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6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想了想,这时候如果要坚持调换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自己这么一做,等于是投降缴械,承认自己搞不定那些拆迁户。他原本的意思,也就是要把话说清楚,不管其他人心里承不承认,他不想让他们白捡自己的便宜,致于他们是否仍旧要揣着明白装糊涂,那是他们的事情。
  梁健道:“算了,调换就算了。反正大家心里明白,我照样会把这些拆迁户的工作做下来。”
  石宁得了便宜还卖乖:“仅仅做下来是不够的,还得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否则三个月下来完不成,就只能卷铺盖走人。”
  梁健想,不给石宁几句厉害话,他的嘴就闭不上了:“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
  石宁道:“赌什么?”
  梁健:“赌我比你早完成拆迁任务?”
  石宁冷笑道:“恐怕你是不自量力了。”
  梁健:“我只问你敢不敢赌?”
  石宁:“有什么不敢?赌什么?”
  梁健:“如果你比我早完成拆迁签约,我也不等三个月了,马上提出辞职。”
  石宁嘿嘿笑道:“那相反呢?”

  梁健:“如果相反,那你就别再想着副镇长的位置,即便领导推荐、组织提名,你也不可以再坐这个位置。”
  听这个赌,石宁就有些犹豫了,因为这上升到了自己的前途问题。
  梁健紧追不放:“是不是不敢打赌了?”
  石宁想当官的心谁都知道,但如今这么好的机会可以把梁健清除出镇公务员的队伍,他怎么肯放弃呢。更何况,在拆迁难度方面,自己的确比梁健低多了,而在拆迁进度方面也领先许多。于是道:“我跟你打这个赌。”
  镇组织委员傅栋原本对机关干部这种意气用事的打赌行为有权阻止,他想到钟涛一直对梁健有看法,希望对他教训教训,看到石宁很有胜算,也就不再多话。
  梁健和石宁打赌的事情,在镇机关内部又成为一则新闻传播开来。大家议论纷纷,讨论到底会是谁输谁赢。
  几个平时就爱赌的机关干部,就梁健和石宁谁输谁赢开始押宝,押石宁赢的,赔率是1:3,押梁健赢的赔率是1:10。
  押宝的时候厉峰和莫菲菲刚巧从村里回来,正好撞上。
  莫菲菲对这种赔率很不满:“为什么梁健的赔率比石宁的赔率高这么多?”
  边上一个镇干部道:“很明显的啊,这次梁健是凶多吉少,能赢石宁的机会约等于零。”

  厉峰插嘴道:“说说原因看。”
  另一镇干部接过话头,正儿八经解释开,演讲比石宁好吧,还不是照样党委秘书的帽子给人戴去了?所以啊,梁健准输,所以赔率高啊。”
  莫菲菲原本对这种押宝没任何兴趣,但大家这么看不上梁健,她心里就不舒服,赌气道:“厉峰,我们也来押,我就不信梁健会输。”
  厉峰本身对赌博就有嗜好:“好,我们也来押。”
  厉峰掏出了500块钱,扔给那数钱记录的镇干部。
  那镇干部问:“押谁啊?”
  厉峰道:“当然是石宁啦。”
  莫菲菲目瞪口呆,一把扳过厉峰的肩膀:“什么?你居然押石宁?”

  厉峰表情无辜地道:“当然押石宁啦。你刚才没听清楚吗?人家分析得已经很透彻了。虽然我们跟梁健是朋友,可没必要跟钱过不去啊对不对。你看谁押梁健的?”
  莫菲菲不跟厉峰多话,掏出一千块钱,扔给那个镇干部:“我押梁健。”
  说完转身就走。
  边上的人傻愣愣地瞧着莫菲菲:“小女孩就是冲动啊,这一千块打水漂喽。”
  镇党委书记钟涛从组织委员傅栋那里听说了打赌的事,钟涛找来了石宁:“听说,你和梁健在打赌?”

  石宁道:“是他先挑衅的。”
  钟涛:“不管谁先挑衅的,既然你已经打了赌,就要赢。这次是给梁健致命一击的最好机会了,懂吗?”
  石宁道:“是,钟书记,我知道了。我会全力以赴的。”
  钟涛:“这种事,你只要跟茅书记搞好关系,让他赶紧把你那些拆迁户搞定就行了。你告诉他,这是我的意思。”

  石宁如获圣旨:“谢谢钟书记。”
  晚上,梁健去了医院看望老领导黄少华。黄少华自从昏迷中醒来之后,恢复的速度出奇的快。黄少华见梁健进来,很兴奋,握住梁健的手:“梁健,来啦。我昏迷那段时间,真多亏你了。有你的坚持,才有我今天。”
  梁健:“黄书记,言重了。我做的都是应该的,以前你对我那么照顾,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黄少华道:“以后,你别再叫我黄书记。不管在什么人面前,都叫我黄大哥,知道了吗?否则我翻脸。”
  看到黄少华这么看重跟自己的这份情谊,梁健也很激动,有时候人只有共同经历过一些事情,才能建立起真正牢不可破的感情,这很不容易。.梁健当即叫道:“黄大哥。戴大姐。”
  戴姐用手拍拍梁健的肩膀:“有你这么一个小兄弟,是我们的福气。”
  黄依婷端了一杯水过来:“梁健哥,你喝水。”
  梁健赶忙接过水来,瞧见笑盈盈的黄依婷,心里也不由感叹,真是一个小美女。再想起那天天台上,她说要嫁给自己那股冲动劲,如果说心里没半分神往,那就是装b了。但想到她有出国梦,说什么自己也要起到正能量的作用,不可拖人家后腿。
  戴姐道:“医生说了,你黄大哥恢复得很快,这个星期结束,就可以出院了。以后就定期来医院挂水消炎就可以了。到时候我们想一起吃个饭,你要来参加,星期六晚上,在梦圆酒店。”
  梁健爽快地答应:“我一定来。”
  黄少华又与梁健聊起工作的事情:“这两天忙吧?”
  梁健说:“还真有点忙,分在拆迁组,有考核任务。”
  黄少华道:“在镇上继续呆下去,也没多大意思。上次,我介绍你去区财政局姚局长那里,这事现在怎么样了?”
  想到姚发明,梁健心里就有气。黄少华还没生病时,姚发明受人之托,真有接见他的意思,可后来一得知黄少华生病,姚发明就用各种理由拒绝与梁健见面,事实上也就是拒绝了梁健调他局里。梁健真想把姚发明这种“见风使舵”的行为一股脑告诉黄少华。
  话到嘴边,他就停住了。

  告诉黄少华这些,还不是让黄少华自觉丢脸?姚发明开初答应接纳梁健,是因为要给黄少华面子,后/因此,梁健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黄少华见梁健像是有难言之隐,又问:“这事到底怎么啦?”
  梁健被追问,只好道:“我只跟姚局长打了电话,后来就没到他那里去了。”
  黄少华:“为什么?他不欢迎你过去,还是怎么回事?要不我再打个电话联系他一下?”
  梁健赶忙道:“不用了,不用了。主要是我自己的问题,我最近认真考虑了一下,我还是决定留在镇上。每个人都有逆境和顺境,不能因为遇上了逆境就想要逃避,换环境。我想凭自己的努力,在镇上站稳脚跟,找机会再谋求新的发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