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5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有些意外:“他摩托车生意做得那么好,干嘛还在村里混啊?村里工资能有多少?”
  费新道:“村里工资没几个钱,一个月一千都不到吧。”

  梁健:“那这是干嘛呢?”
  费新笑道:“你还是呆会问他自己吧。”
  听费新不说,梁健倒有些小心了,说不定背后有啥特殊原因。酒菜上来后,他也就没马上问。
  楼新江家里女儿上学去了,父母和妻子都已经吃过饭。他老婆见来客人了,只好重新做菜给他们吃。果然是老板娘,身上穿金戴银,但还是入得了厨房,楼新江吩咐她做的菜,她都做了,端出来还一个劲地道歉:“他都不早说一下,今天没准备,菜不好,将就着吃。”
  梁健和费新都客气道:“已经很好了,我们就填填肚子。”
  楼新江道:“我们来点酒。”
  梁健道:“中午,酒就算了。”
  楼新江道:“那可不行,头一回来我家里,不喝酒咋行?”
  小队长费新向来好酒,一见酒眼睛就发绿,该是有酒瘾的人。农村里讲义气,喝酒也是检验义气的一个方面。梁健想,如果这时不喝,反而把他们兴致给败了,以后要他们帮自己干活人家也不肯理了。梁健于是索性把酒拿了过来,拧开了酒瓶,给大家倒酒。
  上的是三十五块钱一瓶的泰山特曲,这种酒在当时很流行。泰山特曲是山东酒,在山东地区只有高度,没有低度的,据说这是泰山酒厂专为迎合南方人的口味研制的低度酒。这种酒喝在嘴巴里有些甜丝丝、微微辣,口感还不错。但酒不是很好,也是肯定的。
  喝着这个酒,梁健想起以往跟着黄少华,每次出去喝酒,不是几百块钱一瓶的红酒,就是剑南春,有几次喝的是五粮液。喝着这个酒,比不上那种高档,也有种特别的滋味。
  三个人喝着酒,吃着农家菜,看看路边的农田,谈话也更加随意。
  三瓶半斤装的酒喝完了,楼新江又去拿了一瓶出来,分入了每个人的杯子里:“我们来干一个!干了这杯酒,就是兄弟了。”
  小队长费新也道:“我们都是土包子,可是我们讲义气,只要梁健你不嫌弃,我们认个兄弟,以后有什么事情喊一声,我们为朋友两肋插刀的。”
  梁健道:“那谢谢两位大哥了。”
  说着就把杯中酒一饮而尽了。梁健平时没酒瘾,但一旦喝起来,在关键时候也是不要命的。
  楼新江和费新相视道了声“爽”,把酒给喝了。
  因为喝了酒,梁健原本一些不敢问的话,也问了:“新江,你摩托车生意做得也不错,每个月收入不菲,干嘛还在村里干,一个月一千不到的工资,那么点钱何必呢!”
  楼新江喝了酒脸上红红的:“在村里干支部委员,我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我们镇南村是个合并村,由几个小村并在一起成为现在的规模,我们第二自然村,如果我不去村里干,就没有一个像样的人去干了,到时候涉及到我们这里的政策就要吃亏,大家都推举我去干,我是带着第二村百姓的担子去的。第二个原因,我个人也有点小小的野心,我想当镇南村的支部书记。”
  梁健没想到楼新江在政治上还小有野心,笑道:“当一个支部书记有什么好的啊?也就那么点钱,跟你的产业相比差远了。”
  小队长费新插话道:“不是这么讲。产业是产业,当书记,是当书记。我们都很支持他当这个书记。”
  楼新江道:“这个书记,我不是当给别人看,我是要当给现任的村支部书记茅阿宝看。”
  “当给茅阿宝看?”梁健不明白了。
  楼新江道:“茅阿宝在并村前,是第一村的人,他占着村书记的位置很多年记的位置。”
  听了楼新江的话,梁健有些将信将疑,不知他说的有几分是实,但还是被他的情绪感染了,道:“你的冲劲很好。”

  楼新江道:“有机会,你也帮我在镇上领导那里说说。”
  知道了楼新江的用意,梁健也不想隐瞒自己的处境,他道:“实话说,我如今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以前我担任党委秘书的时候,倒是可以替你说说的,可如今,你看我被安排到村里来拆迁了。”
  楼新江却不这么认为:“我知道你现在处境也不好,你以前给黄书记当秘书,我们都知道。现在钟涛上去了,他肯定不会喜欢你。不过,我相信,凭你这么年轻、又有能力,肯定有重新上位的一天。有句话怎么说的,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我搞摩托出产业开头几年都是亏本,现在好了。我相信你!”
  梁健:“谢谢你看得起我。”
  楼新江突然又靠近梁健道:“关于拆迁分户的安排中,有一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
  梁健忙问:“是什么?”
  楼新江道:“分给你的50户里,基本包含了全村最难搞的几户,说不定以后就是钉子户,如果按照拆迁进度来考核,对你很不利。”
  梁健道:“md,那是谁想要这么为难我?”
  楼新江道:“是茅阿宝,我想他也是听从镇上的意见,才给你安排那些钉子户。”

  梁健怒道:“他们是想整我!”
  楼新江道:“你放心,我们是兄弟,这里面大部分户数,我搞得定,因为他们大部分都在我这里买过摩托车,以后修理和年审都得求我。只是有七户人家,我可能搞不定,他们都是茅阿宝家的亲戚,他们都听茅阿宝的。但是,办法总比困难多,到时候我们一起想办法。”
  下班前,动迁组碰了下村走访的情况,填了表格各自回家。接下来几天,就要真枪实箭去做老百姓的工作,签订拆迁协议了。
  晚上莫菲菲没有来城里,厉峰顺路跟着梁健一起来看项瑾。

  厉峰多次称赞项瑾的路虎车质量好,经撞。项瑾说,“车不是用来撞的。”说了会,项瑾听出了厉峰想开几次路虎的愿望,就道,如果车修好了,我还不能开,就借给你开几天。厉峰若获圣旨,满脸笑容,连说着去给项瑾买吃的,只要她说得出想吃些什么。项瑾说想吃披萨,厉峰就屁颠颠去了。
  看护刘阿姨道:“医生来过了,看了消炎情况,又看了片子,项瑾年纪轻,不开刀问题也不大,上了石膏,就可以出院。但起码一个半月不能大幅活动,要在家里休养。”
  梁健听了先是觉得好,毕竟靠身体自身修复要比动刀好。接着,又想到一个棘手的问题,项瑾到哪里去休养?她不愿意他们打电话给他家人,那总得找个地方吧。
  项瑾看出梁健如有所思,问道:“你怎么了,在单位受气了?”
  梁健看出她一副关心的模样,也不好意思跟她提去哪里休养的事情,于是道:“乡镇工作不好干啊。/”

  项瑾说:“领导不待见啊?”
  领导不待见的事情倒是事实,梁健道:“被你猜着了。”
  项瑾挥挥那只可以自由活动的手:“小事情,小事情。如果不是我现在跟……早帮你解决了。不过,也问题不大,我到时候教你几招,准能把你领导治得服服帖帖的。”
  梁健不知她来的哪门子本事,也不计较:“那先谢谢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