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16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了田主任的支持,朱爱国回到办公室想了很久,决定从陆长生开始,既然他举报,纪委已经把举报转到单位,要求核实这件事,给一个汇报,那么就有理由找陆长生他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
  朱爱国就让人把陆长生叫道自己办公室,看了很久,等到陆长生有点发毛后才说,陆长生,你给纪委写信举报单位推荐科长的事,县纪委已经把举报信转到单位党组,要求对这件事认真反思,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向县纪委汇报整改和调查的意见,为了对此事负责,对单位负责,对个人负责,把你请过来就是希望你配合把这件事处理好。
  朱爱国太知道如何处理这件事了,只要陆长生不能说出这件事的来源,就可以给他压力,到时候会让他有好日子过的。
  陆长生不知道朱爱国的心理想法,以为单位看到县纪委转过来的举报,就很害怕,于是找他过来协商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算了。于是就很牛逼的回答说:
  “党组会那样的研究人事就不是很科学,我举报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得到合理的正确的看待,在说论资格我也该是科长了,不过是不给机会而已,当时和我竞争科长的秦书凯已经是领导干部了,而到现在也没有给我什么说法!”
  提到以前的事,陆长生很生气,认为如果不是当时党组最后研究把科长给秦书凯,说不定秦书凯现在区域办副主任的位置就是自己的。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当时党组会也研究了你,就如上次,最后你竞争不过周斌,就只能按照结果来考察提拔周斌,下次有机会也许就是你的了!”
  陆长生肯定不能接受朱爱国的这样解释,就很不服气地说,以前的事我也不说了,但是这次和周斌竞争科长的事我认为严重的不公。
  朱爱国就问,我认为很公正,你认为不公,说说看,只要有证据有理由党组会改变的,纪委也是这么要求我们的。朱爱国就等着陆长生说出来不公的地方,只要钻进套子,就让你出不来。
  陆长生后来就说了票决的事,说这件事就是不公,怎么可能四个领导都把票很一致的投给周斌,说明肯定有猫腻,说不定事先就有人沟通串联。陆长生为了要回自己的科长位置,肯定要把理由说得很充分。

  朱爱国看到陆长生已经钻入套子,就问,你是怎么知道党组会投票的事,我怎么不知道,是不是谁泄露给你错误的信息?要知道乱举报是要受到处分的,纪检工作的原则就是不错过一个坏人,但是坚决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你如果乱说话,没有根据,应该知道是什么结果?
  陆长生就说,党组会投票的事我认为知道的不会错,但是怎么知道的我肯定不会告诉你,我现在只要对我负责,如果没有让我满意的结果,我会继续举报的。
  朱爱国这个时侯直起腰,看着陆长生说,如果你今天不说出这件事的来源,还有就是说有人事先沟通的证据,我想乱举报干扰单位工作的责任你是要承担的,至于会弄个什么处分,我会根据你的配合程度来考虑的。
  那天,朱爱国怎么说,陆长生就是不能说出如果知道党组会上的事,也拿不出党组会前事前串联的证据,于是朱爱国就说:
  “陆长生,我的为人你可能很清楚,如果不说,后果将很严重。”
  陆长生想不到是这个结果,想到如果真的说出是从胡长贵哪儿知道的,那就出卖了领导,以后永远也不可能有人给自己说话了,于是抱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后来就是不说话,让朱爱国也没有办法。
  后来,朱爱国说,陆长生,既然你不能说出你举报事的证据,那么就是乱举报,扰乱单位的工作秩序,破坏单位的稳定,我代表纪检组向你传达以下处理意见:

  第一,停止工作,认真进行反省,把问题交代清楚;
  第二,停止工作期间,工资福利等一起停止发放,直到此事处理结束;
  第三,在反省期间,如果出本县,请向单位纪检组请假;
  第四,最终如何处理,将根据你的态度来决定。

  朱爱国说完后,就打电话让人事科科长和监察室主任进来,把刚才的四点又说了一遍,要求两个科室尽快落实。
  陆长生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
  一弯新月,高高地挂在天空,在水面上投下淡淡的银光,增加了水上的凉意。对面的晚香楼冷清清地耸立在银光下面,楼前是一片白灿灿的花朵。还有山、石壁、桃树、柳树,各有各的颜色和形状,在银白色的月光下,似乎都含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月光下的人事大楼的一个房间里,确是灯火通明,田主任和朱爱国真在房间内说这话,谈着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朱爱国汇报说:
  “关于陆长生的事,已经调查清楚,根陆长生的交代,知道党组会的事,是胡长贵在党组会议后因为他推荐陆长生没有成功,于是心有不满,就把党组会上的细节透露,而陆长生就想当然的进行了乱举报,今天上午找陆长生本人谈过了话,他也认真了形势,对一切做了很详细的交代,表示接受党组的决定,希望党组能从轻处罚!”
  田主任就问,这件事你认为如何处理?
  朱爱国就说,从个人的角度来看,对陆长生可以给个处分,也可以教育就完事,能大能小,至于怎么处理,由你田主任决定。
  田主任就说,陆长生能认识错误,就网开一面,找他谈谈话,口头教育,效果就达到了。不过,这件事涉及到的班子成员,就如胡长贵这个人,那是要好好研究的。
  朱爱国就不说话,看着田主任。
  主田任就继续说,一个班子成员,连起码的保密都不能做到,怎么能分管人事和重要的科室,所以最近一直在考虑领导班子分工调整的问题,老朱,你看人事科谁分管最合适?不会出事?
  朱爱国就笑着说,你不要说老问题,人事科我是不能管的,要么就给赵大奎,要么就给秦书凯,这个秦书凯小伙子,虽然有点个性,但是本性不坏,再说,有个性的领导,有的时候何能成事,可以重用。
  朱爱国知道,自己党校学习结束后,提拔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田主任就想了很久说,我最希望是你分管,你不接受的话,我是要好好考虑,不能再出现如胡长贵这样的人,平时看上去很听话,到了关键时候就有自己的小算盘,拿了别人的一点好处,就不听话了,怎么是这样一个人。

  田主任心里对胡长贵很不满,但是想到任何人到了此地步,都会这么做。
  朱爱国就说,胡长贵这个人,以前就分析过,本性不坏,但是出生决定发展,爱贪便宜,在小恩小惠前面就失去立场,那是很不应该的,也不是做大领导的个性。所以,对这个人负责的话,就不要让他分管重要的科室,分管一点小事就可以了。无足轻重的小事,想出问题都没有机会。
  田主任点了点头,后来说班子分工也是势在必行。但是,如何让胡长贵接受现实,那也是要做一番工作的,老同志既要让他心甘情愿,也要让他有苦说不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