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4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怀遇道:“黄局长出事了,你能赶过来吗?”
  梁健问:“黄局长?”

  转念一想,朱怀遇称呼的“黄局长”应该就是黄少华。在体育局,黄少华是局长和党组书记,但在局里是行政长官负责制,局长为大,一般都称局长。
  朱怀遇也意识到梁健可能还转不过弯来,就赶紧改口:“就是黄书记。”
  梁健一听黄少华出事,也急了起来:“出什么事啦?”
  朱怀遇道:“一句话说不清楚,如果走得开就赶紧过来。”
  梁健此刻是要去与区财政局局长姚发明碰面,这是他调入区财政局的机会,但这个机会是黄少华给的,现在黄少华出事了,他当然要第一时间赶到,见姚发明局长的事情只好往后推了。
  梁健不再多想,跳上了自己的汽车。

  车子开出了几分钟,他才意识到,不管如何,也得跟姚发明局长打个电话,说明一下情况,否则第一次会面就无故不赴约,显得自己言而无信,办事不牢靠。
  于是他一边开车,一边拨通了姚局长的电话。在电话中把事因讲了,姚局长也很吃惊,说:“那你赶紧去吧,我们见面有得是机会。弄清楚什么事了,也给我个电话,有必要的话我也要去看看黄局长,我们也是多年朋友了。”
  梁健忙说好,挂了电话,专心快速开车。
  到了病房,黄少华的妻子戴娟已经哭得犹如泪人。

  梁健看到黄少华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鼻孔里插了氧气管,手臂上吊了针,眼睛闭着,嘴巴很紫,仿佛已经失去了意识的样子。梁健不敢马上叫黄少华,看了看房间里的其他人,想找人了解下情况。
  除了戴娟,朱怀遇、厉峰、小倪也在,还有几人梁健不熟悉,朱怀遇说是体育局的副局长和办公室主任。
  黄少华的妻子戴娟,梁健算是很熟悉的。梁健担任党委秘书的时候,多次到黄少华家里,有时是送东西,有时是取东西,有时是商量事情。戴娟一直给梁健一种富态淡定女人的感觉,没想到此刻也已经完全失去了镇定,可见黄少华的事情出得不小。
  戴娟俯身黄少华头边,梁健先走上去在她后背轻轻拍了拍,道:“戴大姐,你别哭,哭得太凶,伤身体。我们相信,黄书记会没事的。”
  戴娟起先没有意识到梁健,听他说话,才抬起了脑袋,看着梁健道:“梁健,你也记现在的模样!”
  梁健这才多少明白了,黄少华这次出事,应该和喝酒有关。梁健知道黄少华平时爱喝酒,而且喝得速度很快,量很大。他听说过,有些人喝酒呕吐、挂盐水,甚至有人胃出血,但他从来没有想过喝酒能把人喝成完全丧失知觉。

  这时,朱怀遇拉了下他的胳膊,示意他到病房外面说话,他就跟了出去。
  到了外面,见无人跟出来,梁健才问:“到底怎么回事啊?昨天,黄书记还给我打电话,那时我看他都好好的。”
  朱怀遇皱眉道:“其实也都怪我们不好,昨天省体育局领导来长湖,晚上喝酒。喝酒的时候,黄书记说了句,今天下午胸口有些闷,不舒服。”
  梁健知道黄少华的性格:“但是他还是没少喝?”
  朱怀遇:“他不仅没少喝,而且喝得空前的爽。他们说,既然下午胸口闷,那就少喝点,但是劝没有用。喝完了,又去唱歌,唱歌完了,又喝了夜酒。”
  梁健奇怪:“当时,他没有什么异常表现?”
  朱怀遇道:“他只是在ktv包厢里小睡了一会,后来要走的时候,我们叫醒了他,他说继续去喝夜酒。”
  梁健:“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朱怀遇道:“后来,就把他送回了家。早上五点多,戴姐就打电话给我,电话中带着哭腔说,黄局长快不行了。我就赶紧拨了110,后来到了医院,黄局长已经躺在病床上不动了,医生说是脑溢血。”
  梁健悔恨道:“我们都没劝他一定要少喝酒。”
  朱怀遇道:“这个我们也劝不来,作为他的下属,我知道,自从从十面镇党委书记调到体育局当局长,他的心情一直不佳,喝酒自然也比以前多。其实,照我说,是职务的变动害了他。”

  梁健道:“其实,名利啊什么,都是身外之物,健康最重要。”
  朱怀遇:“可是官场中人,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有几个人在身体健康的时候,会真正想到健康的重要啊?”
  感叹了一番,梁健和朱怀遇又去了病房安慰黄少华的妻子戴娟,据说他们女儿正从上海交通大学赶回来。由于黄少华一直闭目不醒,来看望的人也接连不断,梁健就先告辞了。
  出了医院,梁健给姚发明打了个电话,把黄少华的事情报告了。姚发明说,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并说隔天一定去看看黄少华。

  完了,姚发明没说让梁健什么时候去他办公室见个面。
  梁健问道:“姚局长,今天还有空吗,我来拜访您。”
  姚发明支吾了一下道:“哦,我马上要开会了,你改天过来吧,我有空时,先打电话给你。”
  梁健尽管觉得调动这事夜长梦多,但今天的确是自己遇上了紧急情况,没有如期赴约,人家局长又忙的,下午有个会议也很正常。他只好说:“听局长的,随时都可以打电话给我,我会马上过来的。”
  姚发明说了两个“好”,就挂了电话。
  第二天,梁健等着姚发明的电话,姚发明没有打过来。梁健将手机中姚发明的电话翻了出来,就等拨一下了。考虑了下,他还是没给姚发明打电话,因为昨天说定等姚发明打电话给他的。
  qq的头像闪了几下,是余悦。
  余悦发来的qq信息道:“这几天过的怎么样?”
  梁健问:“你指的是什么?”
  余悦:“重回单身生活啊。.”
  与余悦对话,梁健一向认为是最轻松的事情,再怎么严重的事情,在余悦嘴里都会变成稀疏平常的事儿。

  梁健:“你能不能不这么直接啊,我离婚可不是开心的事情,你不慰问我,反而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嘛。”
  余悦:“谁知道结婚就是一件好事,离婚就是一件坏事呢?”
  梁健:“你倒是看得开。”
  余悦:“我是希望你看得开一点,我是听人说的,你自己却一句话都没有跟我提过,显然不当我是你师妹嘛!”

  梁健听着余悦这句话,深感贴心。他已经不是乡镇党委秘书,在乡镇是一个无职无位的小人物,而余悦已经是区委办秘书科科长,对他非但没有避之唯恐不及,反而打电话来“幸灾乐祸”,他心里感觉一份温暖。人不沮丧了,心情也就好了。心情好了,也就想开些玩笑了:“告诉你有什么用啊,你又不会来请我吃饭安慰我。”
  余悦:“安慰你,肯定是不会的。不过请你吃个饭,‘打击’你一下倒是没问题的。”
  梁健忍不住对着电脑呵呵笑:“需要你‘打击’的时候,我会找你的。”
  余悦发了个哈哈大笑的表情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