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8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连财一直在乡镇干,对于乡镇的一套礼尚往来很看重,这次秦军正做的与以往不一样,他就有些隐隐的担心。梁健宽慰道:“没事的,我们再看看。有金镇长和我在前面呢,发现什么情况,我们再商量吧。”沈连财见梁健肯挑担子,放心了许多,竖了大拇指道:“梁委员,你这就叫领导。”
  下午,审计组在那里蒙头看材料,秦军正翻翻这个,瞧瞧那个,喝着茶,抽着烟,时不时把梁健叫来,要这个材料、那个材料。梁健就告诉沈连财,让他把材料取来。沈连财不停重复两个动作,一个是摇头,一个皱眉。
  梁健对审计内容不太熟悉,就只知道他们在翻看材料,问沈连财:“你说我们镇上,审出来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沈连财道:“我们的帐向来没什么大问题,但审计评价的弹性还是很大,一笔资金的用途,可以这么看,也可以那么看,比如餐饮费吧,可以说‘必要的接待费用可以促进经济发展’,也可以说‘该镇干部耽于享乐’”。梁健算是知道了,这就是审计组的汇报权了。
  将近下班,金凯歌也上来了,笑着道:“审计组的各位领导,忙了一个下午了,呆会一定留在镇上吃个饭。今天第一天进点,给我们一次给大家接风的机会。”余悦本就与梁健约好一起吃饭,没有推辞。区审计局审计一科科长慎浩和其他从乡镇抽调来的同志,平时也喜欢喝点小酒,听到邀请也习以为常,认为没什么好客气的。慎浩伸了伸懒腰道:“金镇长也太客气了。”金凯歌见有人应和,道:“晚上我们好好喝几杯。”

  谁也没想到,组长秦军正却道:“金镇长,感谢你的盛情邀请,不过我们晚饭还是回家吃了。区里对审计组有明确的纪律要求,不能接受审计单位的宴请。”慎浩不解地瞧了瞧秦军正,不知秦军正在搞什么鬼?经济责任部署会他也参加了,区领导的确对审计纪律有要求,但并没说不准大家喝点小酒、吃点便饭。其他几个抽调上来的乡镇干部,也面面相觑,搞审计工作本就辛苦,现在连喝酒吃饭都不许,这不是只要牛拉车,不给牛吃草嘛!

  梁健见金镇长邀请被拒,怕领导没面子,他也以为秦军正是虚客气,就到秦军正旁边道:“秦组长,大家都辛苦了。我们也不是宴请,只是吃个便饭。”说着,他用手搭在秦军正肩膀上,算是套点近乎。没想,秦军正直接把他的手掸落下来,像是弹掉灰尘:“区委区政府的规定,我们不搞变通。还有,下次,你别把手随便放到我肩膀上来。”弄得梁健很没面子。
  大家对秦军正的举动傻眼了。梁健也怒从中来,嘴中马上要爆出:“草,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以为我想鸟你!”就这关头,一只手拉了拉梁健的胳膊,那是余悦的手。余悦跟梁健使眼色,让他冷静下来。金凯歌也怕梁健发作,看了看梁健,意思让他克制。梁健像拉住一头牛,使出吃奶的劲忍住了粗口。
  区审计组的其他人员,也觉得组长有些过分了,梁健不过是好客,他却回以恶意。
  金凯歌语气也颇不高兴道:“好吧,既然我们秦军正组长如此清正廉洁,我们十面镇也就不再勉强了。梁健,你安排一辆车将审计组送回去吧。”梁健道:“好,既然秦组长不吃晚饭,我也可以回家了。那么余悦,还有哪两位同志坐我的车一起回去吧。”
  结果,审计组里的其他成员慎浩、蒋建康、邱林、陶黄安几乎异口同声地道:“我坐梁委员的车”。大家都不想跟秦军正坐在同一辆车回去,这下让秦军正也很掉面子。秦军正道:“邱林、陶黄安,你们坐我的车。”

