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5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帮我和林小玲道歉吧。”
  安百井说道:“你自己去!这种事我不干。”
  道歉?如何道歉。
  估计还在气头上,过几天吧。
  我说:“那算了,过几天再说吧,现在她还气着。”
  说着走到了林小玲那店门口,我说:“我不过去了,我先拦车回去了。”
  安百井说道:“好,有什么事电话联系。”

  我说:“你们看看如果国庆真要出去玩,给我打个电话,我尽量安排时间。”
  安百井说好。
  我拦了计程车,上了车后,我拿出手机,给彩姐打了一个电话。
  彩姐接了,我问她在哪。
  她说快睡了。
  我说:“好吧。”
  她问道:“有什么事吗?”

  我说道:“有点事想拜托你,我直接说了可以吗?”
  彩姐问:“你说。”
  我说:“我想让你找几个人帮帮我,我最近被人跟踪,我想抓住他,但是我害怕我打不过。”
  彩姐说:“我明天让人联系你。”
  我说:“好的,谢谢彩姐,让他给我发信息吧。”

  彩姐说:“好。”
  我问:“彩姐,你是不是不舒服?”
  彩姐说道:“事情太多,很累。”
  我说:“那你可要保重身体啊。”

  彩姐说:“放心吧,你也是。”
  挂了电话后,我看着窗外的路灯,一盏一盏的往后飞逝。
  彩姐看来是面对真正的险境,不然她怎么会那么累。
  她和我一样,面临危险,甚至是死亡的威胁我不敢说,我不惧怕死亡,生命的逝去任何人都觉得是可怕的,关键在于这种可怕究竟值不值得。颤抖中的日子并不好过,左右摇摆的漂浮注定活得会很辛苦。与其天天畏惧死亡,倒不如秉下心性,有滋有味地活好自己的每一天。人,只要昂起头颅,大踏步地向前走去,即使面对着暴风雨地侵袭,哪怕死,只要坚定自己哪怕死也是有意义的,也会无所畏惧。

  我想到了林小玲,呵呵,其实我比她更清楚的明白,家庭阻隔的阻力,是很难很难冲破的,她不懂,她以为容易。
  她是个任性的千金大小姐,以为想要了就可以要到,就可以得到,但她显然比我想的东西少。
  不过我佩服她,做了再说。
  她不会去考虑那么多,做了再说。
  行动上的巨人。
  我在幻想,其实如果我和她在一起,如果她任性,她父亲可能也实在拿她没办法,但是他父亲可以拿我有办法。
  说真的,我还是觉得许思念更适合我,但适合归适合,我可是认为林小玲这样的更有味道。
  但,生活就是生活,平凡的才是生活,生活终归要现实,我始终要脚踏实地,不能做太出格的梦,而且,我还没有处理完监狱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和人,我又能给得了我的伴侣什么呢?
  想着想着,就到了楼下。
  到了楼下后,我还是偷偷过去那边青年旅社。
  妈的,在那个树后面,我还又看到那家伙还在那里守着。

  他怎么那么顽强啊,是有多想要弄死我啊。
  而且不远处,他好像还有一个同伙,坐在墙角那里。
  他们是一起的。
  这两个是不是傻子啊,难道不会去问啊,我都搬走了,还守在这里干嘛?
  先不管,明天找人了再来处理他们。
  我悄悄溜了,回去睡觉。
  第二天还是上班,已经是最后几天的排练,快中秋了。
  我也担心排练场上又出什么事,上次出了两件大事,废了几个人,女囚也少了几个,因为排练已经到了最后几天,也不能补进人了,就只能少人了。

  每个监区,每个部门,也都有自己的节目要出,要有两个节目。
  我懒得去管我们监区搞了什么节目。
  反正这是监区长的事,我每天都忙要死,我哪有空去管那么多。
  后来问了一下,听说是一个是唱歌,一个是跳舞的。

  具体是谁上去,我不懂了。
  下班后,马上就出了外面。
  去青年旅社拿了手机,看,确实是收到了信息,但是是彩姐发来的,问我现在方便打电话吗。
  看看刚好是在我下班出来路上那时候刚发来的。
  我给她回了个信息:有。
  接着,彩姐给我打了电话过来:“有空吗?”
  我说:“什么时候?”
  彩姐说:“现在,一起吃个饭。”
  我说:“好啊。去哪里?”
  她问道:“去近一点的地方,去后街吧。”
  我说:“好。”
  她说:“后街芙蓉酒店。在星巴克对面。你跟计程车司机说芙蓉酒店他知道的。”
  我说:“嗯,我现在过去。”
  我打的过去了芙蓉酒店。

  到了后,彩姐的信息也来了,三楼餐厅305包厢。
  我心想,都要过节了,是该送彩姐一点什么的,然后四处看看,有哪里有卖月饼的,看到星巴克门口写着月饼的广告。
  星巴克都有月饼卖啊?
  是的没看错,星巴克确实有月饼卖。
  我去买了一盒,很小盒子的。
  回到了芙蓉酒店门口,进去酒店后,服务员带着我上去的,打开了包厢门,彩姐已经坐在了里面。
  和往日一样的靓丽妆容,只是多了一分憔悴。
  我拿着月饼盒放在她面前,说:“彩姐,过节了,也不知道送你什么好,在楼下买了一盒月饼。”
  她看了看,说道:“不用那么客气。拿去送别人,你领导那些。”
  我说:“不,我就送你。”
  我推过去,她拿着放后面:“谢谢。”
  我说:“这话应该我来说才是。”
  彩姐问我道:“想吃什么,你来点吧。”
  我说:“你点吧,我不懂吃什么。”
  她说:“好。”
  她点了菜,服务员去上菜了。
  我问道:“怎么你看起来憔悴好多。”
  她拍了拍两下自己的脸说:“是不是看起来老了许多?”
  我说:“老倒是没有,只是看着就是,没那么精神。当然还是很漂亮很魅力的。走街上,八岁都八十岁都让你迷死。”
  彩姐笑笑,说:“越来越油嘴滑舌了,油嘴滑舌得过分了。我不喜欢八岁,也不喜欢八十岁的。”
  我说:“好吧,你喜欢我这种的。”
  彩姐说:“越来越得意啊你。”
  我说:“刚才我看外面,你也没带保镖啊?”

  彩姐说:“我让他们去办事了。”
  我说:“你要注意安全呀。”
  彩姐说:“你怎么像是我老婆一样,罗哩罗嗦的。”
  我说:“我这还不是担忧你的个人安危嘛。”
  日期:2015-10-24 18:1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