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4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厉峰歪着脑袋,瞄了瞄梁健,见他脸色红得有些离谱,他想,梁健这小子今天肯定多了,刚才还说不去,现在终于扛不住了。厉峰道:“待会开两个包厢,我和郑丹单独聊聊。”
  曹颖笑斥:“猴急!你想怎么聊,就怎么聊!”

  他们来到一家名为“得意楼”的茶馆。
  大厅中有一张大沙发,有四人正在沙发中翘着二郎腿坐着。他们进去时,四人中的一人突然站了起来。梁健觉得,这人有些古怪。想细看时,那人又已经坐了下去,没事人似的跟其他仨聊起了天来。
  梁健想细看这三人,被曹颖的手臂挽住了自己,“我们上去吧,在205,郑丹和厉峰你们在203吧?”
  曹颖话说得挺响,大厅里的人几乎都听得到。

  梁健感觉曹颖的手臂柔软而有弹性,他不得不承认曹颖却是个美人,就是投入了钟涛的怀抱,让他感觉十分不舒服。而如今与自己靠得如此之近的曹颖,让梁健又有了几分好感。
  转角楼梯上没有人,郑丹和厉峰走在前面,梁健和曹颖走在后面。梁健不由把手放到了她的腰间,搂着她上楼。
  曹颖朝他娇媚的笑了下,一只手在他胸口抚摸了下,让梁健忍不住感觉血气往上涌。
  得意楼茶馆大厅中的四个男的,见到梁健他们上了楼,马上站了起来。其中为首的道:“就是他们了,刚才听清楚了吧,其中一个在205,另外一个在203,两个包厢之间是卫生间,我们就到卫生间候着,接到电话后,我们分两组冲到房间里,把俩男的铐起来,带回所里,事情就算完了。现在我们上。”
  梁健与曹颖到了205包间,服务员上了茶。
  曹颖给两人都倒了茶,道:“你干嘛坐在那边啊?为什么不坐过来?”
  梁健在药物的作用下,欲望膨胀着,难以抵抗曹颖的诱惑,过去与曹颖坐在了一起,顺便一只手放到了曹颖的腰里。曹颖拿起了一只小茶杯,喂梁健喝一口茶。梁健胆子更加大了起来,手慢慢往上移动,来到了曹颖的胸口,手游入了曹颖的薄衫。她身上没有一份赘肉,光滑而又柔韧的肌肤让梁健非常享受。
  手掌上移过程中磕到了曹颖的文胸。曹颖道:“如果你觉得碍事的话,我允许你解了它。”
  梁健呼吸明显急促,他感觉浑身心痒难搔,有点迟疑但还是去解开曹颖的文胸,手指在那柔软上轻轻揉捏。
  曹颖哼哼呃呃,发自喉咙的娇柔声音也促动梁健的感觉神经。
  曹颖的眼睛却从梁健的肩头越过,落到了左手中的手机上。事先,钟涛就已经告诉过她,时间一到就拨打一个派出所民警的电话,派出所的民警会在隔壁卫生间待命,随时准备冲进来。

  为了避免梁健发现自己的行为,她故意更加夸张地哼哼着,一个电话出现在了曹颖的手机上,这个电话来自郑丹的手机,说明郑丹那边也已经进入了状态,两人随时都可以打电话给民警。
  在203包间里,厉峰一手拖着郑丹的丰乳,一手深入到了郑丹的双腿之间。郑丹貌似享受,其实等待着警察冲入,就高喊:“救命,有人强bao啦!”
  梁健先前为了早点醒酒,一边喝酒一边不停喝茶,这会突然尿急起来。
  此时曹颖正要拨通卫生间民警的电话,却发现梁健的手已经脱离了她的身体,她也只好停止了拨打电话。

  梁健道:“对不起,我先去一下卫生间,有些尿急。”
  梁健出去后,曹颖把手机扔在沙发上,刚才就差一点点了。
  梁健推开隔壁卫生间的门,听到有说话声,其中一个词说到了“十面镇”,他放慢了动作,在卫生间的门外,拉开了一条缝隙,细听着。
  里面有人道:“待会,我们是听到有人喊强bao,再进去,还是先冲进去把人摁倒?”

  另一个人道:“待会电话响了,我们就冲进去,女的自然会喊**,到时候我们就把男的逮回去,不管他承不承认,我们自有手段啊。”
  梁健的酒猛然清醒了过来,刚才听到的短短几句话,让他重新恢复了理智,曹颖想陷害他们。他想马上走人,可里面又传出话来?
  “只要我们帮十面镇的钟书记搞定这件事情,以后我们吃饭就不用愁了,他特地把一家酒店作为我们的定点酒店,以后吃饭夜宵都在那里!”
  “替钟书记办事这点好,回报丰厚啊。”

  “203的电话来了。快行动。”一个人道,“我们这组先去!”
  梁健赶紧闪到了边上一个空包间里,探到墙角看接下去会发生什么。
  从卫生间里,冲出两个人来,就是坐在大厅中的其中两个。他们训练有素地冲进了203包厢。
  从203房间里忽然响起“救命啊,有人**啊,救命啊!”
  梁健听出这是郑丹的声音。不一会儿,就听到厉峰道:“你们是什么人,你们干什么!我们认识,我根本没有**他……”
  “我们是公『安』,你涉嫌侵犯他人人身安全,解释的话跟我们到所里再说。”
  冲撞,打斗的声音,一会儿,梁健就见厉峰被两警察架着,双手拷在背后。

  听到厉峰喊:“梁健,快走,真的有陷阱!”
  又有两人从卫生间冲了出来,撞入了205房间,趁此机会,梁健飞快溜过走廊,下了楼梯,来到了茶馆外面。
  惊吓已经使得梁健的酒意全醒。他真没想到,曹颖今日的所作所为都是钟涛主使。也许自从上次自己用优生优育读本戏弄了钟涛之后,他已对他怀恨在心。这次是他的报复行动。
  民警冲进了曹颖的包间,见到只有曹颖一个人双手伸入背后的衣衫里,似乎在扣文胸的扣子。民警问:“人呢?”
  曹颖把手放回了双腿上:“被你们打草惊蛇,走了。”

  其中一个民警抱不平道:“那你不是被白摸了?这小子倒有些‘手福’啊。”
  曹颖朝那色迷迷的民警白了眼,走出了包间。
  梁健在酒馆不远处的黑暗中,一直等到警察押着厉峰开车走了才离开。
  他想,得赶紧想想办法,把厉峰给弄出来,如果厉峰屈打成招,别说饭碗没了,人也会进去的。
  这个晚上梁健把剩余的时间都用来打电话了。

  他最先想到的人自然是黄少华,而如今黄少华正因饮酒过度引发脑溢血还在医院未醒,显然是无能为力的。接着他又想到了姜岩,他是干部科长,科级领导干部都卖他个面子,但他立马将他排除在外,姜岩与陆媛的关系,让梁健就是自己生死一线也绝不会找他帮忙。接着他才想到了朱怀遇,朱怀遇是体育局副局长,自经黄少华介绍认识后,两人关系不错。
  事不宜迟,他打电话给朱怀遇,打到第三个电话,朱怀遇才接了起来,他那边有些声音,似乎在家里看电视,还没有休息。梁健也不跟他客套了,赶紧将事情的原委在电话中说了。朱怀遇听了,调侃道,原来你们吃花酒啊,这么好的事情怎么不找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