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07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区域办下属科室的人员调整,不知道是人事科几个人的政策理解水平差,还是个别领导人的工作水平差,调整的几个人与工作的要求相差太大,隆重表个态,这样的调整简直是胡闹。”

  秦书凯这么说的时候,刻意大声点,把胡闹还强调了一下。
  秦书凯的话音一落,包括田主任都很吃惊,议题已经到了党组会,不过走个过场,就是定调的事,秦书凯这么说就是要推翻今天党组会的议题,就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于是很不高兴的说:
  “秦书凯,有看法就当面说出来,不要闹情绪!”
  “肯定有看法,有看法肯定就有情绪。”
  秦书凯根本没有理会田主任的不满,也没有把田主任的话放在眼里,按照自己的思路继续说。既然要都斗,就不怕闹翻,如果自己因为这件事被怎样,主任的位置也不可能坐稳。只要把这件事捅到县委领导那儿,田主任如此的专断,县委领导肯定会过问,到时候谁也得不到好处。秦书凯继续说:
  “不知道一些领导,是怎么看待区域办的,把猫狗的东西都往这里一放,抢个位置,干什么,抢地盘,占山头,要说抢地盘,我说句话,各位领导请评价评价。区域办这次科室调整人,当然主任是一把手主任,也许事先这个结果向田主任汇报了,但是我是专职副主任,是做事的,也是用人的,人到我这里,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也没有和我协商,就准备定调,对此,我表个态度,这个人如果我在区域办做一天副主任,就坚决不同意这样做,如果哪个领导认为我不行,或者认为冒犯了他的权威,或者对我有什么想法,可以直接到县委领导那里,建议把我调整走,很欢迎!”

  秦书凯很有底气的把话说完,不再说任何话,喝着水,看着茶杯里的茶叶沉浮不定。
  所有人都知道了原因,这次区域办调整人,没有和秦书凯商议,也没有经过秦书凯同意,就准备定调,现在秦书凯已经表态,坚决不要这个人,坚决推翻今天的提议,宁愿不做这个副主任,如此态度,就看田主任怎么收场。
  田主任的脸色很难看,心里骂道,***,秦书凯,看来你他妈是诚心作对,田主任也是说一不二的人,长期以来,几个副职都是看自己的脸色,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秦书凯刚上任就想冒犯权威。脸色就铁青,不说话。
  “秦书凯,作为党组成员,要知道组织原则,个人意见可以保留,个人要服从组织,再说,这只是调整方案,有问题可以提出,也可以和我以及人事科协商!”
  胡长贵赶紧说话,知道今天的祸闯大了。秦书凯笑着看了胡长贵一眼,继续喝茶,继续看着茶杯的茶叶,什么也没有说。
  田主任就看着秦书凯,也没有说话。心里暗骂胡长贵,原来事先没有征得秦书凯同意,就把调整方案拿到党组会,这件事过后,看我怎么收拾你。田主任也骂秦书凯,这么做就是不给自己面子,如果议题被推翻了,传出去,面子何在?威信何在?就有硬着通过议题的想法,作为一把手,不管什么时候,即使错了,下属也要服从。
  田主任心里也很害怕,知道常委组织部长和秦书凯的关系肯定不一般,否则,这次公选也不可能获胜。如果真的自己硬性通过,秦书凯到常委组织部长哪儿反映,那么这个议题到了组织部也通不过,就很犹豫,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
  朱爱国看出了问题的关键,笑着说:
  “大家都不说话,作为老同志,就先说两句,我暂时不说区域办科长调整这件事怎么样,就先说单位人事调整目的,大家都知道,人事调整对个人来说是进步了,但是对一个单位来说,关键是做事。把一个人送上一个岗位,就要对这个位置负责,这个人能不能胜任这个岗位,把不胜任的人送上去,不做事,抢位置,肯定行不通。如果都把不干事的人送到重要的位置,那么事谁做,那么发改委也就没有发展前途?”

  朱爱国停了下来,从办公桌上拿出一支烟,扔给田主任,又给几个抽烟的副主任扔一根,慢慢的点上后,狠狠的抽了一口,在缭绕的烟圈里继续说:
  “区域办,作为区域经济推进的重要部门,一定不能出任何问题,否则,不管一把手还是班子哪个人都要挨板子,都可能因此被调离,所以就应该全力支持区域办的工作。秦书凯是县委公开选拔出来的优秀干部,县委把秦书凯放在这个位置,就是要把这件事做好,再说,做事都是为了单位,不是为个人,如果为个人,
  谁去得罪人。”
  田主任看了朱爱国一眼,冷静了下来,知道朱爱国在提醒自己,这个时候要冷静,否则,对自己的发展很不利。秦书凯话已经说开了,弄不好,就准备走人,如果真的走了,对自己的仕途影响肯定很大,说不定自己也会随着秦书凯离开这个岗位,因为秦书凯走之前肯定会把这件事向县委领导反映的。

  官场是不见血的争斗场,是有度量人的平台。
  “人事科,你作为科长,你现在就给各位领导汇报一下,当时怎么酝酿区域办科的人选的?事先和哪个领导进行了沟通?调整几个人都做不好,不能做,就干脆辞职,想做能做人事科科长这个位置的人太多了。”
  田主任有了气,当然就拿软柿子捏,拿人事科科长发火。长期的人事科长,竟然不知道调整方案给分管领导看看。
  科长听到班子间的斗争,不敢说话,知道说的不好估计人事科长的位置真的和自己无缘了。本来,按照常规方案出来后,人事科长把方案要向分管领导汇报的,可是想到秦书凯是新的小伙子,比自己小多了,瞧不起,就没有向秦书凯汇报,认为胡长贵会和秦书凯沟通的,谁知道胡长贵也没有这么做。
  胡长贵没有这么做,也是同样的想法,认为秦书凯是个小字辈,自己向他汇报工作,做梦,自己这么做,那是丢面子的事,再说这件事人事科长会向秦书凯解释的,谁知道科长也没有这么做。
  胡长贵看人事科长没有回答田主任的问题,很多班子成员都在看着笑话,就很不高兴的说,作为人事科长,应该知道那些事在党组会之前做好,不知道你不向秦书凯主任反映这件事,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认为人事科不适合你,可以打报告给党组,会适时调整你的位置的。

  官场上,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胡长贵肯定有权教训科长。
  胡长贵也知道,关键时候,保护自己是关键。
  人事科长那天始终一句话也没有说。
  后来,田主任就说,这个议题下次再议,会后胡长贵对人事科要好好的整顿,人事上的事都出问题,还能做什么事。下面进行下一个议题。
  当夕阳睁开布满血丝的眼睛俯视大地的时候,人事大楼里开始传出杂乱混合的声响,有关门声、说话声、脚步走动声,下班的时间到了,工作一天的人们都忙于回家,不到几分钟,整个大楼就变得冷清萧条,非常安静,如墓穴般没有一点声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