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8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来,领导和组织部门沟通,放宽到四个人。最后几位领导班子综合研究,李成万等四人就脱颖而出。听李成万说,那些报名没有机会下去的人,都很生气,到领导那儿去了很多次,表示决心,就是希望能下去挂职。
  秦书凯当时就骂道,***,一群神经病。
  李成万就笑着回到说,不是神经病,是一群官迷。
  这个时候,吕婷推门进来了,看到这个女人,秦书凯就想到这对狗男女一定又要放炮,自己又要听那种哼唧哼唧噼噼啪啪的声音,下面就有了反应,就想到了王娟这个女人。

  后来,秦书凯就说,自己有点事情出去,今晚就到同学那儿,不回来了。
  李成万很是高兴,想不到秦书凯今晚这么识相,就说,很好,不过要保护好身体,知道节制。
  秦书凯说,你控制好自己就行了,不要想着别人的事情。
  出来后,秦书凯站在外面,看了看夜色,就到了王娟的住处。
  敲门的时候,王娟真在房间内准备睡觉,听到秦书凯的声音,就想到作为男人有过那个事情,肯定就会想。

  男人都是吃荤的。
  王娟想到秦书凯昨晚的猛烈,到现在还在想着那种飘飘然的滋味,做女人很好,这么想着,很是高兴的开了门。
  入房间,秦书凯就把王娟抱在怀里。
  今天的秦书凯跟王娟在一起很是熟悉,显的格外卖力,不仅嘴巴甜,不断的说些甜言蜜语的话,实际行动也表现的相当出色。伸手轻轻的抚着女人的身体,昨天都是女人尽心尽力的伺候他,这次他显得特别主动。
  帮女人轻手轻脚的脱下外套后,又伸手轻轻的把女人的罩子解开,两只大白兔跳出来后,立即被男人含在嘴里,女人的嘴里习惯性的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那声音似乎在叫,又似乎更像是野猫发出的声音。
  伸出强而有力的双爪,抓住女人前的大件。
  “噢…”王娟双手环抱着秦书凯。
  “嗯…用力搓…我要…呼…”王娟扭腰摆臀的叫著。
  王娟的求饶声不是真正哀求秦书凯放过她,而是要求狠狠的搓,利用粗大的姆指和灵活的食指,立刻逮住小豆,狠狠的扭,这一招似乎很凑效,王娟开始感到不支且做出痛苦的表情,狂摆头部,企图想摆脱秦书凯的手指,秦书凯担心**真的会滑脱,立刻改用食指和中指的关节,狠狠紧夹著**不放。
  啊…好…嗯…”王娟媚眼如丝,喊出颤抖的淫声。
  没想到小小的葡萄也做出抗拒,逐渐**发出顽强抵抗的宣言,王娟也不是善男信女,狡猾的她竟然懂得利用天赋的本钱,将身体前浑大的**,以狮子扑免的姿势,将**压到秦书凯的脸前,抵住的鼻孔想令秦书凯窒息。
  王娟这一招果然狠毒,不过她忘记秦书凯鼻孔下仍有坚固的利齿,马上张开口,对准馒头上一咬,这一咬,令王娟疯狂发出兽性的本色,她两手紧紧箍秦书凯的头,埋在她的馒头上,这一下的转变,秦书凯不能松懈要沉著应战,立刻用力咬她的葡萄,同时用嘴巴大力的吸,希望透过毛孔,将她大馒头吸成小馒头。
  “啊…咬得好…”王娟突然脱去身上的衣物说。
  王娟脱下上衣,不甘示弱的爬到秦书凯身上,也许她知道球,不足以对抗秦书凯坚固的牙齿,所以她解除身上的束缚,跨到身上想利用浑大的美臀攻击我秦书凯的根。
  “啊…啊…”王娟疯狂摇摆臀部,拼命磨擦男人的家伙。
  一番**过后,女人轻声问秦书凯,为什么今天那么温柔,你不会是想要说,你是真心爱上我了吧?
  秦书凯现在就是想着能够和王娟在一起,享受男人的乐趣,很是憨厚的冲着女人笑道,我真心对你的,难道你感觉不出来吗?
  王娟伸出一个手指头轻轻的点了一下秦书凯的脑门说,切,你这玩笑可算是开大了,你的真心我怎么就没看到呢?这么小,就知道花言巧语的哄我。
  秦书凯说,我是真的。

  王娟就说,以后再说吧。
  再说,第二天,在发改委田主任的办公室里,朱爱国正坐在田主任对面,慢悠悠的喝着清茶。
  田主任伸手从抽屉里拿出一包好烟来,扔给朱爱国说,老伙计,这可是我从外地带回来的,本地根本买不到,尝尝鲜吧。
  朱爱国是个老烟鬼,从年轻时就这样,抽的多的时候,一天甚至要两包烟,所以不管春夏秋冬,只要靠近朱爱国,首先闻到的一定是他身上的那股烟味。
  朱爱国不客气的伸手接过烟盒,打开来抽出两支,一支扔给田主任,一支自己点上,轻轻的吸了一口后,脸上的笑容灿烂起来,嘴里连声称赞说,不错,是好烟,这烟味不冲,有股子好闻的香味。
  田主任见朱爱国喜欢,顺手把一盒烟往朱爱国面前推了推说,既然喜欢,就拿去抽吧,反正我是个不太抽的人,放在我这里,时间长了说不定忘记了,也就坏了。
  朱爱国笑呵呵的说,领导这个大方,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着话,顺手把那盒烟揣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朱爱国吸了几口烟后,对田主任汇报工作的口气说,老田哪,按照你布置的任务,我这几天带着纪检组的几个人对秦书凯挂职的消息来源总算是查了个水落石出了。

  田主任有些诧异的口气说,是吗?这么快就有结果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赶紧说来听听。
  朱爱国把手里的烟最后吸了几口后,把烟蒂用力摁灭在烟灰缸里,冲着田主任汇报说,这件事调查到最后,所有的线索都集中到了一个人身上,就是跟秦书凯一个办公室的陆长生。
  “陆长生?新提拔的那个年轻副科长?”
  朱爱国点头说,是啊,就是那个小伙子,根据我们的调查,前几天陆长生请了刘大明的侄儿刘流等人在一起吃饭,当时还请了单位里另外几个关系不错的年轻人。
  就在当晚的酒席上,都是所谓的自己人,所以就喝多了,陆长生就亲口说了秦书凯要到底下挂职的事情,在场的几个人在这一点上供词都是一致的,那就是陆长生泄露出去的。

  “陆长生不过是一个副科长,是从哪里得到这个消息呢?是刘大明告诉他的?”
  朱爱国摇摇头,继续汇报说,昨天下午,我让纪检组的人找陆长生谈话了,起初他很不合作,一直解释说,之所以那么说,那完全是他个人想象的,认为秦书凯是年轻人中最优秀的,这样的人不去谁去?谈话中总是避重就轻,不说实话。纪检组的同志逼的紧了,他索性拒绝回答纪检组同志提出的相关问题。
  后来纪检组的同志做思想工作,让他不要认为这是一件小事,这件事能大能小,大了,从一个人的政治素质上讲,你是造谣惑众,给个处分或者开除也都是理所当然的事。从小处讲,那就是随口说说而已,到此为止,关键要看陆长生的反省态度。
  陆长生到底年轻,尽管有些城府,经不出纪检组的同志左右吓唬了一下后,才把实话给吐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