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56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龙就很担心的说,你说的很有道理,关键这是一厢情愿的想法,我这时候想靠张富贵,张富贵也不一定给机会,到乡镇的时候任何人都可以看出我是跟在刘大明后面的,现在即使张富贵愿意,也没有合适的途径和条件。

  现在,在乡镇张富贵很少和自己交流,每次和自己谈话都是礼貌性的言语,没有实际的交流和沟通。
  牛大娟就建议说,找秦书凯做个中介,张富贵和秦书凯的关系很好,你请秦书凯找个机会把你和张富贵拉到一个酒桌上聚聚,男人在一起几杯酒一喝,什么都有了。
  牛大娟说的都是实际情况,这个世界上真正不能喝酒的男人很少,大凡有男人的地方,酒是一定不能少的。男人爱酒,是因为酒能助兴,酒精刺激男人的神经与血脉,往往使男人变得雄赳赳、气昂昂,更有“男人”味,此时,“男人即酒,酒即男人”,因而有“男人如酒”之一说。
  男人最豪情的时候就是喝酒,男人最能表现出质感的时候也是喝酒。现在男人喝酒更多的是交际需要,如果仅是清茶一杯,谈话就有些放不开,气氛也未免显得过于拘谨,生意又怎么谈得来?朋友怎么聊得来?但假如以酒造势,情形将大不相同。三巡之后,随着脸愈发红胀,声音高了,话直了,关系自然而然也拉近了。
  吴龙就说,秦书凯肯定不会帮这个忙,我和他也没有这个交情。
  牛大娟就笑着说,让秦书凯做这件事对你来说真的很难,因为你们没有那个私交,对我来说却是小事一桩。这么说的时候,牛大娟早就想好一个人能调动秦书凯的积极性,心甘情愿让秦书凯做这件事的。
  吴龙就很不了解的看着牛大娟。
  牛大娟说,秦书凯现在最听谁的话?胡丽丽,她是今年刚来的大学生村官,他是我以前的同班同学,知道秦书凯最近在追求她,而且关系很不一般。这个时候秦书凯为了能够下面舒服,对胡丽丽是如狗一样听话。
  牛大娟如此一说,吴龙就不住的骂自己傻逼,怎么就没有想到利用这层关系呢。男人对付男人也许束手无策,但是女人对付男人,那是一个出马抵上两。因为,男人很多时候都是大头听小头的,秦书凯现在为了下面的小头舒服,对胡丽丽的话还不是奉若圣旨。
  第二天,牛大娟就和胡丽丽一起到浦和县城逛街去了,两人在县城吃了一顿饭,之间究竟谈了什么,只有当事人知道,但是从县城一回来,胡丽丽就对秦书凯提起这件事,要求秦书凯把这件事摆平。
  秦书凯就很为难的解释说,吴龙一直跟着刘大明,还跟踪张富贵想抓住张富贵的把柄来要挟,有此矛盾,张富贵肯定不会同意和吴龙和解。秦书凯没有告诉胡丽丽,其实吴龙有那个摄像机的事都是秦书凯告诉张富贵的,没有任何背景的秦书凯有了张富贵这个可利用的靠山,肯定要尽力保持这个靠山绿水长青,永远不倒。
  胡丽丽就有了很多女人不讲理的个性,说,这个事究竟怎么办,我就不想知道的而很多,但是这件事一定要当着大事来看待。既然同学求到我,我不能不给人面子,答应了就要落实到位。面对胡丽丽如此霸道,秦书凯没有任何办法。
  有人说:女孩霸道叫可爱 男孩霸道叫无赖。还有人说,如果女人对一个男人霸道,是因为她太在乎那个男人了。试问:要是她不在乎的人,女人会对他霸道吗?秦书凯无法理解胡丽丽的霸道,但是知道只能接受这样霸道,否则,晚上就接触不了她的身体,就没有了晚间的乐趣。

  自从秦书凯看上胡丽丽,而且上手后,那就如吃大烟,上了瘾。
  秦书凯为了下面的小头舒服,很无奈的到了张富贵房间,说了吴龙想请张富贵吃顿饭,大家聚聚沟通沟通这件事。秦书凯怕张富贵反感,就解释说,张处长,我也知道这件事不妥,可是吴龙的那个经常送上门给吴龙进出的对象,和胡丽丽高中时是同班同学,胡丽丽你也是知道的,是我最近追求的女人,她命令我,没法交代,只好和您说一下,至于结果,有你自己决定。
  张富贵是自己现在的靠山,千万不能得罪。
  张富贵听了秦书凯的介绍后,笑着说,有人请我吃饭那是好事,不花钱的饭不吃白不吃,告诉金大洲,到时候一起去,兄弟们好好地聚聚。张富贵说完,看着疑惑的秦书凯,暧昧的笑着说,这样你也可以回去向你的胡丽丽交代了,让你晚上好好地服侍你。
  秦书凯就笑着说,感谢领导成全。
  聚餐是在浦和县城的食为天酒店,秦书凯、张富贵、金大洲、吴龙四个男人加上牛大娟和胡丽丽也一起参加。进入酒店,酒席开始的时候,张富贵开口说:
  “很感谢吴科长给我们提供这次聚会,让来码头镇做挂职干部的同志有机会聚在一起,交流感情,沟通思想,这里除金大洲科长岁数大一点,其余的几个人都差不多,大家就不要有顾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目的是一致的,就是希望能有收获的度过挂职干部的两年。”
  金大洲等人就说,处长说的很有道理,很有道理。

  后来,男人之间就是大口的喝酒,两个女人本来就是同学,坐在旁边悄悄的说话。金大洲和秦书凯就借着吴龙的酒对张富贵提供的帮助表示感谢,说张处长的大恩永远记住。吴龙就说,希望以后能得到队长的全力帮助,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尽管批评。
  张富贵成为众人敬酒的对象,酒喝的很多,也就喝高了,说喝酒不能想太多事。否则,要么没食欲,喝得没滋没味;要么喝起来没完没了,滥喝。这两样都不好,伤脑筋,伤身体。所以今晚就什么都不想,尽管喝酒。
  那天,参加的人都很高兴,都认为达到自己的目的。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张富贵走到秦书凯面前问,说昨晚喝酒他喝多了是否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秦书凯就说,领导的酒量很大,昨晚那点毛毛雨,对领导来说是润润喉咙,很好,很清醒。后来,秦书凯就很不解的问,说张处长,到现在有一个问题还在心里纳闷,就是昨晚那顿饭吃了以后,对吴龙这个人的印象是不是有点改观?
  秦书凯就想张富贵接受吴龙的吃请,是不是就能和吴龙握手言和,从目前两个人的矛盾来看,那是不可能的,一般人根本没有那个度量,除非他不是人,或者说不是凡人。
  张富贵就很不在乎的说,一天,不用考虑那么多,不过是一顿饭,是什么大事情,再说人家把饭送上门,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不要把吃饭和很多事联系起来,吃饭有时候是联系感情的纽带,有的时候就是简单的吃饭。
  秦书凯就更不理解的看着张富贵。
  张富贵没有细说下去,只是拍拍秦书凯的肩膀说,不要考虑过分多,吃饭不是解决任何问题的万能钥匙。
  刘大明不知道从哪儿知道吴龙请张富贵等人吃饭的事,一天走进吴龙的房间,装着关心的问,吴龙,最近在忙什么?
  吴龙就回答说,能忙什么?混着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