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4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抱歉的笑笑说:“不好意思,刚才我就是随便说说。”
  她说:“科学那么严谨,让你随便开玩笑吗!有没有烟,给我来一根?”
  这样子,好嚣张,和她那斯文的样子都不成正比。
  我递烟给她:“你也抽烟啊?”
  她说:“我研究东西的时候,喜欢抽烟,那让我思维清晰。”

  我问:“研究什么啊?”
  我给她点上。
  她抽了一口说:“刚才和你说的超能量。”
  我问道:“你是说,你拥有了超能量?”
  她摇了摇头:“没有。但有人用超能量帮助了我,让我自身可以从光和热中吸取能量。”

  我问:“是谁帮助你的啊?”
  她说道:“这是秘密。”
  我和她的沟通又进行不下去了,我问到底是谁,科学家,或者什么从书中学来的知识,还是某个超现实的人帮助了她,她都不说了。
  好吧,我实在无法撬动她的口了,她什么都不愿意说。
  我只好请走了她,当然,她走的时候,我跟她们狱警说,强迫她吃喝,灌着也要她吃她喝,不然真会死掉,因为她已经彻底走火入魔。
  接着,我马上找柳智慧,原谅我的无能,除了柳智慧,还是柳智慧。
  如若不是柳智慧,我也早就被开除了,像我这样的半吊子医生,估计只能医死人,我都不知道如果柳智慧走了我还能不能在这里混下去?
  柳智慧还是在排练,我去了大礼堂后,拉她过来直接就问正题。
  柳智慧回答我道:“你还要弄清楚,她到底是精神分裂,还是妄想症。”
  我问道:“我觉得是妄想症,难道不是吗?”
  柳智慧说道:“还不能这么快下结论。”

  我问:“有什么分别吗?”
  柳智慧说:“精神分裂症是一组病因未明的重性精神病,临床上往往表现为症状各异的综合征,涉及感知觉、思维、情感和行为等多方面的障碍以及精神活动的不协调。患者一般意识清楚,智能基本正常,但部分患者在疾病过程中会出现认知功能的损害。病程一般迁延,呈反复发作、加重或恶化,部分患者最终出现衰退和精神残疾,少有的患者经过治疗后可保持痊愈或基本痊愈状态。妄想症,妄想性障碍,是一种精神病学诊断,是说抱有一个或多个非怪诞性的妄想,同时不存在任何其他精神病症状。妄想症患者没有精神分裂症病史,也没有明显的幻视产生。但视具体种类的不同,可能出现触觉性和嗅觉性幻觉。尽管有这些幻觉,妄想性失调者通常官能健全,且不会由此引发奇异怪诞的行为。精神分裂,很难治疗,妄想症,比较容易。能判断出她是什么病,才能对症下药,如果是幻想症,把她从幻想拉回现实大多可以恢复。”

  我点点头,问道:“那她现在不说话,不配合,问什么也不说,我怎么和她沟通啊,她根本就不说话了。”
  柳智慧说道:“你明天这个时间,带她到这里的换衣间,让她自己在里面,我观察一下。患者独处的时候,更容易做一些她想做的行为,我可以看看,再和她接触。”
  我高兴道:“有你出马,那一定没事了!”
  柳智慧说道:“不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我说:“好的明白。”
  下班后,我又出去了外面,外面有网络,有wifi,有手机,有电脑,有电影,有好吃的好玩的,在这里,太无聊啊。
  出去了外面,到了青年旅社,我洗澡后躺在床上打开那台平板电脑,物是人非啊,谁知道现在李洋洋如何如何了,是不是已经嫁为人妇了,唉,李洋洋,这也是我心中的痛,每每想到她,我都是难受。

  有时候,我很想问林小玲李洋洋现在过得如何,可是我又不敢问,她过的好,又怎么样,过得不好,又怎么样。
  过的好,我是替她高兴。
  但是想到她跟那个家伙好,我就不舒服。
  过得不好,我就更不舒服。

  算了,还是不问了。
  不是我的,终究不是我的。
  手机响了,一条信息,是许思念发来了,问我下班了吗。
  我回复:“下班了。你呢?”

  她回复:“我也下班了,你吃饭了吗?”
  我回复:“没吃。你呢?”
  她回复:“我们拼饭?”
  我马上爬起来,回复:“好,在哪?”
  她回复:“你想去哪?”
  我回复:“你们医院那个湘菜馆就不错。”
  她回复:“那我过去点菜等你,你想吃什么?”
  我回复:“上次那些。”
  她回复:“好。”
  我马上穿衣服,拿着卡去取钱。
  妈的,贺兰婷拿了我的钱,又不还我,靠靠靠。
  我去取钱的时候,要经过外面那家青年旅社。
  我走过去快到那里的时候,然后突然看到一个貌似前晚爬上我窗口的一个男人。
  大约三十来岁,头发就是那个发型了,身材也像了,关键是那条裤子和鞋子,应该是同一个人!

  他靠在一个树后,背对着青年旅社,东张西望。
  妈的,这是在等我吗?
  等我出现吗?
  真的是来跟踪我吗?
  我决定把我当成诱饵,看是不是真的他要跟踪我。
  我从青年旅社的后边巷子进去,然后进了青年旅社的那栋楼里面,穿过大堂,然后出了青年旅社的门口,接着手插口袋往前走,往左转,走向银行。
  走的时候,我留意那棵树后面的那个家伙。
  走过来了之后,我当然不能直接回头看,我试图从旁边或者前面的一些反光的东西可以看到后面的情况,没找到。
  我走进了银行,然后到了取款机面前。
  取款机那里,屏幕上方是有一个反射小镜子的,我从那个反射小镜子看,靠!
  果然是跟踪我的。
  那家伙在门口,还是一棵树的后面,看着我这里。
  然后,他走开了。
  妈的,到底是谁找来,跟踪我干嘛的?
  是康雪?章xx还是卢草,或者马玲,黄苓?
  靠,都有可能。

  我得罪的人太多太多了。
  那家伙还双手老是抱胸的样子,会不会我走着走着,他突然掏出一把刀就从后面捅死我,我最他妈的担心就是这样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我死都死不瞑目。
  而且死得很猥琐,我连反抗都没有。
  我决定先甩开他再说。
  等取钱了后,我急忙的出了ATM门口,然后头不动的左右看,那家伙没见人呢?
  我往前走,看到路边一辆计程车过来停下,一个客人下车,我忙小跑过去,上了计程车后座。
  然后马上往后看。

  果然,那家伙在后面,偷偷的跟着,看我上了计程车后,他并没有跟上来了,而是掏出手机,然后躲到了公交站广告牌后面打电话去了。
  干嘛,叫人?
  还是还有人跟踪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