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7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月光从窗口透进来。梁健躺在床上,想要睡觉,却睡不着。他脑袋里还响着项瑾那句“你真的想要这个机会?”他当时硬着头皮回答:“是啊,当然想要啦。”项瑾道:“机会到处都在。”这句话让他想起,那天项瑾在西餐厅中也对他说过这样的话,并以身示范,以弹琴引起了镇长金凯歌注意他们。这次,她又说,机会到处都在。难道是对他说,她对他很有好感?
  自从梁健在路上“捡到”了受伤的项瑾,把她送进了医院以来,两人接触已有一个来月的时间。这一个月时间内,项瑾都住在他租房里,两人成了同『居』密友。虽是同『居』密友,梁健却从来没有非分之想。一来项瑾都在养伤,二来他还未从离婚的阴影中走出来,没有心情寻求新的女人。
  然而,今天项瑾的这句“你真的想要这个机会”,却让梁健心动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会不会是今晚喝了酒的缘故?
  酒能乱性,这是至理名言。梁健克制自己的胡思乱想……
  梁健又想起那个黑衣保镖,或许在不远的某天,项瑾就会离开镜州,回到她位高权重的父亲那里,到时候恐怕想见她一面都难。也许是她的性格、也许是她的面容,梁健第一次见到发生车祸的她,就决定把她送进医院,很难说自己对她没有一份好感。
  一墙之隔……

  梁健翻/
  房门上钥匙并没拔去,这不是项瑾今天才对他不设防,项瑾从来就没有拔掉过钥匙,难道说,项瑾从第一天入住就没有对他设防过?
  难道从第一天开始,项瑾就在给他机会?只是他没有意识到而已?
  梁健把手放在了门把手上,轻轻地拧动……
  项瑾一直在听着隔壁房间的动静。

  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项瑾也一直难以入睡。今天,父亲的保镖来跟她谈过,请她为了父亲着想,早点离开镜州回京城去,别让父亲过多担忧。这次,保镖没有任何强制措施,而是跟她大讲父女情深,他知道项瑾抵挡不了这个,如果抵挡得了,她也就不会放弃去维也纳的机会,而留在了国内。她明白,自己在镜州市不会呆太久了,所以才跟梁健说了那许多。
  在她看来,梁健这个人很不错。那天自己跟人家飙车发生车祸,一般人都会绕道走开,怕惹麻烦,他却似乎没多想就将她送进了医院。在医院这段日子,他也一直照顾着她,特别是她给他开了有着十来项内容的单子,包括了大件的钢琴和小件的内衣裤,其实是给他出了个难题,他都帮她搞定了。这段时间以来,与其说在养病,莫如说在度假。
  梁健这个人,在她看来,没有什么野心,其实这样的人,是不适合在机关混的。因为太单纯,太驯顺,在机关里指挥不了别人,会成为别人的棋子。但有时候,人生就如走路,走错了,就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她也希望帮帮这个梁健,可父亲的保镖找上了门来,她估计再拖也拖不了多少时间了。好像是出于心里的内疚,晚上她才跟他说了自己感情方面的问题。
  说实话,她也不太清楚自己干嘛扯这些。难道她是希望梁健出什么主意,还是希望引起梁健的嫉妒?
  她现在清楚感觉到心里蹦蹦跳得厉害。她感觉到梁健就在房间外面。她心里既期待,又担忧。期待是因为,她希望梁健感受到她对他的好感;担忧是,如果两人迈出这一步,今后会是如何的发展。尽管她一直认为人人平等,但她父亲会同意他们俩之间的感情吗?他父亲看好的可是将军的儿子。
  梁健握着门把的手心都溢出汗来。如果这样闯进去,他就再也没有回头的道理。他这一刻终于明白,当初为什么在路上见她受伤,就义无返顾地送她去医院,那是因为她就是他第一眼看到就喜欢的那类女孩;后来,他一直对她没有非分之想,那是因为,她驾驶的路虎车,这辆车按照他的工资可能几十年才能买得起,还有她处处表现出的神秘,表露的是她不同一般的身份。财富和身份,成为他接近她的拦路虎。

