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54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大奎和刘小娟都有这样的想法。赵大奎这个人,以他的家庭条件在当地还算是很显赫的,很多女孩都是把身体主动地贴过来,但是经历过很多女人的赵大奎认为刘小娟就很适合自己。把真正的纯情是滥情后的回归,用到赵大奎身上很贴切,在阅读女人无数的身体后,已经达到了“万绿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境界,有人说,若要找纯情的主子,那种滥情过的人最靠得住,也不是没有道理。
  赵大奎始终相信,那些在自己身边卖弄风情的女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这种女人只能够打哈哈,解解馋,却绝对不能有什么深入的发展,更不可能娶回家当老婆,因为那太危险,一不小心就会有戴绿帽子的危险。而刘小娟,就是自己要找的过日子的女人。

  刘小娟认为,自己出身不好又怎么样,就是要控制赵大奎这样的人,说白了是和副县长斗气。刘小娟记住这句话,酒香不怕巷子深,只缘酒香可以飘很远。女人的好名声胜似酒香,香飘万里。一个单身女人如果能做到外有女人味,内有基本涵养,又清清白白,就算身边暂时没男人,也少不了男人追求的,如此尤物,浪费了暴殄天物圣所哀!
  有了思想的女人,就很容易控制男人。很不经意的发生第一次**接触过后,刘小娟本能地知道,自己能使这个男人如意,这就足够了,并且已经很好的开始了第一次。第一次,是开始,也是结束;是句号,也是逗号。如何让这第一次继续,才是重要的。
  刘小娟很会控制好下面的次数,让赵大奎心甘情愿的从家里的别墅搬出来,住进刘小娟租来的小房子里,开始小夫妻的生活。副县长当时很坚定的想,暂时控制不了儿子,说不定儿子和以前一样,和这个女人玩几天就忘了。
  谁知道,儿子到了刘小娟那儿就再也不回来了,几个月都不和父母见面。老两口害怕了,如此下去,等于就是把唯一的儿子给失去了。老两口商量很多天,主动妥协,表示愿意接受他们的婚姻,尽快给他们举办婚礼。
  举行了婚礼,是夫妻了,结婚了当然就想要一个小宝宝了,这是所有人期待着的,刘小娟夫妻也期待着,可是结婚三年一直没有动机,夫妻就相互怀疑肯定对方有问题。副县长老两口就认为媳妇那个方面有问题,因为以前刘小娟妇科方面就有点小毛病,所以家里人就一直认为原因在女人这里。赵大奎当时安慰说:
  “什么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们两个人感情好,幸福,我们不是为父母活着,也不是为子女活着,是为我们自己活着。”
  刘小娟很激动,泪如雨下,为什么自己的命会这样?自己是多么想为老公生一个孩子啊。后来,她背着赵大奎去医院做了一次全面的检查,医生说她的问题不大,应该怀得上,还说要她放松心情,不要太紧张。
  刘小娟不信任地方医院的结论,于是又借着到省城出差的时间,抽空到省城的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同样的结果,自己没有问题。
  在医生的建议下,刘小娟带着老公去医院检查了老公的液体,报告很快就出来了,也把他们吓蒙了,报告上竟然写着“无精子”,没有精子还怎么可能怀孕呢。两个人的心都凉了,之后就走上了求孕的路程,听从医生的意见,做了三次检查,但都没有看到一个存活的精子,后来,又在一个有名的医院做了手术,可最后的结果真的把他们打入了地狱,源头都没有精子,所以根本就没有办法生育,这就说明赵大奎根本就没有生育能力。

  拿到报告的那天晚上,二个人痛哭了一场,这对于他们来说是多么的可怕,也是多么难以接受。最后专家给了一个不确定的认定,说这种病说不定的,有些人自己会好,有些人永远都好不了。
  医生说唯一的办法就是做试管,而且要用供体的精子。那段时间,赵大奎的心情很差,他不愿意用精子库的精子,说一辈子没有小孩也可以过,现在丁克就很多的。这么说,刘小娟就很害怕。因为曾有好几个人给她算命,说她会结两次婚,真的很怕。
  说心里话,虽然赵大奎不能生育,但是刘小娟觉的这是次要的。一个人找到合适自己的另一半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她现在很爱赵大奎,离不开他,也没有比他更适合自己,更爱自己的人。可是,看到网上很多因为没有孩子而分手的家庭,她又很惶恐。虽然她知道赵大奎不是那种人,但很多事情是有变数的,而人是最善变的动物,谁又能保证赵大奎不会变呢。
  副县长老两口知道情况后,对儿媳妇就不敢再发脾气了,因为母鸡是能下蛋的,土地是能长庄稼的,关键是没有合适的种子,儿子每次卖力种下去的种子没有实质性内容,到最后就是一滩水。

  以后的几年,这个家庭一直都没有人再提起这个话题,但是气氛很压抑。去年的一个晚上,赵大奎和刘小娟两个人做完男女之间的功课后,抚摸着女人如绸缎的身体,突然对刘小娟说,他想抱个孩子。刘小娟很奇怪,就问为什么?现在这样过也不是很好,只要心里有对方,日子也很快乐。
  赵大奎就对刘小娟说了实话。他说,他现在所管理的广播电视局费用征收处有四个下属,除一个小伙子年轻外,其余三个都是40到50之间的领导家属, “三个女人一台戏”。有线电视费征收大部分集中在每年的12月和来年的1、2月份,其余时间客户很少,每天也就3、5个,以至大部分时间处于休闲阶段,以王大姐为首的三个老女人整天叽叽喳喳。每次赵大奎端着杯子慢慢踱进一楼的收费大厅。三个岁数大的老女人,从不考虑他的什么关系背景,每次看到他会毫不留情的说,赵大奎你小子每天晚上有没有做好功课,30多岁了怎么还不想要个孩子,是不是那个东西不行啊。

  赵大奎无法说实话,总是用手摸几下头发说,老大姐,我比你们着急多了,可是老婆为了保持什么身材,说生孩子会变形,不想要我也没有办法。
  日期:2015-10-15 19: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