的问题有关系。
  还真是小范围的聚餐,就钟涛、秦军正和余悦三人。上了好酒好菜,钟涛连敬他们酒。秦军正站起记。”钟涛道:“谢谢两位组长了。”
  钟涛把酒喝完,夹着菜:“两位组长,我这次对区里安排审计组的事情,也听说一些。我相信,这次区里把你们两位派下记可是我们胡书记的同学,知道的肯定比我们多,有机会也帮我们说说话啊!余悦你说是不是啊?”
  钟涛将三人的酒杯都倒满了,站起记作为区主要领导,与我啊也就同学关系,怎么比得上我们余悦同志啊。余悦是胡书记正儿八经的秘书,了解的情况肯定比我们多,是吧?”余悦知道钟涛是在往自己脸上贴金,她的确是胡小英书记的秘书,但秘书也有秘书的难处,很多事情领导不说,就不能问。她知道领导的有些私事,但领导的有些真实想法,她也不一定就完全知晓。所以,余悦谦虚道:“我也只是替胡书记拎拎包而已。”

  钟涛又道:“有一个事情,我想余科长肯定知道。”余悦道:“什么事情?”钟涛道:“这次经济责任审计,为什么是离任审计与任中审计合在一起?”余悦心道,这不是为了创新审计形式嘛?这个回答谁都知道,最清楚的应该就是身边的组长秦军正,但秦军正没有说话,只是饶有趣味地听着,于是余悦也不想多说,就道:“我不太清楚,钟书记你有什么说法吗?”
  钟涛听余悦不说,得意的呵呵笑了起记,给区政协柯主席看的一个脸色。”秦军正好奇道:“经济责任审计,跟区政协柯主席有什么关系?”钟涛笑道:“柯主席把他的得力干将金凯歌,放到了我们十面镇记很不放心,也很不开心,所以决定任中审计一起开展。”
  秦军正歪过脑袋看看余悦:“真有这事?”余悦并不了解内情,胡书记也从未跟她提起过个中原因,她也不知道钟涛所言是否纯属捏造,但她无法反驳,道:“钟书记,看记秘书都这么说了,你要罚酒。”钟涛道:“该罚,该罚,谁叫我道听途说呢。”
  晚饭结束时,钟涛取出两个信封,如果你不把我当外人,就请收下。”余悦捏了捏信封,不是银行卡,就是消费卡,按照规定这些卡都是不能收的。钟涛见余悦尚在犹豫,便道:“不过是镜州大厦的一张卡,无非一点日用品,这两天也辛苦你们了,这么辛苦,一点日用品总要的。”秦军正搭腔道:“余秘书,钟书记也是我的战友,这点面子,你要给他的。”余悦想,组长都这么说,如果当场拒绝,就会把气氛搞僵,于是她说:“今天我暂时收下,明天我还给钟书记。”钟涛道:“余秘书,你这就不对了,如果你明天还给我,那不是给我甩脸子吗?”

  余悦还真体会到了什么是不收礼也有罪。/
  回到了小区,她没有马上上楼,而是打电话给了梁健。把吃晚饭的情况跟梁健说了下,特别是关于胡书记要审的其实是金凯歌这段,把收了消费卡的事情给略了。梁健道:“我觉得,这不大可能。”余悦道:“为什么?”梁健道:“如果这是真的,在你们下来之前,就应该特意交代清楚了,不会与别人私下里说,却不跟你们明说。审计的事情,应该也不是儿戏吧?”
  余悦觉得梁健说的有道理,但也不能肯定钟涛说的完全没谱,官场的事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玄妙,很多事情都不直说,而是靠一个人去领悟。
  余悦回到家里,打开信封,见里面并非镜州大厦的消费卡,而是一张建行信用卡。第二天她到柜员机上查询,里面是两万元。

  瞧见这两万元,余悦愣了,这不等于自己收受了贿赂?心道:“难道审计组到外面,收受贿赂是常事?”秦军正应该知道卡里有多少钱,但他收那些钱看似很自然。这不是说明,秦军正对收钱的事,已经习以为常了嘛!
  怎么处理这两万的卡,让余悦很苦恼,如果这么收下,就等于一张白纸上沾染了污迹,永远都洗不干净了。如果把这两万块的卡还给钟涛,那就等于得罪了钟涛,也掀了秦军正的面子。
  她打电话给梁健,说晚上搭他的车回去。
  车上她跟他商量,该怎么处理这两万块。梁健说:“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交给区纪委。”余悦想了想道:“如果交给了纪委,是否就把事情给上纲上线了?纪委肯定要问明这些钱的的人很多,胡书记可能也不希望看到这种事情。”余悦感到头痛:“那你说我该怎么处理这张卡?”梁健想了想,道:“找个合适的机会,交给胡书记吧。是她派你到审计组的,你的事情向她汇报,应该没有什么错的。”余悦也觉得这做法颇为妥当:“那我就等个好时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