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舅妈进了我的房间》
第166节

作者: 阿狸和良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把她和鲁阳假离婚的事斗了出来。她一愣,随即又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我妈告诉你的吧。”可儿说:“我就知道她向着你。她说的也不全对。我告诉你实情吧。当日是他哄我假离婚的,还保证以后怎么怎么对我好。可是我已经对他失望了。那个时候我见你对我还是蛮眷恋的。所以我就同意和他离婚了。他是想假离婚,可是我是真离婚。我想跟你过日子。我知道你从小就那么喜欢我,肯定会疼爱我的。可是谁知道,你也变心了。很长时间我真的想不通,十几年的感情,怎么说变心就变心了呢。”

  我打断她说:“不是说变心就变心了,而是早就变心了。只是我忘不掉少年时代的我们。只是一种怀念。”
  可儿继续说:“反正是你变心了。”
  我一时控制不住情绪的喊出来:“你说是谁先变心的?我在高中两年,杨小沫动不动就去找我玩,给我暗示。“本站关键词藏家”可是我就因为心里只有你,根本没有察觉出来。可是你呢,出门打工回来,没见挣多少钱,却带了一个男人回来……你自己也说过,你对我并没有男女之情。那个说要长大了做我媳妇,要帮我实现梦想的可儿呢,早就不见了。你都这样了,你还想我怎么做?”
  可儿低下头不答话。两人长久沉默。
  过了一会儿,她抹着眼泪抬起头:“你知道吗,我这回真是为你离的婚,我想跟你过日子。可是现在我也知道,完全没有可能了。祝福你和章小静幸福!”

  我回道:“也祝福你能再嫁一个好男人吧。”
  她把手伸过来,放在我手上:“弟弟,以后我们不要成为仇人好吗?还像小时候一样,做姐弟?”
  我盯着她,难得的看见了真诚。我重重的点点头。
  我起身离开时,她说:“你去金家看看吧,玉姐姐回来了。”
  “真的啊?”我转回身惊喜的问。
  她穿着小罩说:“真的,她和她男人一起回来的,回来那天就来看我了,第一个问题就是问你。”
  我道了声谢,直奔下楼。薛慧追出来留我吃饭,都没搭理。
  到金家,大门洞开。我走进去楼下也没见到人。我站在楼道口冲上面喊了两声,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我猜想应该是金玉了,健步上楼,看见楼门口站着那个上午我路过时,看见过的女人。
  我犹豫着应该怎么确定她是不是金玉,因为她和我记忆中的那个金玉,长的已经不大一样了。

  “沈丹?”还是她先开口了,试探的语气。
  “玉姐姐?”我反问。
  “是我啊。”她说着就扑上来。
  多年未见,自是万分喜悦。我没多想将她搂在了怀里。抱了好一会儿,我们才分开,这时也才察觉到彼此的失态。

  我们互道对方的巨大变化,几乎都认不出来了。进客厅,我往房间里看。
  她说:“别看了,你姐夫去林子里砍柴了。”
  “他对你好吧?”这点上,我比较担心。
  金玉告诉我,她嫁过去以后过的很好,姐夫勤劳能干,他们的儿子都有四岁了。姐夫的弟弟今年刚刚结婚,她们两口子把家里的老房子留给了弟弟,回到村子里来住,这还是姐夫提出来的,因为金叔和婶子年纪都大了,需要人照顾。
  我们的话题,自然回避不了金柱。除了感叹和希望后,却也没有其它可谈的了。我不便多留,告辞前,让他们周末带着孩子去学校玩。
  金玉坚持送我,她穿着红色的风衣,长在微风里飘起
  日期:2014-03-27 11:18
  她说:“沈丹,你早点要个孩子啊,最好是个女孩?”

  “为什么?”我不解的问。
  她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因为我生的是个儿子嘛。”
  “想订娃娃亲啊?”我也笑了。
  金玉点点头,认真的说:“我们没有实现的诺言,可以在孩子身上实现啊。”
  我不置可否,在我眼中,所谓的娃娃亲只能算是一个玩笑吧。每个人长大了都会有自己的选择。假使无缘,自己不放手,客观环境也会冲散两个人。
  送到村口我就不让她继续送了。自己走了一段,回头一看,她还伫立在那儿目送我离开。“百度藏家”我朝她挥挥手。放下来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都搞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我一口气跑回村子。找到可儿让她跟我去家里。她说本来就准备跟我去了,谁让我一听说金玉回来了,就高兴的把什么事都搞忘了。
  她换了身衣服后,我们一起出。一路上几乎没有说什么话。我在镇上买了些礼品,让可儿到时候告诉我父母,说是她买的。
  可儿俏皮的说:“这样不好吧,叔叔和阿姨本来就那么喜欢我,我还这么懂事的话,肯定会更舍不得我了。”
  我说:“让你给他们买礼品,是为了让他们以后不讨厌你。”

  可儿转了圈,把路上的行人扫视了一遍说:“你看看,这么多女孩,哪个有我可爱动人的。叔叔阿姨才不会讨厌我呢。”
  我不想跟她扯废话,把话题拉回来说:“到时候该怎么说,你自己要盘算好!你自己先前说过的话别这么一会儿就忘记了。”
  可儿挽住我手臂:“你放心,拿了你的钱,我会帮你把事情办好的。9g-ia”
  到了家后,父母很是高兴。我道明来意。可儿口舌利索,很容易的就把事情解释清楚了。末了还抹着眼泪要给二老下跪认错。
  父母心疼的阻拦了她,说是可儿既然做不了他们的儿媳妇,那就做女儿。当场让可儿认了干爹干妈。
  我的心彻底放下来了。夕阳倾斜的下午,我却看到自己眼前一片柔和的晨光。
  因为时间晚了,父母不让她离开。我就他们毫不客气的赶出了家门。

  回到家里,看见一个女孩坐在家里呜呜的哭。章小静和朱莹莹在安慰她。
  “雅丽,别哭了,你们校长回来了。”朱莹莹抬起头说。
  “怎么了雅丽,跟学生生矛盾了吗?”我走上去问,我之所以这么认为,是因为这种事几乎每学期都会生那么几次。
  她止不住眼泪,边哭边慢吞吞的叙述。原来是她今天穿着从家里带过来的职业套装去上课,男学生们竟然在下面写小纸条猥琐她,还相互传着看。后来被她现了,她把纸条收缴了,看过内容后就哭着跑出了教室,先到我办公室,没见着人,就跑来宿舍哭诉。
  生这种事,我还真是没想到。以往最多是学生和老师吵嘴,罢课而已,从没干过这么早熟的事。她是支教老师,又刚从学校出来,社会阅历和工作经验都缺乏,生了这种事,有此反应完全正常。
  我先以校长的份上向她到了歉。
  她哭着摇头说:“校长,不是你的错。我真的很难过,我是他们老师啊,怎么能那么说我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