  梁健如今的紧张,因为他不停的问自己:“我敢跟这些作斗争吗?我敢藐视金钱和地位所设的栅栏吗?”
  “管他呢!”梁健又想起项瑾说的“机会到处都在,看你抓不抓得住”,这不是对我的暗示吗!梁健打开了房门。
  项瑾听到声音,从床上站起来,打开了灯。
  两人相视,谁都没有说话。
  两人的心脏都蹦蹦跳动着……
  梁健瞧见项瑾的脸色发烫,嘴唇绯红,别样的美丽和诱人绽放在她脸上。
  项瑾开口道:“你在等什么?”
  梁健猛烈的心跳声,这次被说话声覆盖:“等你把我踢出去。”
  项瑾:“我的腿还没全好,踢不动。”
  梁健:“那正好,我可以欺负你。”
  项瑾:“看你敢不敢。”

  梁健说话间,就已经来到了项瑾床边,捧住项瑾精致的脸,在她红润的嘴角亲了下去,“这算不算欺负?”
  项瑾道:“看来,你还真不会欺负人,欺负人应该是这样的!”
  说着,项瑾一把扳住梁健的肩膀,将他压在床上,“这才是欺负。”
  梁健又用力将她扳了过来,压着她:“别以为我真不会欺负人。老虎不发威,以为我是病猫。”
  “我的腿。”项瑾微喊了声。

  听到项瑾说腿疼,梁健不敢造次:“疼?”
  “只要不压到就行。”
  梁健注意不压到她的腿,也不让她再说话,狠狠堵住了她的嘴。梁健感觉那滋味就似第一次吮吸糖果一样诱人。两人的手,在对方身体上抚掠着,滚烫的激情令身体和血液犹如燃烧,两人都想对方在这一刻融化为自己的一部分。
  赤诚相见的那一刻,梁健忽然道:“我这里没有套子。”
  项瑾手指抓着他的背:“我不想在你和我之间隔一层橡胶。”
  梁健被这句话感动,又深深的吻她,他感觉到这个世界的色彩变了。他好久没有看到这么五颜六色的世界,而且是在闭着眼睛的情况下。
  清晨的阳光从窗口溜进来时,梁健迷迷蒙蒙中听到手机响了起来。一夜风雨交集之后,项瑾显然很享受这样的疲劳,不用上班,她嘟囔了一声“这么早就有电话”又侧身睡去。
  梁健瞧见身穿肉色内衣的项瑾,忍不住在她完美的臀上拍了一下,可项瑾还是没有醒来。梁健走出房间,拿起手机。

  看到手机上的名字,他又过去轻轻合上了项瑾房间门,才来到自己房间的阳台,接起了电话:“喂,你好。”
  电话那头响起了声音:“你已经起床了?”
  梁健简单的“嗯”了一声,他实在找不出其他可以说的话,一切回答从简。陆媛今天打电话来,让他有些搞不懂她的目的所在,所以想,还是听她说吧。
  陆媛道:“听人说,你有了新的女朋友?”
  梁健道:“你就是为这个一大早打电话来的?”
  陆媛道:“我只是随便问问。”
  梁健忍不住往隔壁房间瞧瞧,他真想说项瑾就是他的女朋友,但尽管他们已经有那一层更深入的关系,还是不能确定她会不会做他的女朋友。梁健道:“也许吧。”
  陆媛道:“也许?你说的也太谦虚了。”
  梁健道:“我不想一清早跟你讨论这个话题。你有什么事情,快说吧!”
  陆媛道:“我怀孕了。”
  梁健一怔:“怀孕?你该不会说,你怀的是我的吧?”
  陆媛道:“我也搞不清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