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75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码头镇为了感谢第一批挂职几个人对该镇农村工作的大力支持,全市大会后,码头镇邀请第一批的五个人和第二批的三个人在政府召开了会议,对第一批的人员表示感谢,第二批的人表示欢迎。
  姜照光高度评价第一批几个人取得的成绩,希望第二次来的三个人能保持第一批人的好的作风,继续为码头镇建设添砖加瓦。会议过后,就是乡里的领导干部和新老挂职一起聚餐。
  聚餐结束,几个人就回到房间,收拾来的时候带来的东西,第二天乡政府将安排车把他们送到单位,做个交接表示,意味着这里的挂职生涯将结束。
  聚餐后,秦书凯回到宿舍,看到等着自己的胡丽丽。因为全市开会和张富贵留下聚餐等原因,几天不见,两人就有了那个方面的意思。
  后来,胡丽丽很伤心的说,秦书凯走后,她一个人在乡里感到很孤单,希望秦书凯天天晚上能来陪她。还对秦书凯说,不许背叛她。

  秦书凯就说,当然不会,需要的时候就打手枪,并且如实汇报,也要求胡丽丽不得受人诱惑。秦书凯还安慰说,年后公务员考试或者事业单位招考,胡丽丽一定要参加,如果能考上也就脱离这里了。
  第二天早上,很晚才醒来,起床,收拾完了东西,胡丽丽亲自送秦书凯到了车站。昨天晚上,秦书凯拒绝了乡镇派车送他的事,说自己有点事要处理,到时候自己乘车回去。乡里的人都知道秦书凯和胡丽丽的事,也就随着秦书凯自己的意愿。
  那天,目送秦书凯离开,胡丽丽感觉那滋味真是难受啊,虽然只是几天的时间,因为周末秦书凯会来陪她的。
  天空飘散着洁白的雪花,翻滚的雪花给苍茫大地铺上了一层薄薄晶莹洁白的银毯,给房屋、树木披上了玉丝银线织成的素装。
  刺骨的寒风从农村广阔的田间掠过,在风中站着的树木发出呜呜的叫,几棵大树光秃的站在田间,就象一个瘦骨嶙峋的病人被剥光了衣服,淌出一副生硬的肋骨一样地刺眼
  坐在车上,秦书凯的目光像蛇信子一伸一缩,从车里向外看去,似乎要寻找一个熟悉的目标。确信自己所在的位置。寻了半天,什么也寻不到,确信自己从没有来过这里,蛇信子忽然就蔫了,如秋风里的枯草。

  车如大海中的一叶小舟在大地上晃动前行。
  秦书凯想到张富贵临走时说的话,他说,秦书凯,看出你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尽管说一声,只能是能力范围内的,哥肯定不会推卸责任的,假如那次举报,你真的说出什么,我什么都完了。
  张富贵继续说,从金大洲那儿也知道刘大明准备给你的对象胡丽丽找工作的事,可是你没有支持他,肯定就没有戏了。其实,哥哥说一句不该说的话,不要把女人看的怎么样重要,假如你有地位了什么样的女人都有,如果你没有出息,找个老婆都困难。就说胡丽丽,现在你们关系是很好,假如胡丽丽哪一天有了很好的工作会不会嫁给你?
  张富贵的话,秦书凯一直也在思考,假如胡丽丽真的有了很好的工作,会嫁给自己吗?

  秦书凯无法知道答案。
  那天走的时候,张富贵给了一样东西,请秦书凯带给刘小娟。
  秦书凯知道,在他们挂职先进个人和单位推荐过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刘小娟,后来从别人那儿知道,刘小娟已经调整到县里做了一个局的副局长,已经把工作做了交接,不可能再来乡镇了。
  张富贵到乡镇的很大目的就是希望看到刘小娟,无果后肯定遗憾。
  秦书凯看着很小的包裹,心想,不知道张富贵送什么东西给刘小娟?

  走在熟悉的县城街道上,干净宽敞的马路让秦书凯的心情变的格外好了起来,离开县城到乡下期间的很多事无法对别人说起,也不想说起,毕竟被人弄到乡下一年,不是一件值得宣扬的事,苦难的日子终于结束了,现在终于回来了。
  临走的时候,胡丽丽含着泪水无奈的眼神,给秦书凯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一直很难忘记。他知道胡丽丽的眼泪并不完全是为了自己离开乡镇而流的,更主要的是为了她自己,为她自己的未来。
  秦书凯的挂职结束了,离开给他很多不快的乡镇,可是胡丽丽离开乡镇的日期却还是遥遥无期的 ,因为暂时情况下没有人帮助她,不可改变的现实让她的心情很郁闷。
  胡丽丽的眼泪,是一种无望的眼泪。
  回到县城后的第二天,秦书凯收拾一番后,就到单位上班了。他提前半小时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把办公室的卫生好好的打扫了一下,两年没人办公,房间到处灰尘满布,打扫的时候扬起的灰尘呛的他喘不过气来。
  刘大明也上班了,秦书凯隔着办公室的玻璃窗看到刘大明的办公室还是原样的整洁干净,心里就忍不住骂,人和人相比,就是不一样,那些办事员就是狗眼看人低,刘大明是领导,办公室就有人整天帮他打扫,而自己因为级别不够高,办公室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好不容易把角落的灰尘都打扫干净了,上班的时间也快到了,秦书凯听到走廊上的脚步声越来越多,嘈杂的讲话声也变的密集起来。
  他听到副主任胡长贵一边讲话一边用钥匙打开办公室门的声音,就收拾好东西,准备进入胡长贵办公室和他好好的谈谈,大约五分钟后,秦书凯立即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驻村结束,上班后的第一件事情,必须先到分管人事的副主任那里去报个道,告诉领导,我秦书凯回来上班了,这不仅是必须的程序,也是必要的礼貌,否则就算你在办公室里立即开始工作,苦死累死,没到领导面前露个面,领导就会在心里觉的你这个人是不懂机关规矩的。何况从乡镇回来,到底在工作上有没有变动,究竟有什么安排调整,也要请领导给个说法。
  进入领导办公室的时间必须拿捏准确了,如果在领导刚打开办公室门的时候你就进去,肯定不行,进去早了,领导正在整理衣服,起身倒杯水,去迟了,领导已经坐在办公桌前开始办公,左一个电话有一个电话接的正欢。选择大约5分钟左右这时进去真是时候,这个时候,领导的茶水也倒好了,放在桌上,忙碌的工作也没有正式开始,掐在这个时间点进去是再合适不过了。
  秦书凯准确的踩着这个时间点到了副主任胡长贵的办公室的门前。门关着,轻轻的敲了敲门。敲门是机关的人最头疼的事,敲轻了,领导听不见,那是白敲。敲重了,让领导感觉这个人不礼貌,不成熟。如果冒然推门进去,这个时候假如胡长贵在里面做自己的私事,打扰肯定不妥。机关几年,这个度,秦书凯还是能把握的。过了一会里面就传来浑厚的男中音:
  “进来。”
  秦书凯推开门进去,脸上早已准备好的恰到好处的微笑及时绽放在领导面前,秦书凯一边随手关上门,一边点着头跟胡长贵打招呼:
  “胡主任,早上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