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1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机关有不成文的规定,一二号车牌必定是一二把手的座驾,而田主任这样的部委办局一把手,车牌号码也是有序排出来的,组织部,纪委,宣传部等一些单位的领导,因为位置比较重要,车牌号往往更加醒目特殊些,而田主任作为发改委的一把手,车号显然比这些领导就要逊色多了。
  田主任心想,自己这辈子是出身比较贫寒,父母都是目不识丁的农民,凭着自己的本事混到今天这地步,已经算是光宗耀祖了,可是自己的女儿田梦涵可是在蜜罐里长大的,又是个大学生,起点高不说,在自己这个当领导的老爸照应下,大学毕业后分配的工作也不会差,要是女儿以后能有机会坐到处级干部的位置,也算是一代更比一代强了。

  田主任正站在窗口一边呼吸新鲜空气,一边想着女儿的未来,办公室的门被谁推开了,人都已经进来了,却没提前敲门,这让田主任心里感觉些许不快,这点机关规矩都不懂,这到底谁这么莽撞?
  回头一看,刘大明满脸带着不自然的笑正往办公室里进来。
  田主任有些不悦的关上窗户,他心里明白刘大明为什么一大早就到自己的办公室来,今天一早的陵水日报他已经看过了,报纸上公布的消息,他心里跟明镜似的。
  田主任若无其事的表情招呼着刘大明说,刘主任来了,赶紧坐下吧,尝尝我从九寨沟带回来的好烟。
  刘大明应声坐下,瞧着田主任一脸平静,他的心里却早已火龙滚滚,恨不得立即将对方烧死。
  前两天自己坐在办公室瞧着秦书凯的时候,心里还有一种猫捉老鼠的戏弄感觉,这才两天的功夫,自己也变成被老鼠了,他这心里堵的慌,一时竟不知道该跟田主任从何说起。
  田主任到发改委当了两年一把手了,他刘大明一直是田主任的铁杆随从,任何时候都是极力拥护田主任做出的任何决定,虽说,大家的心里都明白,副职拥护正职主要是想从一把手主任手里得到一个副职该有的权利,可两人之间一直以来都是配合默契,相安无事。
  无欲则刚,有欲则弱。
  刘大明心里非常明白这一点,因此这两年在田主任面前都是扮演弱者的角色,遇到任何大事一定会先等田主任做决定,就算有时候之前做了一些铺垫和引导工作,诱导田主任做出让自己比较满意的决定来,那也是田主任亲口说出来的,他凭什么对自己有意见?
  这次,自己被田主任狠狠的耍了一把,被弄到乡下做挂职,之前一点迹象也没有,更别提事先通气,足见田主任对自己的怨气有多大,他这是要让自己丢人现眼之余,还白白的浪费了一年最宝贵的仕途进步时光啊。
  田主任瞧着刘大明闷声不吭的坐着,心里早已看透刘大明来找自己的目的,这厮身为一个副职,摆不正位置,背着一把手在后面搞小动作,玩弄自己于鼓掌之上,现在自己想办法把他排除出发改委的权力范围之内,倒是要看看,他一个连进场资格都没有的运动员,凭什么出风头争名次。
  田主任虽然年纪大了,做事依旧有往日的心狠手辣,自打看清楚刘大明竟然敢在背后操纵自己,操纵整个发改委的领导班子为所欲为后,他思虑再三,安排发改委的纪检书记朱爱国代表党组到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哪儿去了一趟,代表发改委党组做了汇报,说根据部长的要求,单位在推荐一位年轻干部的基础上,想推荐一位科级干部到村做挂职干部。
  多一个少一个人下去到村做挂职干部,对常委组织部长来说不是问题,有单位主动推荐,肯定热烈欢迎,于是就让朱爱国回去补了一份推荐表,盖上单位的公章,交到县委组织部干部科。

  除了田主任和朱爱国,没有人知道这件事的内情。
  到了常委会上,一个副科级干部,很多常委听都没有听说过,更不谈什么了解,既然组织部报上来,也不是提拔重用,不过是派下去做挂职,谁去谁不去和很多常委没有任何关系,到这里不过是走个过场。
  于是,刘大明的名字出现在了挂职的名单中。
  刘大明总算是开口了,他有些低沉的声音问田主任,田主任,今天的陵水日报您看过了吗?
  田主任并不准备跟刘大明绕弯子,直接了当的说,刘主任一大早过来,是为了报纸上公布的驻村名单上也有你的事情吗?
  刘大明好不容易挤出一点笑说,田主任,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您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外地考察,临走的时候,把内外事务都交到我的手里,这工作上千丝万缕的,我做的还算可以吧。当然,工作上难免会得罪一些小人,要是田主任因为什么事情对我有误会,可一定要当面提出来,我也好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田主任瞧着刘大明直到现在还在跟自己演戏,轻轻的笑了一下,很诚恳的口气解释说:“老刘,你是一个有多年党龄的老同志了,担任领导职务也有很多年,又分管单位的人事工作,应该明白下乡挂职这种任务,安排之前要是通气的话,多少会有些枝节出来,这跟我们提拔某个同志的程序是一个道理,事前都沟通过吗?那是不现实的,真的都沟通了,很多事根本无法实施,大家都是等到公示出来了,才知道自己已经被提拔了。”

  刘大明沉着脸,闷声听着田主任给自己的解释。
  田主任端起水杯啜了一小口水,瞧着刘大明那副耷头耷脑的模样,心里不由一阵窃笑,就这点道行竟然跟自己玩起了手段,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田主任又喝一口水,看着刘大明继续说:
  “就像我们单位推荐秦书凯做挂职干部,我也没有授权事先让任何人和他沟通,你推荐了,研究的时候,大家意见都是一致的,那就决定了,拍板了,这个时候才让你代表党组和他谈话,宣布决定,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
  刘大明听到这里,心里很不舒服,想不到自己经常用的这一招,从局长的嘴里说出来,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听,似乎是另外一种意思。

  田主任不管刘大明想什么,继续说:
  “秦书凯的事,过后很多人打招呼,希望党组能改变决定,我都回绝了,研究决定的事,哪怕错了,也要执行到位。至于你的事,组织部要求我们推荐一个优秀有经验的副科级领导干部,就想到你在乡里做过副乡长,农村经验丰富,很适合这个条件,就推荐了,但是最后如何决定,那就是县委的事,部门也不好干涉一个副科级领导干部。下面怎么给你解释,怎么谈话,就是组织部的事,因为科级干部的管理权限在组织部,不在咱们发改委内部。”

  田主任太知道如何应付下属的疑问,很快就把问题和责任全都给推脱的一干二净。
  刘大明听田主任说了半天,心里总算是明白了一个现实,那就是自己要下乡是决定的确是田主任支持决定的,而为什么田主任要背后对自己下刀子,从田主任这个老狐狸的言辞中,自己是不可能找到标准答案的,自己被突然调整的真实原因,可能还需要自己回去慢慢的研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