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8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到这里,接下去陶黄安和邱林肯定会把名字说出来,梁健道:“来我们喝酒,既然秦组长有地喝酒,我们也不用为他担心了,我们管自己喝得尽兴。.”金凯歌看了看梁健,觉得梁健这时打断恰当好处,说出了名字,他自己也没面子,于是道:“我们十面镇敬敬区审计组。”
  余悦和梁健对望一眼,两人心中都明白了秦组长跟谁吃饭去了。
  晚上的酒喝得很尽兴。梁健和余悦原本还去喝茶,结果余悦的老公打了电话过来。余悦接起电话,说了几句,情绪就坏了,她对着电话道:“你说我在外面吃饭,那你呢,不是在外面打牌?我为什么要马上回去?我就不回去。”梁健知道余悦喝了不少酒,讲的是酒话,对司机小吉说,先送余科长回家。余悦不肯,梁健劝了她很久。梁健虽然也挺想跟她呆一会,可觉得一个女人是家庭重要,他不想妨碍她的家庭生活,于是硬让驾驶员把余悦送到了小区,余悦见已经到了家门口,再出去也不合适了,就告别回家了。

  第二天,梁健依旧伺候审计组。有了昨晚的一顿饭,审计组其他成员的态度好了很多,只有组长秦军正仍旧板着脸,一副对梁健很不感冒的样子。梁健也不跟他计较,得知他与钟涛是朋友之后,他也有了心理准备。
  中午在食堂吃过饭,梁健趁审计组休息时间,也回自己办公室靠一会。门敲响了,梁健开门,见是莫菲菲。梁健请她进/”梁健道:“那可要等到什么时候啊?”莫菲菲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很快的。”梁健道:“让我等三十年,我哪等得了。”莫菲菲道:“肯定不需要三十年。”
  莫菲菲带着梁健借给她的三十万,离开了十面镇。梁健还真不知道他这钱什么时候能拿得回,他想:“管他拿得回拿不回,千金散尽还复来。”
  由于跟秦军正关系处得很一般,梁健也不愿意多去审计组办公地点走动,提供材料等具体对接工作由沈连财去完成,梁健空下来看看上的新闻,喝喝茶,也挺写意。到了下午三点多,他想,多少也应该去会议室一趟,看看有什么问题,这也是他联系审计工作的职责。
  推开审计组所在会议室的门,秦军正不在,审计组其他成员正凑在一起,像是在商量什么问题。梁健走近了,他们停止了商量。出于好奇,梁健问道:“各位领导,有什么问题吗?”余悦道:“问题总是有的,多一点少一点。”梁健道:“有什么问题,可以跟我说,有些数据,或者也需要解释一下的。”慎浩道:“梁委员,你也不用紧张,我们会先进行审计,关于发现的问题,会专门开会与你们商对的。”梁健道:“也好,听你们的。”

  这天晚上审计组工作到下班时间,就回去了。梁健到了金凯歌办公室,金镇长还没下班,让梁健坐坐。
  梁健道:“今天,审计组好像审出了一些问题,但没有直接告诉我们。”金凯哥道:“问题不可能没有,只是大问题,还是小问题的区别。”梁健道:“我下午都没有看到组长秦军正。”金凯歌道:“我倒是看到他去了钟书记办公室,也许在沟通情况。”梁健道:“晚上我再打电话问问余悦。”
  吃过了晚饭,梁健打电话给余悦。梁健问道:“下午你们真发现了什么问题?”余悦道:“你在哪里?电话里不太方便说。”梁健道:“你有空出来吗?”余悦道:“心情不好,本就没回家,在外面吃了点东西,闲逛着呢。”梁健道:“你在哪里?我来接你。”
  梁健到市中心的一家简餐店,接了余悦。她上了车,车外的寒意钻进了车里,随之余悦进来,她身上隐隐约约的清香也带了进来。
  梁健开动了车子道:“怎么一个人吃饭啊?”余悦道:“烦着呢。”梁健朝她看看,她脸上的确有些阴霾:“怎么了?家里的事?还是单位的事?”余悦道:“家里。”既然是她家里的事情,她家的内政,他这个外人就不好多问了,于是他说了句:“我们往哪里开?”余悦道:“我想去湖边。”

  天空突然下起了零星小雨,刮起了冷风。梁健道:“真的是冬天到了。湖边这时候估计风会很大。”余悦道:“我就是想吹吹冷风,让自己清醒一下。”梁健道:“那好吧,去湖边。”
  他们说的湖边,其实就是镜湖。镜湖是五大淡水湖之一,在江南地区,绵延几百里、泽被大一方、养育千万百姓,湖中水产品也极其丰富,什么虾啊、鱼啊、蟹啊,多么吊人胃口。有月亮的晚上,湖中一轮明月,瞧着浩浩荡荡的湖水,能让人静心、也让人思念,当然也让不少情侣很容易就找个僻静处。
  像这种下着冻雨的天气,去的人就少了很多。通往镜湖的主干道上,车辆稀少,灯光寂静。
  余悦道:“你想知道今天审计的情况?”梁健听说到了正题,就道:“我看到你们在小声讨论,想,也许你们审出了什么。以前没接触过财务方面的东西,也是盲人摸象。不过既然现在联系这方面的工作,总要及时掌握下动态,否则领导也要说我不称职。”
  余悦道:“是有些问题。其中,有个问题还挺显眼的,这是组里陶黄安和邱林审出记了。”梁健看着前路,点了点头:“很有可能。”
  在一家足浴店里,通道上,俩女服务员端着两桶子水,低声聊着天往前走。一女服务员道:“今天那两个客人又喝多了。”另一道:“其中一个还是色鬼,刚我给他脱鞋子,他就趁机摸我的手。”前一个道:“醉鬼都这样。”说着已到了门口,轻敲了下,说声“打扰了”,就推门进去,给客人洗脚。
  屋内钟涛和秦军正都脱了鞋袜,四仰八叉躺在软椅上,等待着服务。钟涛道:“老秦,这次是多亏了你在组里,否则这些问题我还真不好解释。”秦军正道:“老钟你客气了,只要我在组里,有些问题都没关系,你说一个车队,那么多车子,费用高点也是正常的。”
  下午组员提出了关于十面镇公车费用超标的问题后,秦军正这边先把问题压下来,那边又赶紧跑去跟钟涛对接。钟涛一听,公车费用超标,是直接跟自己有关的问题,因为公车保养、维修、加油的事都是他司机在负责。
  平时,他也不是不了解,司机常在这里开支一些餐费啊,或者解决一下礼物,他心里也很清楚,自己有些不方便让分管领导处理的开支也在这里出。/也许自己过于放松,这方面费用可能已经高得离谱。意识到这一点,钟涛赶紧感谢秦军正:“平时我疏于管理,还真有些问题了。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到时候你也帮我出出主意啊。”
  吃晚饭时候,钟涛上了茅台,还叫了两个女人,一个是曹颖,一个是曹颖学校的小姐妹,两男两女对着喝,把秦军正喝痛快了。秦军正打包票道:“公车费用的事情,是小事情,我现在向钟书记担保,这个事情我们组里绝对不会摆到台面上去。”吃好了饭,钟涛又提议秦军正一起足浴和按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