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14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长生华说的很形象,职务议论起伏了几下,就不再有动静,就连胡长贵这段时间也熄火了。分管人事,人事上的事不要你参与,很说明问题,所以考察的时候,陆长生去拜访了胡长贵,问吕丽华考察了,自己该怎么办?
  胡长贵很不耐烦的说,陆长生,这件事我已经很尽力了,没有结果,那是和你个人有很大关系单位,以后要注意影响。此事暂时到此为止,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年轻人,机会多得是,再说整天在领导身边,光辉肯定照的比别人多!”
  再说,陆长生知道邱科长也到区域办做科长的消息后,他的思路就发生了改变,既然综合科科长的位置空了出来,为何不去争取,胡长贵分管人事,综合科已经调整为赵大奎分管的,只要赵大奎帮助,就有希望。
  再说,综合科的科长也不比区域办的科长差。
  对一个单位来说,科长的位置是定额的。一个萝卜一个坑,你占了,别人就上不去,别人上不去,就没有级别,就不可能向上一个级别进军。现在位置空出来了,单位20多个副科长科员们的心情是可想而知。

  综合科科的科长位置成为众人议论和竞争的焦点。
  那段时间,胡长贵的家里再次成为很多想位置干部的目标,官场,谁都知道,要想有所得,必须有所付出,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陆长生知道目前还有唯一一个科长的位置,如果不想办法争取到手,估计很那再有机会了,于是在加快到胡长贵家里拜访。
  陆长生为科长的位置运着的时候,还有一个人盯着了这个岗位,就是现任政务科副科长周斌,他知道邱科长到区域办做科长的事后,就一直在到处活动。就找到朱爱国,请求帮忙,周斌的父亲和朱爱国的关系很密切,交情很不一般,肯定要出力。
  朱爱国答应周斌的请求后,就给主任田主任打个招呼,综合科科长的位置能不能给自己的一个朋友的孩子?
  主任就问,是谁?

  朱爱国就说是周斌。
  周斌的父亲和朱爱国在乡里的时候是同事,后来又一同到县里上班,联系很紧密,重要的是朱爱国的老婆还是周斌的母亲帮助介绍的,由此关系就显得很不一般。
  田主任就很为难的说,这件事你要是早几天说,肯定答应你,可是现在我很难决定,否则,就是得罪人。和朱爱国说话
  ,都是实话,没有什么水分。
  朱爱国就问,为什么?
  主任说,陆长生最近找了很多人打电话打招呼,希望自己提供帮助,自己也答应了。前几天,胡长贵已经汇报过这件事,当时想到位置给谁都一样,就口头同意了这件事,现在你提出别的人选,你说怎么办?
  朱爱国就说,如果提拔陆长生,很简单,到了党组会上和前两次一样再次否则,再说陆长生的提拔被否决也不是一次,多一次又能怎样?
  朱爱国对否定陆长生的事,很有信心。
  主任笑着说,我已经把实际情况告诉了你,怎么操着否决提拔陆长生,那是你的事,但是党组会上胡长贵推荐人选的时候肯定是陆长生,怎样否决,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我不能出尔反尔,这样让陆长生找的人知道了对我的影响很不好。
  官场上,很多少时候是要违背意愿做事的。
  朱爱国就说,党组会上即使胡长贵推荐陆长生也没有关系,只要你不反对我的人选,我会操着好的,让我推荐的人上去的。至于陆长生,那就再做一次牺牲吧。
  田主任就说,你这么有自信,那我就不问了。

  再说,陆长生从胡长贵哪儿知道最近要开党组会,专门研究综合科长人选的事,让陆长生一定要注意形象,夹着尾巴做人,不要让别人说出什么,那么就前功尽弃了。
  听了胡长贵的警告,喜欢在外面在吃饭喝酒洗澡的陆长生,难道的每天准时上班,下班后就准时回家,吃饭睡觉。一个星期下来,陆长生就感到被束缚的感觉,很想放松一下。
  陆长生就想,因为这个鸟科长,弄得自己什么地方都不敢去,什么女人也不敢碰,也***是很辛苦的事。看来这几天还要躲到胡长贵家里去跑跑,再加把力,已经送了不少的礼物,喂猪既要让猪吃饱,那么猪也就不哼唧了。
  胡长贵每次对陆长生的拜访,都是很有信心的说,不要着急,这个科长肯定是你的,不过是时间和程序的问题了。就陆长生的提拔,党组会上再次出现反对的声音,那是胡长贵没有想到的。
  这次党组会,是在一个有点雨的下午开的。
  如往常一样,田主任介绍会议议题说,这次党组会的议题就是一个,对综合科科长进行调整,请各位领导研究讨论。人事科的科长就把人员调整方案给与会的每个领导发了一份,然后代表人事科把调整方案读一遍,解释调整理由。
  陆长生的调整岗位。
  人事科介绍方案过后,就是班子成员发表看法的时候,朱爱国第一个发言,明确表示反对陆长生为科长。认为不管从能力还是经验,都没有资格做科长,很需要磨练。
  朱爱国如此旗帜鲜明的反对,胡长贵是没有想到的。因为,朱爱国一直对单位的人事调整不发表意见,所以和陆长生商量要关注的领导人,就是没有想到朱爱国这个人。
  朱爱国既然和议题如此意见不一致,胡长贵肯定不敢大意,现在都是一个单位的有头有脸的人,说出去的话如果没有作用,那么损失的就是一个人的面子。就装着没有表情的说:
  “这次调整,是人事科充分酝酿的结果,很成熟,朱主任反对,原因是为什么?”
  心里却骂道,***,与你无关,管什么?

  朱爱国抬起头,扫描了一圈说,本来,如何调整人调整谁和自己都没有大关系,但是陆长生肯定不行,把上次没有提拔起来的人这次提拔上来,不等于边**边提拔吗?这个人有人举报很有问题,在没有清楚之前,作为党组成员,纪检组长,对单位负责,对自己的一票负责,肯定不同意,县纪委对这种边**边提拔的事,也很重视,查的也很紧,所以说,不能因为陆长生有个别领导的关照,就把原则放到一边,违背纪委的要求提拔。

  朱爱国如此一说,大多人就不说话了,就看着田主任,看着胡长贵,怎么都都是你们的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胡长贵知道,如果任形势发展下去,局面更无法控制了,就咳了一声说,赵大奎主任,你是分管综合科,人是你用的,你就谈谈看法?
  赵大奎一直没有说话,一直在看着别人的议论。前几天,胡长贵向赵大奎推荐陆长生的时候,赵大奎说要好好考虑,过几天答复,其实就是不想参与,现在不发表意见过不了场,就说:
  “人事科推荐陆长生做工综合科科长,个人没有任何意见,拥护党组决定,党组研究通过了,无条件的接受。至于说陆长生有什么问题,要抱着发展的眼光看问题,不能盯住一个人的过去,邓公还三起三落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