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58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牛大娟听了也很紧张,问张富贵没有怎么你吧?牛大娟知道,以瘦小的吴龙的体格肯定不是那个体格健壮的张富贵的对手,从力气上来讲,张富贵如果想怎么教训吴龙,那是太容易了,因为不是一个级别的。
  “没有!”
  吴龙摇摇头,心里也在奇怪。假如要是自己看到一个人在后面跟着自己,想抓住把柄,肯定会以力气去教训几下的。张富贵只是很冷淡的说几句,这就使吴龙很不安,越是看不透的对手,才是最可怕的。

  牛大娟看出吴龙的不安,就安慰说,不要考虑的过分多,以后和张富贵等人少接触,不要听信刘大明的话,做这些事如果被人传出去,也不是什么光明的事,到最后倒霉的是自己。你说哪个领导会大胆使用一个整天如特务一样跟踪别人的人。
  吴龙很颓废的说,只能这样了,可是以后又怎么面对刘大明的催问,这个老家伙一天抓不住张富贵的**,一天就不放过,如果不是这个老家伙最近催得紧,今天晚上也就不会去跟踪,也就不会发生很多事。
  吴龙对刘大明是又恨又爱,恨的是这个老家伙都是在背后,而让自己如枪一样在前面冲锋着,受伤的都是自己,上次举报的无果而终,这次的跟踪被张富贵发现…..,爱的是,这个老家伙还是能为自己解决很多问题的,这次如果不是刘大明和余副局长的私人关系,单位不要说5万,估计1万都不会出。
  农业局不是没有钱,可以说是一个大单位,很有钱,下属的种子站、土肥站等每年都有很大的创收,但是那些钱是领导用的,不是给下属用的。领导为了巴结更大领导或者做什么面子工程一掷千金,却不会去为扶贫什么的花上点。
  牛大娟就说,以后不能继续跟踪了,真的把张富贵惹急了,兔子急了还咬人,何况是有来路的人。但是要应付刘大明,那么就像模像样的整天到浦和的县城去逛逛,告诉刘大明说是跟踪,反正刘大明也不会跟着你去看实际。
  吴龙听了牛大娟的话,就感到牛大娟比自己狡猾多了,也许是旁观者清吧,自己当时为何就没有想到用这个办法糊弄刘大明?
  那天晚上,牛大娟和吴龙两个人虽然很多天没有见面,吴龙难得的对牛大娟的身体没有兴趣。
  对吴龙来说,和牛大娟做那是一对准夫妻,玩的旧东西,没有了新鲜感。没有女人的时候当成是无上的宝,真的有别的女人了,即使长相不如牛大娟,也会感觉到别的女人好。何况是专门吃男人饭和青春饭的小姐,很会知道如何博得男人的高兴,很会挑起男人的兴奋。
  男人在这个方面就是下贱,就有了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的说法。古代一般是先有妻后有妾,因此很多人都喜欢小妾,小妾又是天天能看到,天天都能尝到的,因此很多人都会寻找一种刺激的感觉,于是就到了卖肉的,这可比小妾有更多的选择,燕瘦环肥任你挑,但是卖肉的来的太容易了,只要付钱就能上,于是,就有了偷情。很多人明明自己有老婆却总喜欢往别人老婆身上瞄,就是这个原因。

  吴龙是一个男人,这个方面也不例外,刚从小姐哪儿吃完大肉,吃的很饱,没有力气再吃了,现在再让他去吃每天都要吃的糟糠,即使有力气,也没有了兴趣。何况在小姐那儿是玩的吊蛋精光。
  那天晚上,吴龙怀里抱着的是牛大娟,心里想的却都是小姐那**的身材,还有那在小姐温柔处带来的刺激。心里也知道这是不对了,应该尽快的忘记,可是孤独的时候就在慢慢的回味。
  本来,张富贵晚上和刘小娟约好,到浦和那个租的房子里享受两人世界的。
  听秦书凯介绍说,吴龙有那个夜间能摄像的照相机的事,两个人还是小心的,官场的人怕的就是不小心被人抓住什么把柄,有了**被人抓在手里,做官就不能得心应手。所以刘小娟一下班就走了,因为是周末,很多人就认为刘小娟那是回县城的家,回家和老公过周末去了。到了浦和租的那套住房里,刘小娟就张富贵发给短信说自己到了。
  下班后,正当张富贵收拾准备出门的时候,姜照光打电话对他说,有急事,要张富贵下班后在办公室等他。张富贵想到刘小娟正在那儿等着自己,就说今晚有点事,能不能明天再谈事情呢。
  张富贵虽然知道姜照光在码头镇是说一不二的主,对张富贵来说,这些权威根本不用考虑,也没有必要顾虑,姜照光就是再大的官,也不能影响他什么,知道张富贵和常委组织部长的关系,姜照光也该知道如何做人。所以,姜照光和刘小娟比起来,就很不重要。姜照光的威信根本抵不上刘小娟身体的诱惑。
  “张处长,这件事肯定要你参与,还比较急,所以麻烦你等一等,我马上就到。”
  姜照光电话里介绍说,心里却骂道,不***,管不大,架子不小,不过是市里的一个小副处长,级别也就是副科级,摆什么谱,可是想到求人办事,只能低下头。
  “好吧,那我在办公室等你!”
  后来,张富贵就给刘小娟打了个电话,说姜照光临时找有点急事,可能晚点到她住房那儿,让她慢慢等,不要着急。
  刘小娟听了张富贵的电话后,笑着说,那你要早点过来,人家想你已经发狂了,能慢慢的等吗,很希望立即就有东西塞进去。
  张富贵笑着回答说,等一会过去,你就会哼唧的说不出话。刘小娟就在电话里嗲声嗲气的说,来啊,我正脱光衣服等着呢。
  如此的问答一来一去的说,张富贵下面就有了感觉。心里就暗骂***姜照光不是一个好东西,有什么事,要让自己等,这不是折腾人嘛,下面的家伙早就摇摇欲试,昂首挺胸的把裤子前面顶成了帐篷,弄的很难受。
  那天晚上,张富贵在办公室等了大约过把小时,姜照光才到了张富贵办公室,说下周一想陪县委副书记到市财政局去拜访一个副局长协调点事情,没有底实的人到了市财政局,肯定不能把事情办妥,于是就想请张富贵下周一能带着他们一起去市里,由张处长带领,这样说话谈事情也能取得成效。
  姜照光自从上次因为队长的事被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婉转的批评了一下,虽然当时看清形势转过头顺着副部长的话自我批评了一下,表示赞同组织部领导的话,但是心里还是有点不服气的,做惯了一把手的姜照光什么时候受过人的气。
  官场上,有些话不能明说。

  那天,把县委常委组织部长等人送走后,姜照光就让党政办主任赵大海动员所有的关系,去查查这个张富贵到底有什么来历,为什么县委常委组织部长都要维护他?把一个不知道底细的人放在这儿,那是不明智的,官场要的就是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赵大海等到姜照光的指示,动用了所有的关系网络,很多天后,从市里风尘仆仆的回到乡镇,到了姜照光办公室,关上门谈了半天。赵大海告诉姜照光说,书记,张富贵这个人千万不能惹,只能哄着顺着,否则,那就是得罪了大人物。
  姜照光就很奇怪的看着赵大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