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4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贺兰婷说道:“你跟我说没钱,没钱你来吃这个?”
  我说:“我吃什么关你什么事?”
  贺兰婷说:“我借你一千块钱,你还不给我?你凶什么凶,你可以不给,你干嘛那么凶!”
  我说:“我真的是对你忍无可忍!有你这样做的吗!你没看到我在约会,我在和人家相亲!让你这么一折腾一闹,我还怎么亲怎么相!”
  贺兰婷说道:“你以为我想闹?”
  我说道:“妈的你还不想闹?这还不够闹!”
  贺兰婷有些不讲理道:“你要是说闹,当时你动我的时候,那算不算闹!”
  “我,我。”又提到这个了,我不懂怎么还嘴了。
  贺兰婷说道:“你说你说!那算不算闹!我那时候有闹过你吗!我不就是跟你借钱一千块,你凭什么和我凶?”

  她好像是有点道理啊,我那时候这样对她,她还不闹我,还让我进来监狱干活,后来又借钱给我救我爸,好多回了,有难都是她帮我。
  我在监狱挣钱,也都是她的功劳,她不就是借多一千块钱,我自己先开口骂了她的,也难怪她上来闹。
  这么想来,我自己还不对了先。
  我说道:“好好好,我错了行了吧。”
  我只能道歉了。
  贺兰婷脸色好了一点,说:“知道就好!”
  我看她脸色好了一些,说道:“钱,我不能借给你了,我钱不够了,我本来拿出来三千块钱的。然后刚才先给你五百,后来又给了你一千,我只有一千五了,刚好够买单这里的。”

  贺兰婷说:“那我的裤子怎么办?”
  我有些哭笑不得:“那我这餐我总要买单啊,你裤子明天买不行吗?”
  贺兰婷说:“那是没有的了,我不买,就会有人买!我跟营业员说半小时,我不去买,她就挂着出售!”
  我说:“唉什么破裤子那么贵,给人买了就买了,大不了我上淘宝找给你几条。”
  贺兰婷说道:“不要!”
  我说:“好好好,表姐,真的要去买单啊,要不这样子,等下我买单了,送走她了,然后我去拿钱来给你,你呢,到下面去守着你的裤子,然后我拿钱来给你。”
  贺兰婷说:“可以。不过我警告你,不许超过一个小时。”
  我心想,本来还觉得今晚可能和许思念有点戏,可能还能去她那里睡觉,哄着她到手,让贺兰婷这么一折腾,完了。
  先买单,送走许思念,回头再好好和她解释了。
  如果她现在生气,我解释也没用,她如果在气头上,也不会相信。

  不过我不确定她生气不生气,如果喜欢我,她可能会生气,如果不喜欢,绝对不会生气了。
  贺兰婷头发一摆,说:“进去买单啊。我在这里等。”
  我说:“你在这里等?那我还要送人啊。”
  贺兰婷说:“我想在这里就在这里,我等下再下去。”
  我说:“随便你,你别跟着来就是。”

  我进去了,走向餐桌。
  餐桌却不见了许思念。
  靠,去哪儿了?
  我找了一下,不见人了。

  我问服务员,服务员说她已经买单了,然后走了。
  我靠。
  已经走了?
  我急忙掏出手机,开机。
  开机后,我正要找出她号码拨打出去,手机来了一条信息,是许思念发给我的:我有点事先走了,改天联系。
  我急忙给她回复电话,她却已经关机。
  我知道她故意关机了。
  她可能真的生气了。

  我只好作罢。
  我垂头丧气的走出外面,却看到贺兰婷还在那里,就定定看着我,她说道:“刚才你和我在这里吵,我已经看见她去买单走了。”
  我不高兴了:“那你为什么不和我说!”
  贺兰婷说:“我为什么要和你说?”
  我说道:“怎么会有你这样人的?你知道不知道她生气了!”

  贺兰婷说:“这关我事?”
  我说:“怎么不关?我和她相亲,我们可能就要在一起了,你来这么一下子,人家怎么认为我?你觉得她认为我是怎么样的人?肯定以为我这人不负责任,不值得托付,在外面乱搞,滥情,乱来!”
  贺兰婷问我:“难道你不是?”
  这话让我噎住了,难道你不是?
  我说道:“我是吗是吗!”

  贺兰婷说:“你扪心自问,难道你不是!”
  我说:“我不想跟你讲话。”
  我直接朝楼梯走下去,不想看见她了。
  她说道:“钱呢?”

  我掏出钱:“钱钱钱,拿去!钱钱钱!”
  我数了数,给了她一千。
  然后就走了。
  下楼后,我马上跑到外面,在人群中寻找许思念。
  她毕竟在意了,是我伤害到了她。
  唉,郁闷。
  但是在人群中,找不到。于是,我到了外面,等车的等的士的那里,寻找她的身影。
  不见人。
  等的士的那么多人,居然没有许思念,而且也没车来啊,她是不是走去哪儿了。
  没法了,我放弃了寻找。
  看到贺兰婷从商场门口提着东西出来,我走过去,她看了我一眼,招呼都不和我打,径直走过我身旁。
  我说道:“假装不认识我?”

  她走着:“什么事?你不是一副很嫌弃讨厌我的样子吗?”
  我说:“能不能送我回去?”
  贺兰婷说道:“不能!”
  我说:“那边很多人等计程车的,送我一程吧。”
  贺兰婷说:“不行!”
  我说:“好,那送我到一个有空计程车坐的地方总可以吧。”
  贺兰婷说道:“可以。”
  天空淅淅沥沥的飘起了小雨。
  我们钻进了车子中。
  两人都不讲话。
  车子开动,开到路上,然后跟着众多的车流,雨越下越大,然后哗啦啦的拍打着玻璃车窗,堵车了,车流缓慢行进。
  听说下雨天和堵车更配哦。

  贺兰婷随手放了音乐,一首悠扬的乐曲。
  很动听,带着静谧的伤感。
  我问道:“这什么歌?轻音乐?”
  贺兰婷说:“久石让。therain。”

  我说:“不知道。”
  她问道:“看过菊次郎的夏天吗?”
  我说:“什么什么菊花郎的夏天?”
  贺兰婷说:“对牛弹琴。你大学怎么过来的?”

  我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大学是泡妞过来的?”
  贺兰婷问:“难道不是?”
  我说:“那时候家里穷,当然现在也穷。那时候啊,兼职做很多事,为了生活费学费。连学业都受到了影响,更别说什么看电影电视剧,看小说啊学文艺这些东西了。”
  贺兰婷说道:“那时候没空,所以没泡妞。”
  我呵呵笑了一下,说:“讲得我好像有多不堪一样。其实我也很无奈,我对每段感情都认真啊,对每个女人我都很认真,想着有将来,但现实很残忍,终究敌不过现实。”
  贺兰婷道:“借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