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舅妈进了我的房间》
第164节

作者: 阿狸和良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面对来自于长辈的羞辱,她都快掉下眼泪了。白花花的泪光在眸子里,好似一湾阳光照射下的微波。
  我真没有一直很理解我的父母,这次竟然做的这么过分。9g-ia.气的一下蹭的站了起来。
  “你干什么啊?”父亲一拍桌子,厉声呵斥。
  我哪敢干什么啊,冷冷的说:“我吃饱了。”
  我一走,章小静就跟了出来。程雪也在后面喊。

  走出家门,章小静抹着眼泪说:“我真的就让他们那么讨厌吗?”
  我牵起她手:“你这么漂亮,怎么会讨厌呢。我看咱俩也别家呆了,回学校吧。”
  “回去干什么啊?”
  我拍拍自己肚子:“我还没吃饱呢,咱们自己回去做好吃的。”

  她拽着我:“不行啊,我们这样走了,叔叔和阿姨以后只会更讨厌我的。我们回去道个别吧。”
  我说:“没事。$9g-ia$别去自讨没趣。他们要是真的不同意我们俩在一起,我就敢明天就去和你拿结婚证。”
  她摇头,那样子显的很是可爱。我问她是不是不愿意嫁给我了。她说不是,她希望我们在一起,能够得到双方父母的祝福。
  我们回到家,朱莹莹正好在做饭。就让她加了两个菜。在这个时候我们两个回来,她肯定要询问的。我们把回家的经过告诉她以后。她沉吟了片刻,解掉围裙,让我们自己端饭吃,她去我们劝说父母。
  “程雪都不行,你能够?”我怀疑,带着否定的语气问。
  她朝我们挥挥手:“你们在家等我的好消息吧。”

  她们两个下午四点多才回家。期间章小静坐立不安,很是担忧。
  我从电脑显示屏上移开视线,劝她说:“傻姑娘,你别这样好吗?小事而已。”
  她走到我身边,不赞同的说:“这怎么是小事了,如果他们一直不肯接受我的话,即便以后我们俩结婚了,怎么相处啊。别人肯定会指责我对公婆不孝顺的。”
  我逗她说:“要不咱们去床上忙上一阵,帮你安安神。”

  她定定的看着我,突然转身说:“你讨厌,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想着那事。”
  我追过去,从后面搂住她说:“你看这样好不好,明天我去可儿送钱,顺便在合同上加上一条,让她亲自出马去劝说我父母。这样一来,我父母放下她了,肯定就接受你了。”
  “这样行吗?”她怀疑的问。我点点头,她终于露出了一点笑颜:“那你去把合同拿来,我再抄写一遍。”
  程雪和朱莹莹回来时,两个人的脸色都很不好看。朱莹莹只喊着我父亲太古板太固执了,她嘴巴都说干了,他却跟什么都没听见似的。
  我拍着胸脯说:“辛苦你们了。别忙活了。这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想办法解决。”
  她们俩不信任的瞧了瞧我。我躲开她们的目光,抬头望着天花板,心里并不疑惑。真要没有处事能力,经不起波折,那我不得都把前任校长和学校的老师们辜负了。我自己是十分知情的,我这个年纪就做校长的,可谓凤毛菱角。如果做的好,将来前途大把,一旦不利,估计以后就永远端不上铁饭碗了。
  在潜意识中,我认为自己已经成为了教育局部门的重点关注对象。
  我和章小静一起去邮局取了钱,一看到这些钱,我便情不自禁的想起了杨小沫。已经没有办法补救了,注定了,我这一辈子都欠这个女人的。
  晚上我就没让章小静离开,她回去了,晚上肯定会自己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为了不让她心里有所顾忌,程雪和朱莹莹都被赶回他们的单间宿舍了。
  她毫无那方面的意思,脱了衣服后,穿着小罩和小内内钻进我怀里,紧紧依偎。

  我试探的说:“要不要换件睡衣啊,这样穿着睡觉不好的。”
  她轻轻的摇头:“你抱着我就好了。”
  日期:2014-03-27 11:16
  我们俩抱着睡到起床铃大作,快的嗡嗡声,就好像有两只蜜蜂钻进了耳朵里,扰的人心烦意乱。章小静因为是班主任,片刻的懒散都不许拥有,她起床以后洗漱完,直奔场。
  我也只是多睡二十来分钟,起床后直接去会议室,召开早会。学校的规矩是,每天的早会只需要班主任参加,周日下午的周会,全体老师参加。
  每天说来说去,都是那么些事。逐渐的我就缩短了自己的讲话。倒是吕副校长,表演欲不小。每次都说那我接着说两句。大家都有数,他每次没个两千句住不了嘴。
  早会后,我回家睡个回笼觉。等朱莹莹叫我起床吃早饭。“藏家xiaoshuo”上午揣着一万块钱和合同回了村里。
  沿途,漫山遍野的秋景,树叶褪色。红色的枫叶,黄色的阔叶,青葱的针叶,交织成一片,煞是美丽。
  经过金家门口时,楼上的阳台上传来抖动床单的声响。我抬头一看,是个二十多岁的ShaoFu,不大认识。但还是令我一阵激动,揣测会不会是金柱那小子带着媳妇回家了。但因为他们家大门紧闭,我便没有向她询问。去段家办完事回来,再来了解不迟。
  到了段家,薛慧坐在门前挑黄豆。她对我的态度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我问可儿去哪了。她说抱着孩子去隔壁家串门了。我要去找可儿回来时,她拉住了我。让我原原本本的把自己和可儿之间的事情告诉她。她一直在问可儿,可是可儿的话,她已经信不过了。有些话一听就是谎话。
  我们进屋后,我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薛慧叹息一声,也把一些秘密告诉了我。藏家最令我震惊的是,在一次气头上,可儿告诉她,自己当日和鲁阳离婚,根本就是假离婚。可儿从来是不敢管鲁阳的,面对鲁阳和那个女人的事,一直容忍着。因为她稍有不满或者是提及,鲁阳不是骂骂咧咧,就是拳脚相向,也许在他心里,家里的这个妻子,对而他而言,只是一件附属品而言。只有他丢弃的份,没有她自己走远的一天。

  可是,就是住院的期间,他们两口子的关系有了缓和。鲁阳还主动告诉了可儿,那个女人有不少的钱,她并不是本地人,而是嫁过来的。后来丈夫挖煤出事后,补了不少的钱。要不是一直和鲁阳在一起,她早该离开这里了。鲁阳还告诉可儿,那个女人对他的感情很深,多次劝说他离婚。可是鲁阳又舍不得孩子,因为那个女人已经结扎,不能再生育了。
  知道我有一笔补助款后,鲁阳就动员可儿和我走近一些,探查一下我的家产底细。这大概是可儿当时一定要住在我宿舍的缘由了。摸清楚双边情人的财产情况后,鲁阳拟定了一个计划。两人假装离婚。他带着那个女人远走高飞,等拿到她的钱后,再回来复婚,两个人好好过日子。可儿的任务自不必问了,下手对象是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