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6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彩姐说道:“你自己也小心吧。等下吃完饭,我让我四个人过来,你把你情况说说,跟他们说说。”
  我说:“我不知道那两人是干嘛的,专门跟踪我,我不知道他们是谁派来的。”
  彩姐问道:“康雪?”
  我说:“康雪找的人不会那么蠢吧?”
  彩姐说:“别人?你得罪了很多人?”
  我说:“说句实话,我真得罪了不少不少的人,很多,真的很多。而且,那些人还是被因为我被弄到伤残的。”
  彩姐问我:“什么叫因为你?”
  我说:“就是她们要伤害我,但是我身边的一些对我好的朋友和同事还有下属这些,看不过去,就帮我解决掉她们。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啊。”
  彩姐说道:“那是她们自找的,活该,你干嘛很内疚呢。伯仁?她们配得上叫伯仁?”
  我说道:“呵呵,说是这么说,但我也觉得很残忍,她们当中,有断脚的,有断手的,有脑残的,一辈子都伤残了。”
  彩姐说:“斩草要除根,你不懂这道理?你留着她们,她们还能反过来咬你,就像一条蛇,你把它尾巴砍掉,它还能掉头过来咬人。你应该直接弄死她们。”
  我说:“我下不了手,我残忍不起来。”
  彩姐说:“所以,别到时候让这些蛇反咬你。”
  我问道:“彩姐,怎么有人给你取外号花蛇的?”
  彩姐说:“花蛇,越色彩艳丽的蘑菇就越毒,越色彩斑斓的蛇就越让人致命,越美丽的女子呢?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我还是控制着这些人,他们很多人说我毒。这就是外号由来。”
  我笑着说:“你自信自己很漂亮嘛。”

  彩姐说:“像你自信你很帅一般。”
  酒菜上来,两人开吃。
  喝了一点红酒,彩姐说:“你和你那小女朋友最近怎么样了?”
  彩姐用的这口气,完全是一种姐姐关心的口气问的。

  我真不知道她在她心里如何定位我和她的关系,既然如此,那为何又要与我有那层关系?既然有那层关系,为何很多时候又如一个姐姐关心我般关心我?
  我也搞不懂了。
  我说道:“她不是我女朋友。”
  彩姐说:“你承认我也不会怪你什么。”
  我说:“还真不是,她就是一个和我挺好的朋友,不过我们之间的确有一点暧昧。”

  彩姐仿佛不经意般的哦了一声,然后问:“那个店不做了吧?”
  我说:“做不了,被格子帮的人霸占了。”
  彩姐脸上有着不快,说道:“康雪这些人为了扩张,不折手段,不听的就动用暴力使别人折服,早晚把她们自己也闹死。”
  我说:“呵呵,也难讲,你看历史上,那些打下江山的,都是靠暴力武力打下来的。”
  彩姐说:“你觉得即使别人怕了,暂时听话了,就真的听话了吗?”
  我说:“那不是吗。”
  打断我的腿,用甩棍?
  还爬到窗口去,想爬进房间去,打断我的腿?而且,打架的能力也很次,还有,被一吓,就什么都吓出来了。
  我靠,这两个蠢货。
  这样的货色,真的是康雪那人派来干掉我的?
  我问道:“谁让你们这个做的?”
  他们两回答道:“是一个女的,她让我们打你打断你的腿。”
  他有些语无伦次,胆子都吓破了吧。

  我笑笑,说道:“她叫什么名字。”
  他说道:“姓黄。”
  姓黄?
  黄苓?

  妈的,是黄苓!
  果然是黄苓!
  也只有黄苓,才让那么蠢的人来打我了。
  黄苓这家伙,真的头脑很简单啊,我都怀疑上次那次梅子暗算我,到底真的是不是她想出来的主意。
  就因为我冲撞了她,就找打手打断我的腿?

  还找了那么两个傻子?
  可我有点不相信啊,有那么简单吗?
  黄苓真有那么蠢,那么简单吗?
  雇佣人来打我,找了这么两个傻子不说,还告诉人家她姓黄?
  我问道:“她长什么样子?”
  他们两描述了一下,当说道右边耳朵过来有一颗黑痣的时候,我确定是黄苓了。

  呵呵,黄苓,黄苓那么低能?
  我总感觉不对劲呢。
  真有那么低能吗。
  我问道:“她还跟你们说了什么?”

  他说道:“她就说让我们打断你一条腿就行了。”
  我说道:“那她给了你们多少钱?”
  他说:“先给三万,打断腿后,给七万!”
  我说:“十万,买我一条腿。有意思啊。”
  我想了想,我决定让他们帮我做件事。
  能拿人钱打我的人,也可以拿了我的钱帮我打人。
  不过,我并不想给钱他们。

  我让黑衣帮扣住那个被割了几刀的家伙,然后让另外一个家伙去帮我做事,如果那个家伙不干,可以,黑衣帮拿了他们身份证看了,如果不愿意,找到了,别后悔。
  他们只能点头同意,再说,留一个做人质,跑了一个也没办法,我还真不想让黑衣帮去打到他们家人身上去。
  但这两个家伙似乎被唬住了,看样子是真的害怕了。
  帮那家伙止血,然后放了没伤的一个,把伤了的那家伙扔上车。
  然后我们上车走人,开车走的时候后面那个还要追着上来:“带我走!这里好黑!我找不到路回去!”
  直接开车走,没理他。
  车子开到了黑衣帮的老巢,那栋酒楼那里的停车场下。
  我问了黑衣帮的人了,他们说有地方关押,既然有地方关押,我就放心了。
  我让他们不要虐待这家伙,只要关着就行了。
  然后我留了他们号码,随时联系。
  这时,我看到一个高高大大的人走过来,这家伙,是彩姐的保镖啊。
  我记得他。
  他太容易记住了。
  他走过来,跟其中一人说了几句,那人走过来,对我说道:“请问您是张帆吗?彩姐的朋友吗。”
  我说:“是啊,怎么了?”

  他说道:“哦,有点事,想麻烦你一下。”
  我问道:“怎么了呢?”
  他说:“关于我们,我们彩姐的事。”
  我急忙问道:“彩姐怎么了!受伤?”
  他说道:“不是不是,是她,遇到了一些不开心的事,在发脾气,一个人关着自己在办公室,我们希望你上去看看她。”
  我皱起了眉头,说:“这个,我不知道她想不想见我啊。”
  他说道:“拜托了,希望你试试。她刚才发的挺大的火,把我们都赶到下面来执勤了,我们担心她在办公室里面,做对她不好例如伤害自己的事。”
  我说道:“好好好,我上去,我去。”

  他急忙带着我上电梯上去了。
  怎么发那么大的火,把自己的保镖都赶到车库去巡逻去了啊。
  电梯到了上面,出了电梯,看着窗口外面,外面灯火辉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