  余悦、慎浩、蒋建康一同上了梁健的车。慎浩道:“今天我们真碰到一个清官组长了。”余悦道:“秦局长平时也都是如此不食人间烟火啊?”慎浩道:“秦局长是看人吃饭的。”蒋建康道:“苦了我们这些老骨头,跟着秦组长是饭也吃不成,汤也没得喝。”梁健听蒋建康的话,意思还是想吃饭,梁健道:“我请秦组长请不动,不知道请你们三位请得动吗?如果三位赏脸,我马上在市区安排一下。”

  余悦道:“慎浩,你说呢?这时候回到家估计也没饭吃了。”蒋建康道:“那不是苦了小邱和小陶,他们俩不是被送回家了?”梁健道:“他们不也住在市区吗?发个短信给他们,让他们到了市区一起过来吃饭。”慎浩道:“余组长,我觉得这主意行。”余悦道:“梁健,那就这么办吧。”
  刚统一了思想,梁健的手机响了。一看是镇长金凯歌,梁健接起了电话。金凯歌道:“梁健,你不会真把我们审计组的同志一个个送回家了吧?”梁健故意开玩笑:“那能咋样?秦组长不给面子。”金凯歌也心里有气,道:“这秦军正脑子浸水,我们可不能跟他一样。你跟组里的同志说一下,我请他们吃饭。”梁健道:“我们已经合计好了,正要给你打电话。”梁健此话不虚,他刚想跟金凯歌报告一下吃晚饭的事情。金凯歌道:“恐怕我不打电话来,你们几个去吃独食了吧?”梁健道:“说什么都不可能将金镇长忘记啊,忘了你,谁给我们买单。”金凯歌道:“就算计着让我买单是吧,今天你买。”梁健说:“我买就我买啊。”说着把酒店告诉了金凯歌。

  慎浩已给坐在秦军正车里的邱林、陶黄安发了短信。两位也都求之不得,马上回了短信说好。
  到了酒店里,梁健点了菜和酒,等着其他还没到的人。慎浩道:“梁委员的酒量应该是海量吧?”梁健道:“哪里啊,我三杯就倒。”蒋健康道:“不可能,年纪轻轻就当了委员,酒量肯定不一般。”
  刚聊着,就有人推门而入,是金凯歌到了。/金凯歌见大家已经说得热乎,将外套披在椅子上,坐在了主位,说道:“秦组长我们约不到,总算我们把各位请到了。”金凯歌又看了一圈道:“还少两位吧?”慎浩道:“邱林和陶黄安,已经通知了,他们快到了。”
  果然,一会儿就见邱林和陶黄安进来了,驾驶员小吉很机灵,对服务员说上菜,开酒。在金凯歌的盛情邀请下,大家同意都喝白酒。江南地区,不像北方,一上都是高度酒,而是专门喝低度爽口的白酒,每人先来了半斤。
  倒满了小酒盅,金凯歌道:“我先敬大家一杯。”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把酒喝了。喝完了,金凯歌道:“今天唯一的缺憾,是秦组长没来,我们这不有点吃独食的意思了?”陶黄安嘴快,道:“金镇长,你就别担心了。你一片盛情我们都看出来,秦组长之所以拒绝,是因为他另有场子,是他吃独食,不是我们。”
  大家听陶黄安这么一说,都好奇了。慎浩是审计一科长,平时对秦军正也不是百分百认可,他问道:“秦组长不是回家了吗?”陶黄安道:“回家是回了,只是没有进家门。车子开到了他楼下,我们因为要过来,也在他小区门口下了车拦的士,没想到秦组长也出来了,接着上了一辆车。不信你们问邱林。”
  邱林跟他一起来,大家就看邱林,邱林点点头,又道:“你们猜是谁的车?”梁健灵机一动,猜到了是谁,但他没说。余悦道:“是谁?”邱林道:“是我们十面镇上的领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