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5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想到这一谢,项瑾就顺杆子往上爬了:“别谢我,帮我把这单子上的东西买来就成了。”
  前一天项瑾就说过要列个让梁健买东西的单子。梁健把单子接了过来,看到上面的名目就有些傻眼了。

  单子上列着:
  1、女外套一件(没人穿过的);
  2、连衣裙一套;
  3、阿迪达斯运动鞋两双;

  4、蕾丝边『内』裤三件;
  5、沐浴肥皂一块;
  6、干净浴巾一条;
  7、卫生巾3盒(不要在摊上买,包括淘宝);

  8、笔记本电脑一台(无线上);
  9、万能充电器一个;
  10、新床上用品一套(等安排了住处后使用);
  11、钢琴一架(可借用)。
  梁健原以为要他买的东西,只是些日用品罢了,没想到,她的单子上,既有穿的、也有洗的,还有用的、弹的,完全是一副打持久战的做派了。
  梁健问道:“这么多东西,用得着吗?”
  项瑾一个食指在耳朵边上点点道:“绝对用得着,我的腿不是要上石膏吗?等出了医院,就得长期与休养的日子做斗争了,这些东西只嫌少,不嫌多,少的话以后再补,今天就只能想到这么多了。/”
  梁健无语叹道:“还要补充?算了,这点东西我都不一定能弄齐,比如钢琴,我这辈子只见过,没碰过。”
  项瑾道:“见过就行,好歹不是它认识你,你不认识它嘛。只要你认识,就有办法搞到吧。”

  梁健头皮发麻,如果唤作别人,他可能早就发作了,你以为你是谁?我跟你素昧平生,你支使我这支使我那,你像样吗?可梁健对项瑾却偏偏说不出这话,一方面是看到她腿上骨折,伤病员一个,不想刺激她;另一方面,可能他就是狠不下心对她说些不中听的,他有时候想,也许在他与她之间,就是有那么些缘分,否则为什么偏偏她出车祸被他撞见了呢?
  项瑾瞪大了清澈的眼睛,好奇地道:“你又在想什么心思?”
  梁健道:“我在想去哪里弄这些东西。”
  项瑾:“别急,面包总会有的。”
  梁健没好气地道:“对你来说,面包当然总会有的,因为有人替你去办嘛。”
  项瑾:“你的面包也会有的,我说过了,我会还你的。”
  梁健:“如果要你还的话,我早就把你当作女奴贩卖了,钱来的还快点。”
  项瑾:“没看出你是人贩子,伪装得还可以嘛。”
  梁健:“那是。”
  项瑾:“今天你还上18楼去吗?”
  梁健:“要去。”
  项瑾好似来了点兴趣:“那是你谁啊?”
  梁健:“原十面镇党委书记,我的老领导。”梁健把黄少华的一些情况,简略说了下。
  项瑾道:“关键是要他能够尽快醒过来,昏迷时间过长成了植物人就麻烦了。他如果醒过来,脑袋里血块溶解的事情,我也许能帮点忙,我认识一些医生。”
  梁健:“问题是他现在还没醒啊。”
  项瑾:“那你们努力啊,要在他耳边多说说话,尽量说他感兴趣的话,你们都好好想想。”
  梁健想,这谈何容易啊。
  梁健推开18楼黄少华的病房时,意外地发现戴娟在黄少华枕边默默地抽泣。
  最开始戴娟坚持要自己照顾黄少华,都没有叫陪护,后来在梁健的劝说下,加之她也感到身体吃不消,才同意了叫陪护,分担了一些精力。叫了陪护后,戴娟照顾的任务应该减轻了不少,至少可以每天睡上几个小时。这时候戴娟的抽泣,让梁健担心了起来,他轻轻推门进入。
  一见梁健进去,戴娟赶紧拭干了眼泪,挤出笑容来道:“梁健,你来啦。”
  “戴姐,你眼睛红红的,这是怎么了?”梁健关切地问,“有什么事情,告诉我们,我们可以分担的一定会分担。”
  戴娟道:“你已经帮我们分担不少了。有些人,见少华昏迷不醒,我打电话去让他们帮帮忙,他们都支支吾吾,找各种理由推托了。只有你,一如既往地关照我们。”
  自从梁健经常来照顾黄少华,戴娟对梁健的感情更加亲切,其实心底里把梁健当成了亲侄子一样看待。如果某一天黄少华能够恢复健康,重回岗位,她一定会让黄少华毕其功于帮助梁健。只是目前,黄少华却还是这个模样,下午医生还带来了不好的消息。
  她本不想告诉梁健,但看到梁健这么关心,心里又特别难受,就向梁健倾吐了出来:“下午,主治医生来过了,说,如果这两天少华还是醒不来,错过了醒来的最佳时期,拖下去就危险了,说不定以后有变成植物人的危险。”
  听到这个消息,梁健也紧张了。他瞧瞧失去意识的黄少华,他安详的脸孔,却隐含着永远无法恢复意识的危险。梁健知道,这两天医生们在不断通过药物方面努力,戴娟肯定也不停地跟“熟睡”中的黄少华说话,两方面的努力都没有效果,接下去还有什么办法?梁健也感到茫然……忽然,他想到了黄少华的女儿黄依婷。

  他这么想着,就听到病房门被推开的声音。
  梁健看去,一个婷婷玉立的女孩,从外面轻轻地走进来。她身材高挑,鼻梁挺拔,眼睛透亮透亮,眼神中带着一份担忧,头发上有一丝潮湿,仿佛是匆匆赶来,连头发都不及吹干。而眼神中的一份担忧,发丝的一份湿漉,却使得她的青春靓丽以另一种形式表现地更有张力。
  戴娟介绍道:“这是依婷,今天考完试,刚从上海赶回来。”
  梁健以前见过黄依婷一面,但那也是两年前,当时她大概是19岁,如今大约是21岁左右,如今的黄依婷,比当年的她,脱了些幼稚,多了些成熟,而这份成熟使她的青春更加蓬勃迸发了。
  尽管觉得黄依婷很漂亮,但梁健并没有多看,而是客气地道:“依婷回来就好了。”
  依婷却突然道:“你能出来一下吗?我想跟你说几句话。”

  梁健非常惊讶,黄依婷一进来就要单独出去和他说话,他不由朝戴娟望去。戴娟微笑着,朝梁健点了点头。
  梁健只好跟着黄依婷来到了病房外面。
  病房外面又是另一番景象,有些病人的家属坐在塑料座椅上,还有些没有铺位的病人躺在走廊临时搭建的病床上。与此相比,黄少华享受的单间病房条件已算是优越,这也跟黄少华是领导干部有关系。
  走廊里没适合谈话的地方。

  黄依婷对他说:“你跟我来。”
  梁健满是狐疑地跟着黄依婷走。黄依婷穿过了走廊,来到安全出口,然后沿着楼梯往上走。
  他们所在的是18楼,整个住院部最高是19楼,看来黄依婷是要带他走到楼顶上去。
  梁健觉得这有些奇怪,但黄依婷是黄少华的女儿,且说有话跟他讲,他只好紧紧地跟上去。
  推开了一扇沉重的铁门,他们来到了住院部的楼顶平台上。.
  平台四周是及胸的护墙,向外望去,城市的灯光尽收眼底。梁健有些恍惚,仿佛他们不是在一个医院的平台上,而在一个观光大楼上欣赏城市美景。
  黄依婷靠着护墙,朝着远处望去。
  梁健不敢去瞧依婷曼妙的身材,尽量冷静地问道:“依婷,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